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章 偷情的刺激
    ,精彩无弹窗免费!

    岑乔知道卢东兴又误会了。

    可是,一时竟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看样子,奉迎商临钧的人真的太多。连他家这种家庭用车的号码牌都被人惦记上了。

    卢东兴见她不答,也不追问,只比了个“请”的手势,“我们先进包厢。”

    这一次,卢东兴对自己,比上次还要客气热情得多。

    岑乔进去的时候,包厢里还没几个人,只是卢东兴的人。

    右手边的主位还空着,应该是还有更重要的人没来,岑乔也没多问。

    卢东兴这会儿在自己左手边坐着,边喝茶边和她说话,“是不是饿了?这都9点多了。”

    还好之前在静园岑乔陪孩子吃了两口饭,这会儿还顶得住。她摇头,“没关系。”

    “应该也快了。”卢东兴看了看手表。抬头看着岑乔,笑着感慨:“岑总监还真真是厉害的。”

    岑乔只当听不懂卢东兴这话,问:“哪里厉害了?”

    “商总能对你这般赏识,岑小姐必然是有过人之处。”

    岑乔想解释,一时却也不知道从哪里解释才好。卢东兴笑笑,“岑总监也不用否认,我是过来人。男人看女人的眼神呐,就那么回事。是不是有兴趣,一眼就能瞧得出来。”

    岑乔还未接话,卢东兴接了个电话,神色一正,赶紧起身,“我去接位贵客,岑总监坐。”

    岑乔’嗯’一声,目送卢东兴出去。

    一会儿,门口有动静,岑乔识趣,连忙也跟着站起身。

    包厢的门被从外面推开,一群人簇拥着两人进来。岑乔定睛一看,看到对方,微微愣神。

    竟是商临钧。

    他不是在出差吗?

    这会子才明白卢东兴请自己来这儿的用意。原是来当陪客。

    他一眼也看到了岑乔,眼底没什么情绪起伏,也不见惊讶。

    不用谁引位置,他径自就在那主位坐下了,贴着岑乔身边坐着。

    卢东兴改坐到商临钧另一边。

    商临钧一直都是在接受在座的其他人问好,微笑着,很客气,没特意和岑乔说话,岑乔一时间也不知道要不要和商临钧打个招呼。

    这会儿有服务生进来问,要几个酒杯。对面的人一数,把岑乔点了进去,这种场合岑乔是习惯了的,也不推脱。

    商临钧把自己面前的茶杯往她面前一推,“乖乖喝茶吧,每次喝酒也没做什么好事。”

    最后那句话,说得意味深长。

    外人虽是不知道酒后有发生什么事,但岑乔还是微红脸。

    如今想来,喝了酒确实没见什么好事。尤其是上回。

    她抱着茶杯啜了一口热茶。那边,卢东兴立刻就开口:“少拿一个酒杯。”

    酒桌上,一群人谈得很欢愉。菜是上了好些,但也没人动筷子,只是喝酒。

    岑乔看得出来,旁边商临钧有些疲倦。

    昨天出差,估计今天刚回。晚上8点多的时候还在开会,这会儿9点多又来参加这饭局。这车轮战,自然是累极。

    他喝了几杯酒,脸上有一层淡淡的红。

    又有人过来敬酒,他已经端起酒杯。

    岑乔心一软,不禁低声道:“少喝点。”

    三个字一出口,岑乔也愣了愣。男人唇边的酒杯放下,侧目过来看她,灼灼的眼底有一缕撩人的亮光。

    岑乔暗骂自己管得有些多,而后转而又想,他不也管着自己只让自己喝茶吗,她这多一言,也算是还他的。

    当然,这些话有些自我安慰的意思,但让她心底坦然了许多。

    商临钧唇角噙着淡笑,把酒杯放下了,才“嗯”出一声,改取了她面前的茶杯过去。

    岑乔眼快,伸手拦了一下。他不知是真不懂她的意思,还是假不懂,用眼神询问他。

    岑乔只得轻声解释:“我喝过的……”

    商临钧低笑一声,岑乔有些不明其意,但被那笑搅的莫名窘迫。

    雪白如玉的手指在杯沿上比了下,“还沾着口红。”

    “不要紧。”说着,他一手将她的手从被子上抓下,一手已经端着茶喝了一口。像是故意的,薄唇还贴着她口红印。

    岑乔觉得这感觉很奇怪。

    明明和他接过吻,甚至更亲密的举动都有,可是比起那种,这种若有似无的接触,却更让她心跳失常。

    桌底下,她把手往回收。商临钧紧了紧,才松开去。

    她的手背上,一时间全是男人暖暖的温度,还有他掌心留下的香味。

    岑乔小心的偷觑了眼桌面上的其他人,这种感觉,太像偷情,有些刺激,让她心跳失常。

    喝酒喝到正酣畅。

    卢东兴道:“商总,以后还蒙您多多照顾。要是有什么用得上我的地方,也只管开口。卢某在所不辞。”

    “我倒不必。”商临钧把目光投向岑乔,突然问:“你新开了家公司?”

    岑乔正在喝甜酒汤,他突然问,她放下勺子,“嗯”一声,“还在筹备。”

    “有名片吗?”

    岑乔点头,“带了。但也不是最终版,还在调。”

    “不要紧,拿出来。”

    岑乔听话的回头将名片从包里取出来,商临钧用下颔环了一个圈。

    岑乔明白过来,不由得多看了商临钧两眼。身边倒是有人已经抢先一步,从岑乔手里接过名片,殷切的帮她一人发了一张。

    商临钧没说话。

    但卢东兴他们都是有眼力的人,忙殷切的道:“岑总监,不,以后得叫岑总了。上次没合作,我内心一直遗憾,以后一定有机会咱们一定要再合作一次。”

    岑乔笑笑,“卢总客气了。”

    岑乔想给卢东兴敬杯酒,奈何没有酒杯,只得拿茶代替。

    趁着那边喝得正欢畅,岑乔身子微微往商临钧这边靠了些,问他,“如果卢总真帮我和我合作,怎么办?”

    “不好?”商临钧问,“你开公司,还怕客户太多?”

    “但这样商总就代我欠他一个人情了。”

    “这本是他欠你的人情。”

    岑乔想起来,撇撇嘴,“是,如果不是他请你看了场戏,你们之间也搭不上这条线。”

    商临钧突然也朝她凑近,他望着她的眼睛,唇几乎贴着她的,“你是不欠他,但你总归欠我。好好想想,怎么还我这个人情比较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