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 乔乔,一心二用,是要受惩罚的
    ,精彩无弹窗免费!

    “和我做这种事,你还有心思接他的电话。乔乔,一心二用,是该受惩罚的!”

    他托住她的臀,将她搂向自己。

    “等等……”岑乔两手压着他的肩膀,心里隐隐泛酸,恳求的看着他,“让我出去。”

    商临钧神色幽沉了些,不但没有松开她,反倒是抓过她的手机拨出了一串号码。

    “先生。”那边,电话飞快的被接通。

    “来门口,把不相干的人解决了。还有,检查一下对方的手机。”只有一句简单的命令,没有多余的话。而后,干脆利落的将手机挂断。

    “现在,还有要出去的借口吗?”商临钧问。

    “刚刚那些话,你也听到了?”

    “他那么大的声音,想不听到很难。”商临钧将她抱坐在自己腿上。但因为刚刚的蛮横,将她弄伤,这会儿他没办法肆意要她。“担心我被他算计?”

    岑乔被折磨得一片浑噩。呼吸不稳,“他真的会这样做的……”

    “他要真敢,以后,步氏的路可没那么好走了。”

    岑乔扣紧他的手臂,“那你的路,也不会那么好走。”

    商临钧望着她,突然低低一笑。那笑容,迷人至极,却让岑乔有些恼。她捏着拳头捶他,“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笑得出来?”

    大概是因为被**侵蚀过,这语气含娇带嗔,更像是撒娇。

    “要不是有他,我还不知道,原来你这么担心我。”他似乎心情很好,俊朗的眉眼间都是璀璨光华。

    岑乔被他看得有些难为情,脸微红,嘟囔:“谁担心你了?”

    他笑着,低头吮吻她的唇,“放心,我的人会解决好这件事。”

    外面,传来些许动静,岑乔有些不放心,“怎么解决?”

    “现在,你是不是该关心关心自己?”商临钧探出长指,滑入她双腿间。岑乔疼得倒吸口气,要躲,“疼……”

    因为被撕裂,**辣的疼。

    商临钧不忍心,叹口气道:“我看出来了,你总是能想着各种法子折磨我。”

    岑乔咬了咬唇,“疼的明明是我,怎么就变成我折磨你了?“

    商临钧将她的手,覆在他已经绷到极点的火热上,“小东西,疼的可不是只有你。”

    岑乔能感觉到掌心都是紧绷的火热。

    的确,他也不好受。不,他看起来,其实要比她痛苦得多。

    只是……

    刚刚他只是稍稍一下下,她就差点疼得昏厥过去。

    如果他全身心投入,那得多疼!

    她简直不敢想像。

    把手缩回,舔了舔因为刚刚幻想而变得燥热的唇舌,低声轻语:“商临钧,今晚我们回……”

    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商临钧已经将话接了过去,“今晚即便我不要你,你也哪里都不准去!”

    步亦臣的出现,确实很扫兴。他能理解此刻岑乔的心情——心有负担,她不可能再全情投入。

    这样,他更不可能要得了她。

    强行进入,容纳他,他怕她会痛死。

    “你现在先休息,我出去一趟。”商临钧抱着她,放置在枕头上。

    岑乔扯住他的衣袖,“你去找他?”

    “我去买药。”商临钧从上而下,目光深切的看着她,“你那儿撕裂了。如果不涂药,怕是会疼上好几天。”

    岑乔羞赧,慢慢松开了他的手。

    商临钧怜惜的在她唇上吻了一记,才起身整理衣服,独步出去。

    门关上,他离开。

    奢华的房间,突然间变得有些清冷、空荡。

    岑乔从床上爬坐起来,这一动,实在是疼得厉害。

    她并紧双腿,不敢再乱动。

    每个女人的第一次都这么疼吗?准确来说,她现在连第一次都没有完整的交付出去。

    如果这样,那她和商临钧之间那场交易,到底是作数还是不作数了?

    还有,他这么出去,会不会和步亦臣碰个正着?

    岑乔有些不放心,想跟出去看看。可是,这又是元盛旗下的酒店,如果他们真正闹起来,中间还夹着一个有夫之妇的她,商临钧只怕会更麻烦。

    岑乔忍耐着,可是,每一分钟的等待都变得很煎熬。

    让她更煎熬的是,即便刚刚他们在床上那么激狂热烈,可是,在人前她却无法和他并肩而立。

    不能给他任何帮助,反倒要成为他的累赘。这种感觉,无比糟糕!

    商临钧刚走出房间,保镖何骆已经过来了,“先生,手机里的照片和视频都删除了,您放心。”

    “他人呢?”

    “进不了酒店门,但应该还没走。”

    “我知道了,你也休息吧,今晚辛苦了。”

    “分内之事。”何骆应一声,转身离开。

    商临钧笔直进了电梯,下楼。

    酒店里的药店开亮着灯,商临钧却没有直接进去,而是往酒店外走。

    大堂里所有人见到他都暗自惊了惊。

    以为是自己眼花。但很快的,又立得笔直,恭恭敬敬的打招呼:“商总!”

    他们boss什么时候来这儿的,他们竟然完全不知道!简直神不知鬼不觉啊!

    “你们忙你们的,不用管我。”商临钧淡声吩咐。

    众人这才稍微放松些。但女孩们还留恋的看着他的背影。

    “商总真是太帅了!早知道今晚他会来,我就该好好化个妆了!”

    “连背影都这么好看!”

    “喂!你们说,商总今晚是和谁一起来的?”

    “还记得上回他抱进来一女人不?我猜就是那个!”

    “那是谁啊?好不好看?”

    “谁知道啊!那天进来,商总像是藏宝贝似的,捂得严严实实的。没见到长什么样子。”

    “反正,不管是谁,咱们商总能看上的,肯定是个很优秀的女人。啊,真是羡慕。”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聊得不亦乐乎。直到经理过来,将她们喝止,她们才吐吐舌,赶紧回到工作岗位。

    商临钧走出酒店大堂。

    果不其然,步亦臣此刻就站在外面。他显然很是狂躁,手里点着烟,凶猛的抽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