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我怀孕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可是,门外站着的人,让他期望的心又落了回去。

    不是岑乔,竟然是游婧璃。

    “你怎么来这儿了?”步亦臣问。

    “如果我不找你,是不是你都不打算去找我了?”游婧璃悲伤的看着他。

    这段时间,游婧璃明显感觉到自己被他冷落了。

    他不会再主动去她那儿找她。

    两个人即便在公司里见到,他也总以“不聊私事”四个字来搪塞她。

    一个男人,从殷切,到冷淡,到最后的连说上几句话都难,竟然只要短短两三个月的时间。

    步亦臣有些心虚,解释道:“我最近很忙。工作上的事,多多少少你也知道一些。”

    他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竟然没有了心思应付游婧璃。曾经岑乔在身边时,他明明更牵挂游婧璃,可她回来后,一切又都变了。

    俗话说得没错,人都是犯贱的。

    一样东西得不到时,总会念念不忘。可一旦真正得到后,又觉得其实也就那样。索然无味。

    人也一样。

    与岑乔相比,游婧璃确实是温柔、体贴,什么都顺着他。可是,久而久之,他又觉得这样的女人太没有个性,像岑乔那样的,带点棱角,会更加让人有想要征服的**。

    似乎是看透他此刻的想法,游婧璃神色更添凄楚,“我听欢颜说,昨晚田恬的生日宴会,你带岑乔去了。”

    步亦臣微微皱眉。

    他那个蠢妹妹,是唯恐天下不乱吗?

    “那种场合,只适合岑乔去。”

    游婧璃神色间掠过一抹痛楚。她捏紧了手里的包,朝他走近一步,“亦臣,和我说实话,是不是你其实从来没有打算过要和岑乔离婚?”

    步亦臣薄唇抿紧,没回话。

    “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了——虽然你和我说过无数次,绝对不会爱上岑乔,可是,上次出车祸的事,我就已经看出来你对她的感情绝不是那么简单。”

    步亦臣想反驳,可是,他发现自己根本说不出半个反驳的字。

    望着游婧璃,只见她已经泪雾朦胧。似乎是已经忍了许久,再无法忍耐。

    他突然觉得无比疲倦,想了想,开口道:“婧璃,实话实说,我确实没打算要和岑乔离婚,所以,我们……”

    “我怀孕了。”

    “分手吧”三个字,还没说出口,游婧璃已经将他的话打断。

    她的眼泪,从眼眶里滑落。

    步亦臣狠狠一震,“你……你说什么?”

    “我怀孕了!这里,又有了我们的孩子!”游婧璃单手捂着平坦的小腹,“亦臣,你要当爸爸了!”

    步亦臣怔在当场,一时间竟不知道自己是该喜还是该忧。

    他要当爸爸了!终于要当爸爸了!

    这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他是该开心的!

    可是,为什么心里却空落落的?

    “我不可能会拿掉这个孩子。”游婧璃见他神色并没有高兴的样子,立刻捂紧小腹,将那儿护得紧紧的。“亦臣,你也很清楚,你和岑乔结婚的那一晚,我失去那个孩子,对我来说有多痛。而且,医生说过,以我现在的子·宫状态,已经很难再怀孕。现在有了这个孩子,是奇迹中的奇迹,不管你说什么,我都要让这个孩子好好生下来!”

    她说着说着,已经委屈的痛哭起来。

    上次的事,步亦臣本就亏欠她,这一次,亦是。

    他心软,不忍。

    那些分手的话,被咽回腹中。最终,往前迈一步,心疼的将游婧璃揽进怀里。

    他轻轻吻她的耳廓,闭了闭眼,像是下了决心,“别哭了。既然你想生下来,那我们就生下来。”

    听他这么说,游婧璃心中欣喜。两手将他抱紧了,忍不住问:“那你和岑乔……”

    步亦臣沉默良久,才道:“我们俩本来就是要离婚的。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游婧璃眼角的泪,这才抹去。

    ———————

    另一边。

    岑乔监督商又一写完作业,让他洗完澡,已经是晚上11点多。

    她坐在床上给小家伙穿衣服,动作越来越熟练。这要是让姜茕茕看到,估计又该要觉得她代入角色太快。

    岑乔看了眼时间,想起商临钧,也不知道他此刻飞到了哪里。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忘了问他要飞哪里。

    商又一已经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打了个呵欠,问:“小乔,穿好了吗?”

    “嗯。最后一颗扣子。”岑乔把睡衣扣子给他扣上。

    记得第一次给这小家伙穿衣服的时候,他还会害羞。但现在他已经俨然一副大少爷模样。

    松开手,小家伙一下子就钻进了被窝。

    岑乔贴着他睡下,他翻过身来,钻进她怀里,枕着她手臂睡着。满怀的温暖,让岑乔觉得心里也暖暖的。

    下颔,在他毛茸茸的小脑袋上蹭了蹭,有些感慨。这么可爱的小家伙,怎么会没有妈咪呢?也很难想象,什么样的女人会生下商临钧的孩子后,还舍得抛下他们父子离开。

    如果孩子不是代孕,那个女人真的存在的话,她想,那一定会是一个很优秀的女人;也一定是一个他曾经深深爱过的女人。

    岑乔想着,竟莫名有些好奇对方的身份甚至模样。

    “小乔,你在想什么?”商又一歪着脑袋看她。

    岑乔没敢和他提她此刻的心思,只问:“你老爹今天出差,是去哪里?”

    “好像是去伦敦。”

    “这么远。”那现在显然还在飞机上。

    岑乔把手机关机。

    小家伙望着她,叹口气,“听奶奶说,这次田恬阿姨好像也会跟爹地一起去伦敦。”

    岑乔一怔。

    却只是状似无意的问:“去工作吗?”

    小家伙摇了摇小脑袋,“田恬阿姨住伦敦的。应该是和爹地一起回去,然后又和爹地一起回来。”

    岑乔抿着唇,好一会儿都没说话。所以,这一个月的时间,他都会和田恬在一起?

    那是他未婚妻,他们想在一起,那也是他们的事。和她又有什么关系?

    岑乔明知自己没有在意的立场,何况,他从未向她隐瞒过他与田恬的关系。可是,忽然间还是满心苦涩。

    沉闷的情绪,像是一块巨石,狠狠压在心口上,让她难以呼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