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 就想听听你的声音
    ,精彩无弹窗免费!

    “傅师傅,是我。”岑乔开口。

    老傅一下子就听出来她的声音,“岑小姐,好久不见了。”

    “嗯。”

    “这么晚打电话可是有事?”

    “我现在就在静园外面,能请你出来一趟吗?我有点事想麻烦你。”

    “好。那我这就出来。”老傅应一声,岑乔又说了感谢的话,才把电话挂了。

    她从包里翻出那小小的手链来,又取了两打钱拿在手里,才推开车门下车。

    最近天本就凉。

    尤其是海边,海风刮着,更是冷得厉害。

    岑乔把自己环紧,背对着静园,远远的看着不远处的海面。

    那儿依旧黑沉沉的,只有点点灯塔的光,看起来像是星星一样。

    听到脚步声,岑乔回头。

    “岑小姐,外面怪冷的,怎么不进去?”老傅匆匆出来。

    岑乔扯唇笑笑,“我就不进去了。又一已经回来了吗?”

    “还没。这会儿应该还在老太太那边。过生日嘛,总是要在一起聚聚。”

    岑乔也是料定了商临钧不在,所以特意挑了这个点来的静园。她把手里两打钱递给老傅。

    老傅有些莫名的看着她。岑乔解释:“这是我欠商总的,还麻烦你帮我转交给他。”

    老傅迟疑了下,还是帮着收了起来。

    “还有这个……”岑乔将小小的手链塞在老傅手里,“这是我上次给又一买的生日礼物,你帮我给他。”

    “岑小姐,这礼物怎么不亲手给他呢?小少爷若是知道你有给他准备礼物,一定高兴得不得了。”

    岑乔摇头,“他还和我生气呢,我要亲手给他,只怕被他扔垃圾桶了。”

    “小少爷是真在意你,才会同你生气。”老傅感慨:“上回他一直就蹲在门口等你。连生日愿望都不肯许,说是要等你过来一起。到最后,同学们都嘲笑他,说他没有妈咪。他一生气,就把蛋糕给砸了,闹得很不愉快。最后同学们都是哭着回去的。”

    岑乔听着,心里越发难过起来。

    孩子孤单寂寞的身影,让她心里隐隐作痛。

    是她不该失约。

    她想了想,又把那根手链收了回去,“我还是亲手送给他吧。”

    老傅‘诶’一声,欣然一笑,“小少爷肯定很高兴。”

    ————

    岑乔重新开了车回景苑。

    姜茕茕正躺在沙发上看着面前的笔记本,见她回来,扭头和她道:“乔乔,你来看一下这个写字楼怎么样?我哥给我找的。便宜又好用。”

    岑乔坐她旁边看着,“采光也还不错。地理位置还行。老板的电话你留一下,我改天去看看。”

    “行嘞!”姜茕茕拿笔把号码写了下来。

    岑乔问她,“茕茕,你说,哄小孩儿要怎么哄?”

    “那还不简单?小孩子嘛,你带他玩开心了,他就高兴了。”

    “玩什么呢?”

    “我想想啊!”姜茕茕托着下巴,认真的想了想,“孩子不都喜欢游乐园吗,你带他去游乐园玩玩呗!”

    岑乔立刻摇头,“我有恐高的!”

    “我还能不知道你有恐高吗?小家伙那么小,也就只能玩玩不刺激的,所以你放心带他去,保准没事!”姜茕茕斜着眼睛瞧她,“怎么,想哄元盛的太子爷开心?”

    岑乔不回,打了个呵欠,“我要进去睡了。”

    还没走,包里的手机就响了。岑乔拿了手机出来,看一眼那串号码,心底轻轻跳了跳。

    姜茕茕面上的笑更深了。岑乔拿枕头拍她,“你笑得也太猥琐了。”

    抓过手机,起身往房间里走。

    来电话的是商临钧。

    岑乔想了想,还是将电话接通,贴在耳边。

    “喂。”

    “老傅说,你去了静园。”那边,商临钧的声音传来。大概是夜深的缘故,他的语气里,有几分疲倦的样子。

    岑乔‘嗯’了一声。

    “有事?”

    “傅师傅没和你说吗?”

    “2000块买我一夜,这次给两万,岑小姐难道是想买十夜?”他声音里有几分调笑。

    岑乔脸上燥热,“商总对谁都这么不正经?”

    商临钧没答,反倒是问:“你觉得呢?”

    那四个字,在夜里听起来,格外的有韵味。

    像是羽毛,在心上轻轻拂动着。

    岑乔不自觉的想,他在田小姐面前又是何种样子呢?是不是也是这般与她调笑,挑逗?

    想着,心里就难受起来,闷声回:“这两万是我还你的手机和衣服钱。”

    “总想和我分得这么清楚,你觉得有意思吗?”他再开口,早已没有了刚刚的调笑,语气重了几分。

    岑乔也觉得没有意思。

    自己对商临钧是什么心思?

    若说真的心如止水,对他没有想法是骗人。

    这个男人,有无可挑剔的身家背景,良好的教养,温和的性子,俊美的外表。

    她不是圣人,不可能心底毫无动摇。

    可是,越是动摇,便越让她觉得心惊。不知道自己会沦陷至哪一步去。

    “虽然没有意思,但还是和商总分清楚比较好。”

    商临钧的语气里,像是有几分拿她没辙的无奈,“我飞机刚落地,就给你打电话,还真是不太想听你和我说这些。你身体怎么样,还难受吗?”

    他一问,岑乔心里就莫名酸酸的。

    只条件反射的‘嗯’一声,又反应过来,如实回:“已经不难受了。”

    “到底是难受还是不难受?”商临钧问。

    “不难受。”明明说着要和他保持距离,偏偏岑乔受不住他的蛊惑,不但如实回答,还问:“你不在北城吗?”

    “嗯,今天出差,刚到酒店。”他语气里有些倦意。

    “可是,今天是商又一生日。我以为你陪着他在他奶奶那。”她像是无意的问。

    “我今天没空,一大早已经吩咐老傅把他送到老太太那儿。”

    田小姐说的那话,和他的话有所出入。

    可是,她莫名的就坚信这个男人——以她对他的了解,她觉得他是一个不屑撒谎的人。

    “怎么了?”商临钧没听到她的声音,问。

    “没什么。你刚落地,不累吗?”

    “累。”商临钧揉了揉脖子。

    “那你赶紧休息吧,我也要睡了。”

    “嗯。”他承应一声,临了挂电话,又低语:“就是想听听你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