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章 他的吻,太过凶悍
    ,精彩无弹窗免费!

    对方等了一会儿,突然,‘啪——’一声,房间里耀眼的灯光亮起。

    岑乔习惯了黑暗,突然的亮光刺得她眼睛生疼。惯性的眯起眼,等到适应的黑暗,才往角落里看去。

    沙发上坐着的身影,让她一震。

    她原以为是哪个登徒子,可是,不是。竟然是刚刚打错电话的商临钧。

    岑乔望着他。

    他也望着她。

    彼此的眼里,神色皆是复杂而幽深。

    他手上还燃着烟,灰色的烟雾在空气中弥漫。

    终于,他先开口:“不冷?”

    岑乔猛然回神,这才意识到自己此刻还半裸着身体,竟然就这么看他看得愣住。

    有些难为情。

    抓着礼服,勉强挡住自己。环顾一圈四周,发现这整个房间连个里间都没有。

    真是糟糕!

    她只得窘迫的开口:“你转过身去。”

    他端坐在沙发上,看了她半晌,而后,起身,拉开露台的门,他大步走了出去。

    窗外的光影,落在他身上。他颀长的身影,挺拔高大。

    岑乔远远看着,出神一秒。旋即,将礼服套在自己身上。

    可是,让她窘迫的事情再次发生。

    礼服后背是镂空绑带,绝不是她一只手可以解决的。

    岑乔将手绕到身后,试了好几次,但奈何都没办法。偏又不能像这样衣裳不整的裸着背出去。

    “要帮忙吗?”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低低的,很撩人。

    岑乔抬目看他一眼,只缓缓摇头,“不用了。”

    商临钧没将她拒绝的话听入耳中,只是灭了烟,提步朝她走近。他腿长,几步便到了她面前。

    岑乔抬头看着。

    灯光从头顶倾泻下来,她整个人被他的身影笼罩住。离得这么近,她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香味。他也能闻到她身上那抹‘事后清晨’的香味。

    很迷人。

    男人薄唇翕动,只有两个字,“转身。”

    岑乔愣神,却被他扣住肩膀,调转过身去。

    从纤瘦美丽的背脊,一直到性感的腰臀,几乎全裸,撞入他眼底。

    完美的线条,让人难以挪开眼。

    他呼吸粗重了些,眼底浮出层层暗涌。

    大掌将她散落在后背的长发撩起,挽到一边,露出她优美的颈部线条。

    长指从她肌肤上掠过,那热度,让她惊颤不止。下意识的要拒绝他的碰触,可是,手才碰到他的手,却被他反掌握住。

    仿佛她的推拒,惹到了他。

    她整个人被他扣住,定在了墙上。

    手,高举着,钉在头顶。

    她趴在墙上,背对着他。这样的感觉,让她觉得危险,身子挣扎着想要挣脱。

    “感觉好吗?”突然,男人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粗哑、低沉。

    含着复杂浓郁的情愫。

    岑乔挣扎的身子顿了顿,像是不解,歪过头来看他一眼,“什么?”

    商临钧神色复杂。松开她的手,将她转过来。似乎是担心她光裸的背脊贴在墙上太凉,他一手绕到后面,抱住了她半个背。

    亦不知道是她太瘦,还是他掌心太过宽厚,她大半个背几乎都被他掌握在手心里。

    彼此体温的交融,让岑乔双腿有些发软。两手本能的扣住他的胳膊,“商临钧!”

    脑海里,一片空白,想不到其他,只能一遍遍叫他的名字。

    商临钧捏起她的下颔,让她看着他。

    她眼里蒙着一层水润,双目看起来像一条涓涓流动的小溪,妩媚撩人。商临钧喉结滚动了下,沉声问:“我和我未婚妻跳舞,让你感觉好吗?”

    所以,这是炫耀吗?

    岑乔怔忡。

    他不问还好,他一问,眼眶发酸。

    小脸绷紧,下颔用力,要从他指尖挣开。

    商临钧却不松手,只沉沉的望着她的眼睛,“岑乔,我感觉很糟糕。”

    ?

    岑乔一愣,还没出声,只听到他哑声低语:“你不该和步亦臣一起出现在我面前!”

    岑乔咬了咬唇。看着他皱紧的眉心,心里隐隐有些疼。好看的男人,总会让人连怜惜都会忍不住多上几分。

    她克制着想要替他抚平眉心褶皱的冲动,“商先生,你这句话,有些霸道。”

    “是,他才是你合法丈夫。”他眸色越发沉郁,语气里像是有几分挫败。

    外人恐怕很难想象得到,这样一个永远意气风发的男人,竟也有这样挫败的时候。

    岑乔心尖泛酸,却强抓着几分理智,“既然知道,你现在应该放开我了。”

    这别墅里出现的人,每一个都是有头有脸的。

    若是让谁知道他们俩的关系,对他来说,百害无一利。

    岑乔尽量的让自己对他淡漠一些,理智一些。可是,男人的唇,突然吻了下来。

    她一颤。

    下意识往后退一步,背脊抵住墙,脸别开去。

    睫毛抖得厉害。

    她若真的有理智,现在就该是立刻把他推开。

    可是,她做不到!

    刚刚的吻,落了空,他并没有退缩。而是俯身,再吻她的唇。

    这样的吻,并不急切,甚至有些含蓄。带着试探,似乎是在窥探她的心思。

    岑乔发现自己根本躲不开!

    歪头想躲,他的唇便再逼近。吻着,含着,吮着。

    一来二去,不像是她在躲他,反倒像是嬉戏追逐的调·情游戏。惹得两个人都重了呼吸,鼻尖隐隐冒汗。

    “岑乔,你是不是在这儿?”门外,突然响起步亦臣的声音。门被敲响。

    岑乔一震。

    理智,顿时回来了大半。

    她瞠目望着商临钧。

    他却神色越暗,眼神里透着无尽的危险。

    “岑乔!”步亦臣的声音再想起。

    岑乔想应声。可是,脖子被男人的大掌突然扣住。这一次。像是终于没了耐心,不愿与她再嬉戏缠闹。仿佛要彰显所有权,他霸道的吻堵住她的唇。

    她张口,要说的话,被他尽数吞没在唇间。

    他吻得太用力,太张狂。岑乔觉得自己几乎要被他吞下去一般。

    “岑乔,你别不说话,我知道你在里面。”步亦臣的声音已经有些不耐烦。

    他的吻,太过凶悍。

    岑乔被吻得快要无法呼吸,‘唔唔’两声,手扯着他身上的衬衫,要推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