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章 30年的生涯里,她是唯一一个让他失控的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别这样……”抽到一丝空,她恳求。

    男人的手,从背后伸进去,把住了她挺翘的臀。手上用力,将她朝他压过去。

    滚烫的巨物,让她脸上燥热,浑身燥热。

    男人的丰神俊朗的脸,离她那么近,灯光下,好看得有些不真实。那双眼里的**,像关着一头即将要出闸的野兽。

    岑乔心跳很快。

    “岑乔,你没出什么事吧?”步亦臣在楼下久等不到岑乔,才上来看看。没想到现在叫门半天也没有反应,他心里有些担心。

    他一出声,商临钧手上的力气就大起来。把着她的臀。岑乔即便想应步亦臣,这会儿也是一个多的字都说不出来。

    商临钧咬她的耳朵,像是故意的,肆无忌惮的在她耳边呵气,“要我帮你回他吗?”

    她两手揪紧他身上的衬衫,连连摇头,“你……别胡来……”

    手心里,沁出一层细汗,将他身上的衬衫也弄湿了。

    他伸手将她身上的裙摆提起来。

    像是禁受不住这样的折磨,他身体抵着她一下一下厮磨。

    两个人,呼吸越来越乱。彼此的眼底,都腾升起层层薄雾。

    “唔~~~”

    岑乔想要说什么,可是,出口的只剩下一声娇吟。

    这一声,对于男人来说,根本就是最强烈且刺激的催·情药。商临钧从胸腔里低吼一声,两手捧住她的臀,将她一抱而起。

    他将她放置在沙发上坐好。他单手撑着沙发。

    一腿落地,一腿单跪在她双腿间,抵开她的膝盖,将她双腿分开。

    岑乔身上的礼服本就没有整理好,两个人如此这般纠缠,更是衣裳不整。

    这副陷在**中的样子,媚眼如丝,妩媚得让克制力再强的男人都根本无法把持。

    在遇上她之前,他一直自认自己对女人并没有多大的兴趣。至少,他这30年的生涯里,还没有遇到一个让他如此躁动,血气方刚得像个小年轻一样的女人。而且,这样的躁动,是克制的。

    明明那么想要她,想征服她,想占有她。可是,又会忍不住想要照顾她的感受,让自己忍耐着,克制着。

    男人的长指,探入裙底。

    岑乔身子绷得更紧。

    那有魔力的手指,几乎让她克制不住的要惊呼出声,可是,门外,一阵比一阵密集的敲门声,让她只敢紧紧咬着下唇,不敢哼出一声。

    “乔乔,乖……放松……”

    男人温和、性感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他语气里,含着宠溺,像哄孩子一样轻声哄着她。

    岑乔无助得很,被**折磨得痛苦不堪。迷蒙的睁开眼,眼前也是男人被**折磨得痛苦的样子,她眼眶湿润,娇声哭出来。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突然之间怎么就变得如此脆弱。

    鬼使神差的,她柔软的手,拉下了男人的西裤拉链。

    那肿胀得已经发痛的雄狮,被她释放出来。他闷哼一声,将她一把提起,狠狠的吻。

    像是再受不住这样的折磨,刚刚的温柔,已经散去,变得粗暴起来。

    他,隔着她单薄的底裤,一下一下厮磨着,冲撞着。

    唔~~

    她眼前一道道白光闪过,那极致的快·慰感一波一波像海浪一样拍打而来,早将她的理智拍得七零八落。甚至,她都忘记了步亦臣此刻就站在外面。

    是的,她忘了……

    她忘了她已婚的身份。

    她忘了上次她和商临钧约定过他们再不接触。

    她忘了他完美的未婚妻此刻还在楼下。

    她只记得他。只记得这个迷人的男人。

    她像个傀儡,被他牵引着,走入这迷·情的世界里,一寸一寸沉沦,不可自拔。

    门外,再没有步亦臣的动静。

    他没找到人,离开了。

    里面的两个人更难以自控。

    深吻、抚摸、隔着一层阻碍的激烈冲撞。

    他们凌乱的纠缠成一团。

    她从刚刚仰靠在沙发上,变得分开·双·腿面对面的坐在他苍劲有力的腿上。

    身下的某处,感觉得越发分明。

    她双手撑在他肩上,依着本能,意乱情迷的摆动着臀。

    这样更叫商临钧难以把持,恨不能将她揉进身体里去。他痛苦又欢·愉的咬她的耳廓,“乔乔,你要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什……什么?”她声音发颤,短短的两个字都是破碎的。

    “你吊我这么久的胃口,等我真正要你的那一天……你最好把精神养足了。”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岑乔脸越发娇嫩嫣红。她舔了舔下唇,被吻得红肿的唇,莹润饱满,“你……还能把我怎么样?”

    他哑声回她:“我能让你死去活来。”

    岑乔被淹没在一**情·欲的浪潮里,他即使还没有真正要她,她已经死去活来好几次,几乎快昏厥过去。

    商临钧最后也爆发出来,贴着她的身体。

    空气里,是暧昧的气息。

    岑乔浑身都湿透了。许久过去,她还止不住惊颤连连。

    **渐渐退散。

    她多了几分理智。

    看着身下的男人,有些懊恼。恼自己毫无一点原则,恼自己对他毫无抵抗能力。

    商临钧似乎显得心情很好,“怎么这么看着我?”

    眼里有淡淡的笑意,像个迷人的狐狸。

    “你是不是很擅长给女人下**药?”她问。否则,她怎么就这么一再丢了自己的底线?

    他好笑,长指在她后背上轻轻滑动,惹得她惊颤发软。他眼底的笑意更深,“乔乔,是你太经不起诱惑。”

    那一声‘乔乔’,让她心跳很快。

    刚刚他那么唤她,她的感觉早已经被更汹涌的**冲散。现在冷静下来听,又别有一种难言的味道。

    她红着脸,在他腿上坐起来,整理自己身上的礼服。

    商临钧的手绕到她身后去,帮她绑上带子。

    岑乔看他一眼,又难为情的别开脸去,“我……回去了。”

    商临钧没吭声,只是环住她的手,收紧一些。

    岑乔安静了一会儿,将她的手要从自己腰上移开。商临钧却忽的用力,将她重新压近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