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 他不该喝醉后吻我
    ,精彩无弹窗免费!

    直到进了电梯,里面只有她一个人时,她才把手机点开。

    很简单的一条信息:到了给我电话。

    六个字,让岑乔恍惚觉得,这好像是男女朋友之间的叮嘱。

    可是,她和商临钧之间却远不是男朋友的关系。

    一个是有夫之妇,一个是有未婚妻的男人,他们俩,谁也不自由。

    岑乔想了想,按出去一串号码。可是,终究,在那个电话真正拨出去之前,她又挂断了。

    而后,关机。

    她怕,怕一旦开了机,自己会忍不住将那个电话再拨出去。

    她不想真正弄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岑乔取了睡衣去浴室洗澡。经过今晚在别墅那一场激狂的意乱情迷,身体直到现在还粘粘的,内~裤上甚至还沾染着属于他的东西。

    她羞耻又懊恼。

    洗完澡把衣服洗了,才觉得他的味道终于散去。

    她躺回床上,一直都辗转难免。

    半夜,姜茕茕回来了。她听到外面的动静,也没有起身。直到她突然从外面闯到她房间来。

    没开灯,姜茕茕蜷缩成一个团,往她被子里钻。

    她半梦半醒,很是无奈,“你哥给你买了那么舒服的床垫,你还跑来和我挤一张床,你说说得过去吗?”

    姜茕茕睡的那床垫是姜一凡亲自给她去瑞士订的,听说价值六位数。就因为姜茕茕有一次回去抱怨她总失眠。

    岑乔每次看到姜一凡这么宠着姜茕茕,都暗恨自己没有一个这样好的哥哥。

    “别提他了!”姜茕茕生气的道。

    岑乔迷糊的应,“怎么,又和你哥闹别扭了?”

    姜茕茕不说话,只抱着岑乔,一个人生闷气。

    岑乔强打起精神,像哄孩子一样隔着被子轻轻拍她,“行了,你别老和你哥闹别扭。你看你哥对你多好。你说想吃什么,立刻就给你买什么送来;你说你失眠,你哥给你送床垫;你说你要和我一起开公司,立刻又是拿钱,又是给我介绍人脉。我觉得他只差没把天上的星星给摘下来送给你了。这样的好哥哥,你上哪找去?”

    姜茕茕吸吸鼻子,“我知道他对我好,可是……那他也不能这么对我。”

    说到后面,她突然打起了哭腔。

    岑乔稍微清醒些,“你哥又骂你了?”

    姜茕茕从被子里抬起眼来,“乔乔,你觉得我哥对我这样的好,正常吗?”

    岑乔一愣,“什……什么?”

    “我是指,每一个哥哥难道都是像姜一凡这样对自己的妹妹吗?”

    “你是说他管你的事?”岑乔尽量的不让自己乱想,“有些人控制欲会比较强,又或者,他是真的习惯了一直把你当小孩,所以才会这么喜欢管你。如果你真的不喜欢,你可以找个机会和他好好谈谈。”

    “可是,哥哥会吻自己的妹妹吗?”

    岑乔一震。

    姜茕茕悲伤而又大受打击的哭起来,“不是小时候那样吻我的脸颊或者额头,是亲我的嘴!”

    岑乔这一下就再没有任何睡意,一下子从床上起来,伸手把床头的灯打开了。

    姜茕茕也抱着自己从床上坐起身来。她哭得像个受了天大委屈的孩子。

    说出来后,像是没有了克制,眼泪流得越来越凶。

    岑乔不敢多问,赶紧从床头抽了纸巾递给她。

    “乔乔,我怎么都没想到,我的初吻居然让我哥给拿走了。我……”她突然说不下去,趴在岑乔腿上,哭得不能自已。

    岑乔任凭自己平时再理智,这会儿也是被震得半晌一个安慰的字都说不出来。

    姜一凡这么多年对茕茕那么好,该不至于是……

    岑乔想到这,觉得有些惊悚。他们可是兄妹!茕茕的心性很单纯,难怪她会如此受不了。

    半晌,岑乔才开口:“茕茕,你先冷静一下,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但现在哭也解决不了问题。我们不如把事情好好梳理一下。”

    姜茕茕吸吸鼻子,倒是很听话的抬起头来。

    岑乔看着她,试探的,很委婉的问:“你们俩……只是吻,没有其他的了,对吧?”

    “你说的其他的,指的是什么?”

    岑乔叹气,“你说呢?”

    她反应过来,猛烈的摇头。像是那样是在玷污她和姜一凡之间的兄妹情一般,她大叫起来,“当然没有!他是我哥,乔乔,你在想什么呢!”

    “没有就好。”岑乔放下心来,又问:“你哥和你解释了吗?”

    “我才不要听他的解释!”姜茕茕道:“我已经把手机关机了,我再也不想听到他的声音,我讨厌他!”

    “那你怎么回来的?”

    “他让司机送我回来的。”

    岑乔点点头,“你应该听听他怎么解释的。今晚他好像喝了不少酒,也许只是喝醉了。”

    姜茕茕咬着下唇,想了一会儿,问岑乔,“难道,他把我当成别的女人了?”

    “……也不是没这个可能。”

    听岑乔这么分析,姜茕茕心里似乎舒坦了些,眉心皱起。可是,下一瞬,又拧起来,“可是,我也不喜欢他把我当成别的女人吻我!总之,就是讨厌!乔乔,这让我很尴尬,我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面对我哥。要是让我爸妈知道,肯定会把我哥腿都打断。”

    岑乔在想,姜一凡要真只是喝醉把她当成了别人,那局面尚在可以接受的范围里。

    至少只是一场误会,说清楚就好。

    可是,最可怕的是姜一凡确实喝醉了,酒后吐了真情。

    岑乔安抚姜茕茕,心有忧思。一会儿是姜茕茕和姜一凡,一会儿又是商临钧和田恬。

    这一个晚上,她几乎没有再睡过去。

    第二天,她早早就起了床,姜茕茕还睡着,并没有醒来。

    她洗漱完毕,将手机开机。不知道昨晚商临钧是不是有给自己打过电话。

    想到他,岑乔走神片刻。摇摇头,撇开那些心思,给写字楼的房东打了电话,准备去签合同。

    合同还算顺利,价格都谈得拢。岑乔在咖啡厅里和房东把合同签了,交了押金,手机就响起。

    岑乔看了眼屏幕上的电话,没迟疑,将手机接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