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章 以他的身份地位不可能娶岑乔
    ,精彩无弹窗免费!

    商又一低着头站在那,绷着小嘴巴不说话。

    田恬始终蹲在那,温柔耐心的和孩子说话。

    岑乔远远的看着她。

    这是一个无可挑剔的女人。温柔大方,柔情似水。白色衬衫下是一袭橙色过膝包臀裙,勾勒出姣好的线条。

    她和商临钧站在一起,能想见得到是一副如何养眼的画面。

    而且,她对商又一又如此的好。

    “姐,你认识的?”岑茵见岑乔一直看着那边发愣,拍了拍她的手。

    岑乔这才回神,看了岑茵一眼,“你先坐一会儿,我去去就来。”

    “嗯。”岑茵点头。

    岑乔手握着皮球走了过去。

    她望着商又一,勉强扯了扯唇,“这是你的?”

    这声音……

    站在一旁的田恬,不由得多看了她两眼。

    只见对方穿着一件白色条纹衬衫,一条普通牛仔裤,一双黑色平底鞋。

    微微俯身,慵懒的长发从右边雪白的耳后垂落下来,自有一种难以言说的风情。

    田恬见多了漂亮女人,但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岑乔,虽然没有精心打扮,但还是让她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商又一却是讨厌极了她的笑容。

    小乔都看不出来,他在生气,他一点都不高兴吗?怎么她还能笑得这么开心呢?

    这么久,她居然都没有来找过他,一句解释都没有!

    商又一越想越生气,也不搭理岑乔,绷着小脸转身就走。

    田恬回过神来,连忙吩咐旁边的司机,“跟上小少爷,别让他走远了。”

    “好的。”司机应答一声,赶紧跟上去。

    “不好意思,他其实没有恶意。”田恬解释,接过岑乔手里的皮球。

    岑乔微怔,将长发绕到耳后去,直起身摇头,“没关系。”

    说完,视线又看向那走远的孩子,心里有些失落。

    想起当时他生病时,那样依赖自己,如今,只怕是都赖在这位田小姐怀里了。

    “今天是孩子生日,正好这家餐厅里可以看到企鹅,所以想带他来看看,没想到他会突然闹脾气。”田恬像是和她闲聊,语气有些无奈和宠溺,却不是抱怨。

    岑乔诧异了下,问:“今天他生日?”

    她这才想起,那日party只是他的提前生日聚会。

    “嗯。”田恬点头,看了眼时间,像是随口的道:“抱歉,我们还约了孩子爸爸,要去孩子爷爷奶奶那,先不和你说了。”

    “啊,好。耽误了你时间。”岑乔和田恬颔首,往自己位置上走。

    突然觉得,这才是真正的一家人。

    一起陪孩子过生日,一起带孩子见父母……

    她心事重重的往回走,岑茵见她脸色不好,“姐,怎么了?”

    “没事。”

    “那孩子谁啊?生得倒是挺好看,就是对你态度可真不友好。没礼貌!”

    “别这样说,他是个好孩子。”岑乔对岑茵的话,无法苟同。

    岑茵努努嘴,“说得好像你认识他似的。”

    岑乔侧目往餐厅外看了一眼,只见田恬抱着他上了车。

    他小脑袋突然朝她这边扭了过来,隔着一段距离,一大一小的目光对上,岑乔能清楚的从孩子眼底看到一丝哀怨。

    想起自己包里早就准备的生日礼物,又要重新起身,可是,那辆车却没有停留,而是很快的离开。

    她眼神暗下,失了光彩。

    罢了罢了!

    他不过是缺爱,所以当时才会那样依赖自己。现在有田小姐在了,她便是多余的了。

    此刻,车上。

    商又一还是闷闷不乐,一直将小脑袋扭到一边看着窗外。

    田恬拿了糖果逗他,他也不回头。

    “又一,想什么心事呢,不如和甜甜阿姨说说?”田恬把糖果收起,很认真的和他谈心。

    商又一慢慢转过脸来,闷闷的开口:“甜甜阿姨,你说,她是不是已经不记得我了?”

    “怎么会?又一这么可爱,她怎么可能不记得你。而且,她刚刚不是还有主动和你打招呼吗?”田恬抚了抚孩子可爱的小脑袋。

    商又一扁扁小嘴,“我原先还想让她嫁给老爹,给我当妈咪。现在看来,她也太不合格了!”

    田恬一怔。

    面上的笑,有些勉强。

    但还是温柔,“你觉得她不合格是正确的。又一,她永远不会嫁给你爹地。”

    “为什么?”

    “她已经结婚了,有丈夫,有自己的家庭。以后,她会和她的丈夫生小孩,她会是其他小孩的妈咪。”

    听到这,小又一又不高兴了,将手里刚拿的棒棒糖,又扔进了书包里。

    田恬却是继续道:“以你爹地现在的身份和地位,是绝对不能和她在一起的。即便以后这位阿姨离婚,你爹地要娶的也会是比她更有身份,更有地位的女人。你明白吗?”

    商又一一头雾水,根本不明白。

    田恬摸了摸他小脑袋,“罢了,你还小,不懂大人复杂的世界。”

    ——

    和岑茵吃完饭,岑乔便回了’雅苑’。

    想到孩子,心里一直闷着疼。

    她取了手机拨了那串号码。可是,孩子的手机关了机。

    此时此刻,大抵是他们正一家人其乐融融吧!

    躺在床上,岑乔始终睡不着。脑海里,一会儿是孩子,一会儿是商临钧,一会儿又是那位田小姐。

    最终,她穿了衣服,提了包起身。

    “茕茕,借车给我用一下。”

    “这么晚,去哪呀?”

    “出去透透气。”

    岑乔只这么回,取了车钥匙出了门。姜茕茕嚷着让她带上自己时,她已经进了电梯。

    岑乔开着跑车往山上开。

    夜晚,风刮起来,刮得人满身清凉。

    她以为自己是漫无目的,开到海边作数。可是,等到车停了,才意识到自己不但没有开去海边,反而还开到了静园来。

    此刻,静园里亮着灯。

    岑乔只把车停在院子外,没有进去。

    想了想,取了手机,拨了串号码出去。

    是老傅的。那次帮茕茕加油时,老傅留下的号码,现在竟真派上了用场。

    电话响了一会儿,才接通。

    “喂,你好,哪位?”老傅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

    他那边很安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