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无可救药的沦陷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她一刻都不愿意在这里多留,只弯身上了步亦臣的车。而后,降下车窗道:“我们走吧。”

    步亦臣冲商临钧微微颔首,“商总,那我们走了。下次见!”

    商临钧没说什么,步亦臣已经转身上了车。

    直到步亦臣的车离开,商临钧面上的神情冷下去,像覆上了一层寒霜。

    姜茕茕看得心惊。

    看来,今晚的商总,很生气!

    乔乔完了!

    ————

    这顿晚饭,岑乔吃得有些心不在焉,脑海里尽是另外一个身影。

    步亦臣很是伤感,点了红酒。岑乔本不想喝酒,但她心情有些闷,便跟着喝了一杯。

    “岑乔,我对不起你。”步亦臣喝得有些微醺,拿了酒杯和她碰了碰杯子。

    岑乔收回心神,看着面前的男人,平淡的道:“你不用一直和我道歉,我没怪你,路都是我自己选的。”

    “不怪我?”步亦臣自嘲一笑。

    可他宁可岑乔恨他怨他,至少,这说明她心里还在乎他。

    步亦臣闷头将杯中的红酒喝干,嘴上却道:“不怪就好。过一段时间,我会正式和游婧璃结婚。到时候,你可以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岑乔也不接话。

    这样的婚礼,她当然不可能参加。她去干什么,给人多几分谈资?还是给新娘添堵?

    步亦臣又给自己倒了杯酒,望着岑乔,“岑乔,你和我说实话,你这么强烈想要和离婚,是不是外面有人了?那人如果不是商遇,又是谁?他是做什么的?对你如何?”

    岑乔站起身来,“我去买单。”

    可是,才起身,手被步亦臣拽住。

    “和我说实话,有那么为难吗?”

    岑乔将手从他掌心里挣出来,“我和你离婚,和其他人没有关系。无论有没有这个人存在,我和你都已经到了尽头。或者说,其实我们之间,从来都没有开始过!至少,我没有爱过你,而你,也没有爱过我。”

    步亦臣眼神一痛,“可我爱上了你!”

    “这不是爱,你的郁闷不过是一种没有得到的不甘——你没有你以为的那么情深。”

    岑乔说完这话,转身离开,去买单。

    步亦臣怔忡的坐在那,似在思索她的话。

    岑乔拿钱买单,收银员却道:“小姐,你们这边的单已经有人买了。”

    岑乔有些意外。

    步亦臣已经过来了,问:“谁买的?你朋友吗?”

    朋友?

    岑乔脑海里划过一抹身影。

    她下意识往餐厅里环顾了一圈,可是,并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

    会是他吗?

    可是,他可能跟到这儿来了吗?

    “是一位男士,刷的是黑色金卡。”收银员表示。

    黑金卡是身份的象征,买单的自不会是普通人,岑乔心里隐约明白了。

    那边,步亦臣却还是一头雾水,想着可能是他哪个朋友。

    两个人倒是也没有在这件事上纠缠多久,步亦臣送岑乔回雅苑。岑乔下车时叮嘱他,“明天早上9点,我们在民政局门口见。带上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行。”

    步亦臣神色晦暗,但也只是点了点头。

    岑乔没有再停留,转身往小区里走。

    看着那背影,像是不愿自己再停留,步亦臣亦踩下油门,将车急速开了出去。

    ————

    岑乔一路心事重重。

    明明明天就要离婚,可是,这会儿的心情,却丝毫不似得到自由的畅快。

    仿佛挣脱一个牢笼,又把自己送进了一个迷宫里。

    忽的,身后两束强烈的光笔直照射过来,岑乔下意识回头。

    一转身,刺目的光照得她抬手挡了挡。可是,入眼的车,还是让她怔在当场。

    此刻,驾驶座上已经不再是司机,而是商临钧。

    他没有靠太近,离了几米的距离,就将车停下了。

    坐在车上,眼神笔直的望着她。那眼神,像是有千钧重,压在岑乔心底。

    她莫名的觉得委屈,也僵立在那,与他对峙,一动不动。

    手机,响了起来。

    商临钧坐在车里,带着蓝牙耳机。

    岑乔看到屏幕上闪烁的“商”字,没有犹豫,接了电话。

    “喂。”她率先开口。

    电话那边,是男人的沉默。

    透过电流,能听到他沉沉的呼吸声。

    岑乔等了等,抿唇,低语:“如果你不说话,我就挂了。”

    “晚饭好吃吗?”他终于开口,语气里听不出半点喜怒。

    岑乔淡声回:“比机场的米线好吃。”

    “故意气我?”商临钧抬了抬眼皮。

    岑乔扯唇,“不敢。”

    顿了顿,又道:“商总这么晚,还有什么其他指示吗?如果没有的话,我先上去了。”

    她的语气,透着一股疏离。

    “不该谢我?”商临钧从车上下来。他腿很长,几步便走到她面前。

    岑乔握着电话,视线望着他,“谢你什么?”

    “这么大方的请你和你老公吃饭,捞不到一个‘谢’字?”说这话的时候,他一改温和的神态,神色添了几许清凉。他将电话挂了,收进口袋,眼神定定的盯着她,带着极强的侵略性。

    岑乔也收起手机,“那下次我回请商总和你未婚妻好了。你们什么时候需要买单的人,给我打个电话,我随时恭候。”

    显然被她的话惹到,商临钧面色不快。

    长臂一探,将她揽进怀里,单手抬起她的下颔,“我有个更好的回谢方法,要不要试试?”

    到了此刻,岑乔才真正的细细打量他。

    几天不见,他依旧是那样丰彩迷人。身上除了那清淡的香味,还有烟味。看样子,刚刚他抽了不少烟。

    岑乔觉得自己有些无药可救。

    这样的烟味,若是在旁人身上,她会觉得厌恶。可是,此刻从这个男人身上闻到,竟半分不觉得反感。

    反而,还觉得这更似一种荷尔蒙的味道。

    能拽着人,沦陷进深渊里,无法自拔。

    这样无法自控的心情,让她惶然不安。

    “我不想试。”和他靠太近,岑乔只觉得危险,她别开脸,“商总,请你放开我!”

    商临钧不但不放手,反倒是将她箍得更紧。

    “你们什么时候感情变得这么好了?”商临钧低沉的声音,落在她耳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