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 用什么样的姿势欺负你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一下一下的轻抚,都让岑乔浑身发颤,脑海里有些空白一片。

    一个月……

    一个月确实很久。

    “乔乔,吻我。”他突然开口。声音沙哑。大概是常年身居高位,这样求爱的话,都是霸道的,略有些命令的语气。

    岑乔从来就不是一个听话的人,而且,她从未主动吻过一个人——不清醒时除外。

    可是,此刻,却像有什么不断的在牵引着她。她变成了一个傀儡,只能乖乖照做。

    视线,落在男人性感的唇上。她眼神里氤氲出一层薄薄的雾霭。

    他鼓励的眼神,更让她躁动起来。最终,情难自禁的俯身吻住了他的唇。

    这是错的!

    她不应该如此!

    这是在饮鸩止渴。

    这道声音,不断的在脑海里叫嚣着,让她心里酸胀难受。唇贴上男人的,便又移开去,想要退缩。

    可是,商临钧却又哪会容得了她在这一刻退缩?

    大掌,扣住她的后脑勺,掌心用力,她不但退无可退,反倒被他更紧密的压了过来。

    罢了罢了。

    她还在苦苦压抑什么呢?

    即使她不愿承认,她也必须要面对自己根本无法拒绝这个男人的现实。她想,无论未来等着她的是什么,为了商临钧这样的男人,奋不顾身一次,也许也是值得的。

    如此一想,岑乔不但没有再退缩,反倒是启唇热情的回应他。

    最让男人欲罢不能的事,莫过于想要的女人也主动的迎合自己。

    商临钧受不了她这样的热情,没一会儿,呼吸已经粗重,额上热汗淋漓。大掌箍住她的腰,那热度,像是要将她灼伤了似的。

    吻着,吻着,反倒是他率先撤离。

    望着她意乱情迷的模样,商临钧眉眼间全是被**折磨的痛苦,“明知道我现在不能在这儿要了你,所以故意的?”

    岑乔脸上热烫。眸子里氤氲着一层湿润。那副样子,实在叫人欲罢不能。

    他叹口气,“我现在就想带你去酒店,而不是登机。”

    岑乔缓了缓情绪,才终于开口:“商总,你现在确实该登机了……”

    广播里,在一遍遍的呼叫他。

    摆在桌上的手机,也在一遍遍的响着。

    商临钧在岑乔唇上又吻了一口,才终于将手机拿起,没等那边余飞说话,他已经先开口:“让司机把车开过来,送岑乔回去。”

    余飞说了声“好”,又提醒:“商总,必须要登机了。”

    “嗯,来了。”

    简短的回应,商临钧把电话挂了。

    岑乔已经整理好情绪,从他腿上离开。还好两个人是坐在最里面的卡座,有帘子拉着,刚刚那些画面应该没有人见到。

    商临钧放了两张百元钞在桌上,牵着她从餐厅出来。

    岑乔回头,“两碗面是120,还有80块没找。”

    “当小费。”

    “商总有钱任性。”

    “下次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你可以不用叫我商总。”

    岑乔想起什么,欢畅的笑起来,“那叫你小临临?”

    商临钧牵着她的手,教训性的捏了捏她的手心,但并不用力。

    两个人说着话,到了安检口。

    “这一个多月,多去静园走走。”商临钧笑望着她,眼有打趣,“你放心,这次我一定不会突然回来。”

    想起那次在静园,那晚他突然回来后发生的画面,岑乔还觉得很难为情。

    她故作看不懂他的打趣,撇撇嘴,“你一走,我干脆就天天去静园住好了。那儿每天有人伺候着,不知道会多舒服。”

    “求之不得。”她是开玩笑,可是,他的神色却很认真。

    岑乔忙道:“我开玩笑的。万一哪天商老先生又出现在那,我可能会再被他赶出来。”

    那时候她可以理直气壮的说自己对他儿子毫无想法,可是,现在,在老爷子面前,她是已经挺不直腰杆。

    商临钧低笑一声,“你还怕他?我听说,上次你也很厉害。”

    “所以我就说了我不是什么小白兔,我是不折不扣的母老虎。”

    “这样最好。只要在我面前是小白兔,在别人面前当老虎,这样至少不会被欺负。”

    “那你会欺负我吗?”

    “你说呢?”商临钧深目看着她,长指将她颊边的碎发撩到耳后,他俯身突然贴近她的耳畔,“这一个月,我会好好想想,下次我应该用什么样的姿势好好欺负你……”

    他将“欺负”两个字说得无比暧昧。

    岑乔明白过来,羞恼的捶他一下,“你赶紧过安检吧!”

    元敬之说他是情窦初开,岑乔觉得这话有待考证。至少这男人调·情很是厉害。

    她转头,环顾四周。

    还好没有人听到。

    “最近小家伙成绩掉得厉害,有空帮我监督一下。”商临钧不得不进去了,最后才想起自己的儿子。

    岑乔点头,“我知道了。”

    而后,目送他离开。

    她怔忡的站在那儿,直到那抹身影完全看不见了,岑乔才有些失落的收回视线。

    望着整个机场来来往往、穿梭不息的人群,心里越发怅然。

    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对他竟然就这样不舍了呢?

    以前和步亦臣结婚几年,也从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她摇摇头,将这些怅然的情绪从脑海里晃走。

    走出机场,已经有人小跑过来,“岑小姐,商总让我送您回去。”

    岑乔见过这司机。只点点头,“好,麻烦你了。”

    对方把她送到雅苑。岑乔才下车,就听到一声稚嫩的童音响起,“小乔!”

    竟然是商又一。

    小家伙背着个胀鼓鼓的书包,一溜烟的从车上下来,朝她小跑过来,“小乔,小乔!”

    岑乔被他叫得心里甜滋滋的,俯身,一手拿着文件,一手将他抱起。她拧眉,“你是不是重了,越来越压手。”

    “莫婶说,我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那是。一会儿给你量量,看你长高没长高。”岑乔问他,“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老傅跟在后面过来,手里提着几个盒子,“岑小姐,先生让我给你送晚饭过来。小少爷听说了,也非要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