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章 乔乔,得不到你,最是煎熬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她娇喘着,说不出话,眼神迷离。

    商临钧俯首看着她——此刻的她,衣裳凌乱。

    雪白的半边肩头裸露出来,胸衣带子滑下,白皙的皮肤露出一半。此刻,白皙的肌肤上蒙上了一层诱人的粉红。

    商临钧的呼吸越发粗重起来,他自认从未对哪个女人有过如此强烈的渴望!渴望和她更紧密,渴望占有她,渴望让她失控的在自己身下忘我吟唱。

    商临钧不自觉想起那天商又一和自己说过的事。

    这几天,她和步亦臣,到底是在干什么?除了接吻,还有没有发生其他事?

    “乔乔,告诉我,为什么要和他接吻?嗯?”商临钧的语气里,含藏着无尽的危险。仿佛只要她说错了话,她将沦为他手下的猎物。“他对你做过这些事吗?告诉我。”

    岑乔眼眶里缀着朦胧的泪雾。

    她整颗心彻底乱了。

    明明知道前路是深渊,明知道和这个人到此便是尽头,却偏偏管不住自己,甚至还亲自将自己往火焰中推。

    “商临钧,你又这样对过多少女人?”她迷离的眼眶望着他,“所有的挑逗你都驾轻就熟……你不是传说中那不近女色,相反,你对女色很渴望……”

    在他手上,她就像一个失去了思考能力的傀儡。这样的游戏,每一次,都是她败下阵来。

    她不甘,却也无能为力。

    在情·欲的游戏里,她根本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

    商临钧低笑一声,“你就是这么看我的?”

    他有力的大掌掌控着她的身体,霸道的将她毫无罅隙的贴向自己。那火热的身体,让岑乔鼻尖上沁出一层薄薄的热汗。

    “感受到了吗?这就是我对女色的渴望……”商临钧将她下颔挑起,他眼底的火,像是要将她焚烧了一样,“但这样的渴望,只对你。”

    这样的情话,让她心颤,她难以招架。

    商临钧亦像是再忍耐不住,神经已经绷到了极限。他痛苦的吻住她的唇,低喘出声,“乔乔,给我……”

    岑乔娇嫩的双唇翕动着,想回答,可是,最终,只剩下克制不住的吟哦。

    他修长有力的长指,勾起她体内难以自制的疯狂。

    终于,手停止。

    再无法忍耐。

    他将她一把抱起。连走到卧室的耐心都没有,只将她抵在橱柜边上,整个人贴了上去。

    “疼……”

    岑乔疼得全身发抖,手掐着她的肩膀,指尖几乎要扣进他肉里。

    “小东西,你该放松点……”天!她太生涩!

    先前的每一次,他都耐心的在开发她的身体,便是妄图在真正开始的那一刻,她能更顺畅的接纳他。可是,显然,这还是很为难她。

    不想伤到她,商临钧不敢太急迫。

    他忍耐着,额头上也沁出一层热汗。

    “还能忍受吗?”商临钧抬目,温柔的询问。

    岑乔慢慢睁开眼来,面前都是男人痛苦的样子,她心有不忍。手,抚上他的眉心,她低问:“你很痛苦吗?”

    “你说呢?”他苦笑,“乔乔,这一定是最残酷的折磨。”

    岑乔手指扣紧他,“我也觉得很折磨……我也难受……”

    “是怎么个难受法?”商临钧诱问。

    岑乔急促喘息。

    只觉得被一股空虚攫取着,难受得她想哭。

    “是不是更难受了?”

    “嗯……”

    “知道这说明什么吗?”

    “什么?”

    他低笑,唇贴着她耳畔,“乔乔,你也想要我。”

    “……”岑乔小脸热烫,却无法否认。

    可是,就在此刻……

    “砰砰砰——”

    门被重重的拍响。

    那声音实在太过破坏此刻的氛围。岑乔稍微清醒了一些,蒙着雾气的眸子看着面前的男人。他却像是根本没听到这声音似的,凝在她身上的眼神,连片刻都不曾移开。

    “开门!”步亦臣的声音,在门外蓦地响起。

    岑乔惊骇住。他怎么会来这儿的?

    商临钧眉心皱得更紧。他明显感觉到,怀里的她,原本柔软的身体,此刻又绷紧起来。

    “岑乔,你出来!我知道你在里面!”步亦臣的声音再次响起,里面,刻着无比的愤怒。俨然一副捉奸的样子。

    而现在,这场面,不真正是捉奸吗?

    巨大的羞耻感让岑乔推了推商临钧。

    商临钧却不理会,不顾一切的将岑乔抱起,踢开卧室的门,将她放倒在床上。

    “你……”岑乔爬起。

    “我什么?”商临钧半跪在床上,视线与她齐平,“你还想跟着他走不成?”

    “让我出去和他谈谈。”

    他像是被惹急了,“改天!”

    吐出这两个字,再次缠吻住她。她挣扎,他将她两手扣住,举高在头顶。

    急不可耐的吻,从她脖子一路吻下去……

    岑乔拼命的咬住唇,却抑制不住呻吟,“别这样……”

    岑乔的手机,疯狂的响着。

    她的手,胡乱的摸着。抓到手机,接通。

    太过刺激的晕眩感伴随着撕裂的痛楚,都让她支撑不住。

    她几乎克制不住的要尖叫出声,可是,一想到那边步亦臣,最终只化作了重重的喘息。

    她疼得下意识往后躲,空出的另一手,将身下的床单捏出层层褶皱来。

    步亦臣不傻。

    即便只是呼吸声,他也听得出来,里面此刻正在做什么。

    “刚刚你和商临钧接吻、进酒店的画面,我已经都拍下来了。岑乔,你说媒体或者田恬,会不会对这些画面特别感兴趣?即便我不给他们,就是给商遇,你猜商临钧会有多头痛。——如果不想我这么做,现在!立刻从房间里出来!”极力的克制,步亦臣的声音已经在发抖。每一个字,都重得像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一样。

    似乎是终究没有忍住,他的话一说话,狠狠的将手机砸在墙上,“砰——”一声后断了线。

    商临钧将岑乔的手机抽过,扔在一边。

    “和我做这种事,你还有心思接他的电话。乔乔,一心二用,是该受惩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