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那种画面,太不健康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可是,此时此刻,姜一凡沉默许久后,黯然的道:“你是成年人,如果你考虑清楚了,觉得自己可以接受对方,那么,即便是晚上去约会,我……我也不会说不可以。”

    姜茕茕怔在手机这边,好一会儿没有说话。

    其实,她心里是有强烈的落差感的。

    以前姜一凡管着自己的时候,她觉得姜一凡烦透了。

    现在他突然说不再管自己了,她又觉得很失落。大概是习惯了有个人一直这样管束着自己吧!

    “好,我知道了。这是你自己说的,你要说到做到。”姜茕茕吸吸鼻子,才回他的话。

    姜一凡“嗯”了一声,语态闷闷的。

    姜茕茕心里也闷闷的,没再说什么,直接将电话就挂了。

    岑乔见她情绪不对,“怎么了?”

    “天大的好事。”话虽然这么说,可是姜茕茕面上却是没有半点高兴的样子,“我哥说,以后再也不管我交男朋友的事了。我想和谁约会,就和谁约会;想什么时候约会,就什么时候约会。”

    岑乔挺惊讶,“你确定你哥说的不是气话?”

    以姜一凡对茕茕密不透风的保护,很难想象他对她完全撒手不管会是什么样子。

    “不是,他很冷静。”姜茕茕从床上爬起来,将头发捆好,故作轻松的道:“这样不是更好吗?我终于自由了。”

    岑乔起身,“你要觉得好,就赶紧出来吃饭。”

    她说着,拉开房间的门正要出去。姜茕茕却是肩膀一垮,“乔乔,我是自由了。可是……为什么我一点都不开心?”

    她小嘴一扁,很可怜很可怜的样子,“我感觉我哥好像不要我了……”

    看着她孩子气的样子,岑乔好笑,“你哥就是你哥,他怎么样都不可能不要你。”

    “万一,他给我找了个嫂子呢?”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

    “我以前确实是很想要。”

    “现在改变主意了?”岑乔望着她。

    姜茕茕满脸苦恼的样子。最终,又努努嘴,“算了,不要我我就也不要他了,反正他不要我了,我还有爸妈,还有你!”

    她抱住岑乔。

    “行了,别孩子气了,赶紧去洗漱。我都快饿死了!”

    姜茕茕听话的立刻跑去洗漱。还好,她是个很好哄的人,刚刚还情绪低落,一会儿功夫就调节好了,情绪扭转过来。

    岑乔从她房间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商又一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抱着薯片啃着,目不转睛的看着前方的电视,看得津津有味。

    岑乔一看,电视里正在播的竟然是爱情片。

    而且,此刻男女主两个人正在接吻,吻得不亦乐乎。

    岑乔赶紧过去,将电视关了。

    商又一拧起小眉头,“小乔,为什么要把电视关了?”

    “小朋友不准看这个。”

    “为什么不许看?”商又一天真的大眼望着她,很是纯真的问。

    “不适合你们小朋友,不健康。”岑乔认真的解释。帮他把书包打开,从里面抽出书本来,“你现在关键任务是写作业。”

    商又一把薯片放下,不情不愿的走到茶几边上,“不健康吗?可是,我看到小乔你和老爹也像电视里的叔叔阿姨那样过。你们那也不健康?”

    岑乔被孩子问得脸一红。

    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好在,这会儿,姜茕茕拉开门出来了。

    见到商又一,她挺惊讶的。

    岑乔忙拍了拍小家伙的小脑袋,“叫人。”

    商又一立刻甜甜的开口:“阿姨。”

    “乖。”姜茕茕赶紧环顾一圈四周,“你爸没来?”

    “他爸爸今天刚刚出差了,要一个月才能回来。”岑乔替孩子回答。

    姜茕茕一脸的暧昧,打趣:“乔乔,你好像知道关于他爸的很多事哦!”

    岑乔窘了下,有些后悔自己不该多嘴。她安顿好孩子,才起身,“先吃饭吧。你在家里吃过了吗?”

    后面那句话是问小家伙的。

    商又一点头,“吃过了!”

    岑乔“嗯”一声,“那你乖乖写作业。”

    岑乔和姜茕茕在饭桌上吃饭。晚饭很丰盛,荤菜、素菜,汤都有。

    姜茕茕看看孩子,和岑乔说话,“他这是打算在这住一个月?”

    “再说吧。”

    “你这是想好要给人家当后妈了?”姜茕茕感慨:“你这身份代入得也太快了点。”

    “胡说什么呢!”岑乔睐了姜茕茕一眼,又看向孩子,而后,想起商临钧,想起田恬,只黯然道:“我没想那么多,只是单纯的很喜欢他。他一个人在家,也确实很可怜。”

    “可怜?”姜茕茕笑起来,“含着金汤匙,不,是含着钻石出生的小少爷,家里有保姆有司机照顾着,要什么有什么,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小孩可怜的。你要是去福利院,还不得心软到把那些孩子都收养回来?”

    “你现在有精神来怼我了?我就是喜欢他,不行?”

    “那你得好好问问你自己,到底是喜欢他,还是喜欢他老爸了。”姜茕茕瞅她一眼,问:“乔乔,他爸到底是什么意思?昨晚在生日会上,他和田恬跳的开场舞,我们都是有目共睹的。看样子,他也并没有拒绝田恬。”

    岑乔突然毫无胃口。

    沉默了好一会儿,她才道:“那都是他的私事,我不会再问。”

    姜茕茕见她神色沉郁,叹了口气,到底是什么都没有再说。

    另一边。

    步亦臣在床上躺下。整个别墅,空荡荡的。

    床头,还放着离婚协议书。岑乔是真的很想要离婚,这种完全不平等的协议,她居然也没有二话。

    到底,要怎么样,她才肯不离婚呢?

    之前,是为了她爸的公司,她愿意嫁给他。是不是,这个理由,她依然愿意嫁他第二次?

    步亦臣如此想着,心底突生出一个念头来。掏出手机,正要将电话拨出去,就在此刻,门铃声乍然响起。

    他疑惑。

    这么晚,谁会来这儿?

    难不成,是岑乔?

    步亦臣心底跳动了下,电话还没有拨出去,又挂了。忙翻身起床,下楼将门打开。

    可是,门外站着的人,让他期望的心又落了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