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今晚,我没打算放过你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们什么时候感情变得这么好了?”商临钧低沉的声音,落在她耳畔,像是质问,“说说看吧,岑乔,你到底怎么打算的。想要和他重修夫妻感情?”

    “如果我说是呢?”

    “我不允许!”商临钧的脸色从未如此严肃。

    他那样霸道。

    岑乔仰头看着他,“你是我的谁?你又凭什么不许?”

    商临钧眸色幽暗起来,长指落在她唇上,语态越发的危险,“岑乔,你这样反反复复,是在考验我对你的耐心?”

    “我无心考验你,你也不用在我身上下任何功夫。”

    “可你惹恼了我!”商临钧灼灼的目光盯紧她的唇,“他吻你了?”

    岑乔掀目,对上他如同漩涡一般的眼睛,她心情复杂难言,没有答话。

    可是,沉默就是默认。

    “怎么吻的?”他嗓音里,夹杂着隐忍的薄愠。声音压得越发的低些,“法式深吻,还是浅尝辄止?”

    “又一和你说的?”

    “除了吻,你们还有更亲密的吗?”他却并不管她的问话,只继续问。

    视线落在她嫣红的朱唇上,指尖在那儿轻一下重一下擦着。

    他还真不是一个善妒的人——从10多岁开始就在比自己年长一辈的人中游走往来,他的情商早已经被练就,克制情绪是最基本的。

    可是,面前的女人,却总让他轻而易举失控。

    岑乔心里有些不舒服,亦抬眼和他对峙,“商总,你现在在以什么样的身份质问我这些?”

    她的话一出来,周围,气压顿时低了好几个度。

    这个男人,无论是眼神,还是气息,都极具压迫感。

    “岑乔,是我对你太有耐心了。”他低语一声,像是耐心用尽,手上的力道蓦地加重,一把将她朝自己拉近。岑乔挣扎了下,被他强硬的吻住了唇。

    他当真是在生气,在愤怒。

    这个吻,吻得又重又狠。仿佛在宣泄心底的情绪,又像是要将另外一个男人留在她唇上的气息都取而代之。

    他是一个很会克制情绪的人,至少,岑乔没见他真正发过脾气。可是这一次,她却真实感受到他的火气。

    岑乔心里一酸,推他,推不开。索性张唇就咬。

    商临钧被咬疼了,退开一寸。继而,没等岑乔反应过来,他已经将她直接打横抱起,几步便到了车边。

    他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将她抱上去。

    岑乔下意识想从车上滑下,可是,商临钧高大的身子就堵在车门口。他单手撑在车顶上,站在外面,俯身望着她,眸光炙热逼人,“你希望我用什么姿势要你?我千里迢迢赶回来,今晚没打算再放过你!”

    不知是羞的,还是恼的,岑乔小脸涨得通红。她拿手里的包朝他甩过去,“谁要和你做!商临钧,你就是个自大狂!”

    商临钧扯过安全带,帮她扣上。

    他一扣上,岑乔就要解开。商临钧的手摁在她手背上,“如果你这么不乖,那我们就在车上做。”

    “你——”岑乔被这男人气得磨牙。

    “这车空间很大,很适合做些不一样的运动。”他眼神里氤氲着一层薄薄的雾霭。

    岑乔知道他不是在吓唬自己,也不是在开玩笑。

    她突然放弃挣扎,只靠在座椅上望着他,“你是不是真的很想要我?”

    “你问了个很多余的问题——对你的**,我从来没有掩藏过。”

    他真的是一个很坦诚的男人。

    那炙热的眼神,让岑乔觉得此刻的自己几乎已经被他扒光了似的。

    她舔了舔下唇,故作镇定的道:“你现在对我这么有兴趣,无非是因为你还没有得到我。”

    “你在揣摩我的心思?”

    “大部分人都是这样。”岑乔微微侧过身来,与他对视,“没有得到的时候,总会费尽心思争取;等真正得到了,其实又觉更像鸡肋,食之无味。”

    商临钧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意味深长的看她一眼,“所以,你觉得在我这儿,你会不会成为一根鸡肋?”

    “不会。”岑乔果断的回答。

    他低笑一声,“这么有自信?”

    “我不会让自己变得如此难堪。”岑乔长长的睫毛扇动了下。她仰头看着商临钧,头顶上夜灯射下来的光,落进她眼里。她双目像缀着星辰,此刻,却又有几分迷离的伤感,“如果你想要,我可以把自己给你。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

    “说说看。”

    “以后,你是你,我是我。”岑乔的手握着安全带,绷紧了些,却字字清晰的道:“你别强行挤进我的生活,也不要拉着我强行挤进你的世界。就当这一段时间,是我们彼此做的一场梦。”

    一场梦?

    好一场梦!

    商临钧眼神清寒,“你还真是满身骄傲!”

    岑乔扬扬下颔,忍住那股酸涩,“商总要做这场交易吗?”

    他目光沉沉的锁定她,而后,忽的扣住她后脑勺,将她的脸抬起。他重重的照着她的唇吻下去,但是,并没有深入。这样的吻,更像是一个宣告。他离开,低语:“我没有损失,何乐而不为?”

    说罢,车门“砰——”一声摔上了。

    他绕道驾驶座上坐好,车子很快的从小区门口驶出。

    外面的街景,不断的从眼底晃过,岑乔有些恍惚。

    她想起自己和步亦臣的婚姻。

    虽然羞于承认,甚至在这段婚姻里,她一直以“受害人”来标榜自己,可是,内心深处,她却骗不过自己——无论怎么自欺欺人,她还是步亦臣和游婧璃之间的第三者。她被愤恨,被仇视,被羞辱,全因她挤进了一个不属于她的二人世界。

    她多余而又突兀。

    而如今,她和商临钧以及田恬之间,又是同样的局面。

    到最后,难堪的,不过还是她。

    岑乔黯然的想着,心有戚戚然。

    车厢内,商临钧的手机,在震动。岑乔下意识往车内的屏幕上看去,只见屏幕上闪烁的正是“田恬”两个字。

    她打的电话。

    岑乔觉得浑身难受,下意识调整了下坐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