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章 我不是君子,更不是圣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她不但在那样狼狈的时候遇上商遇,还莫名其妙的接了商遇的电话,而电话那边就那么刚刚好是商临钧。

    岑乔叹口气。

    这个人,好像自己怎么避都避不开一样。

    正想得出神,浴室的门,被敲响了。

    “自己能出来吗?”

    商临钧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他竟然还没走。

    岑乔不搭理他。

    “再不出来,我进来了。”

    岑乔到底没沉住气,“我锁门了。”

    他有些无奈的语气,“酒店抽屉里,每个门的钥匙都有。”

    岑乔心底吐槽,这什么破酒店?

    “我马上就出来。”扬声回他。不敢再泡下去,怕他真就这么闯了进来。

    捞起地上衣服穿的时候,才尴尬的发现,她没衣服能穿了。

    昨晚那么一闹腾,那些衣服裤子不能再穿。

    “旁边有浴袍,先将就一下。”男人的声音再次在外面响起。

    岑乔看到长椅上搭着的白色浴袍,从浴缸里站起身来,捞过浴袍将自己裹上。

    泡了个热水澡,岑乔才觉得舒服了些。虽然浑身还软软的,但不至于连路都走不了。

    拉开门,从浴室里出来。因为昨晚的事太尴尬了,她始终避开他的眼睛,不看他。

    商临钧和她的表现完全不一样。就像昨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冲她道:“过去吃早餐吧。”

    岑乔走过去,只见餐桌上,已经摆满了美味佳肴。很是丰盛。

    但是只有一个人的餐盘。

    岑乔终于看了他一眼,“你吃过了?”

    “嗯。”

    他淡淡的颔首,将药和一杯清水放在她手边,“吃完早餐,记得把药吃了。一日三餐,每次两颗。如果还不舒服,要去医院做个全身检查。”

    “谢谢。”岑乔道谢。

    商临钧指着沙发上一个购物袋,“衣服,走的时候可以换上。”

    岑乔看向那儿,又抬目看他一眼。

    心底起了一层又一层涟漪。

    想起那位田小姐,忍不住低问了一句:“你对每个女人都这么体贴吗?”

    “什么?”她声音太轻了,轻得更像是自言自语,商临钧没听清。

    岑乔这才惊觉自己问了什么,那语气太酸,幸亏他没听到。

    她摇头,“没什么。总之,这次真的很抱歉,给商总添了这么多麻烦。一定不会再有下次。”

    她最后这几句话,疏离、客气。

    像是在极力的和他撇清关系。

    很刺耳。

    她大抵是忘了,昨晚如何招惹他的!

    商临钧幽沉的目光锁定她。

    那眼神看得岑乔有些不自在。

    她只喝了口水,低喃:“你赶紧走吧,时间不早了。”

    他提步,却不是立刻离开。

    而是俯身,一手撑在桌上,一手撑在她椅子靠背上。

    他离她很近。

    近到,说话间,他的唇若有似无的擦过她的耳廓,“岑乔,如果你真的不想和我有任何牵扯,昨晚哭着求我要你的画面,以后最好再也不要有!”

    岑乔咬唇。男人的话,让她觉得既羞耻又羞愧。

    “我不是君子,更不是圣人,事不过三!”

    最后四个字,含着低低的警告。

    岑乔受不了他薄唇的热度,咬着唇,别开脸去。他再说下去,她真的要羞愧而死!

    门,被关上了。

    商临钧已经离开。

    岑乔怔忡的坐在那儿,望着满桌子的早餐,突然就没有了胃口。

    她就着水把药吃了,起身去沙发上拿了衣服。购物袋里,除了衣服外,竟还有一台手机。

    全新的iphone8。

    衣服也是dior新一季刚上的。

    这个男人,还真是大方。

    岑乔失神了一会儿,还是将自己废掉的手机电话卡取了出来,又塞进了新手机里。

    还好电话卡还能用。

    一开机,无数个电话冲进来。有姜茕茕的,还有步亦臣的。

    岑乔知道姜茕茕是担心自己,所以,给她回了条信息,说自己没事。

    手机,又响起,屏幕上闪烁的是步亦臣的电话。

    岑乔想了想,直接挂了。估计步亦臣找自己没有别的事,无非是要质问她昨晚商遇的事。

    ——————

    另一边。

    岑茵昨晚喝太多,人还有些昏沉。一上午的工作效率,都差到了极点。

    她现在对商遇颇多怨气。

    昨晚商遇约自己,她本来满心欢喜的过去。谁曾想,商遇根本就不是个好东西,竟是把她一个人扔在了一群流氓中,被灌得醉生梦死。到最后,逼着她打电话给岑乔,才放了她离开。

    “商总又来了!”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

    岑茵只以为是商遇,心里又多几分怨气。偏偏他还是自己的老板,半个字不能说。

    “岑茵!岑茵!商总让你去办公室!”有人激动的敲她的隔间板子。

    岑茵有些不耐烦,“不去!我没有工作要和他汇报!”

    同事把手往她额头上一搁,“你今天发什么烧了?平时见商总你不是最积极的吗,今天商总主动叫你,你还摆谱 ?”

    岑茵突然意识到什么,蓦地抬起头来,“你说的是哪个商总?”

    “我们这儿还有几个商总?哦,你以为我说的是小商总呢?小商总今儿没来,大老板这会儿倒是在元总办公室等你。”

    岑茵原本蔫蔫的,听到这里,一下子就窜了起来。

    走路带风似的,窜出两步。

    突然又觉得不对,回过头来,问:“我眼睛是不是肿的?”

    “有点儿!”

    岑茵懊恼,“我昨晚喝太多酒了。这副样子看着是不是像酗酒后的样子?这样商总一定会误会我行为不端……”

    “行了,岑茵。咱商总日理万机,找你也是为了工作上的事,兴许他根本注意不到你这些小事。”

    “谁说的?”岑茵不高兴了。

    但眼下也已经没有功夫再化妆。她怕一会儿商总等不及反而先走了。

    她快步到副总元敬之的办公室前,整理了下头发,才敲门。

    “进来。”是元敬之的声音。

    这会儿,他正和商临钧在谈工作上的事。抬头见到岑茵,有些意外,“有事?”

    商临钧淡声道:“我让她进来的。”

    他侧目看了元敬之一眼,“你先出去,我和她有私事要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