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 谢谢你,将她完整的交给了我
    ,精彩无弹窗免费!

    商临钧才走出来,步亦臣像是有感应似的,立刻抬起头来。

    见到商临钧,步亦臣双眼骤红,眼底喷出的熊熊妒火,仿佛要将面前这个男人烧成灰烬。

    扔掉烟头,几步便朝商临钧冲了过去,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咬牙切齿的质问:“刚刚你和岑乔在房间里都做什么了?”

    其实,这个问题,不过是明知故问。

    可是,步亦臣偏偏又还抱着一丝可笑的侥幸。

    天知道,当他折回雅苑,看到他们俩抱在一起时,他有多抓狂。

    比起步亦臣的狂躁,商临钧却始终泰然自若。只稍稍动手,将他威胁的手抓下。

    “步总觉得我和乔乔能做什么?”不答反问,气定神闲。

    衬衫领口被步亦臣捏皱了,可是,商临钧全身上下却始终不见任何狼狈之姿,依旧是那副贵气优雅的模样。

    “商临钧,岑乔可是我、妻、子!”步亦臣咬牙切齿的提醒,面上的青筋暴突,看起来格外骇人。

    “妻子”那两个字,咬得又重又狠。

    商临钧冷笑,“原来步总还记得她是你妻子。那么,我倒想问问你——这么多年,你是怎么对你这位妻子的?不说疼爱、怜惜,只谈基本尊重,你可有给过她?”

    步亦臣被问得哑然片刻,下一瞬,又绷紧牙关道:“这是我们之间的事,和你一个外人无关!”

    “事到如今,你觉得我还算一个外人吗?”商临钧淡淡双手兜在口袋里,冷目看着他。

    步亦臣气得早已经失了风度,捏紧拳头,朝商临钧砸去。商临钧眼疾手快的将他的拳头握住,他一改先前的温淡,眼神变得格外冷厉,“没有谁会一直在原地等你!你用其他女人糟蹋她时,就该知道你永远都不可能再拥有她!”

    步亦臣面色铁青。

    商临钧将步亦臣的拳头松开,重重的看了他一眼,转身便往酒店里走。

    走到一半,似乎想起什么,又顿住。回过头来重新看向步亦臣,“对了,我应该和步总说声谢谢。”

    步亦臣似是迷惑。下一瞬,只听到商临钧继续道:“如果不是你这样对乔乔,我永远无机可趁!”

    那句话,像是一记拳头,狠狠砸在心上。让步亦臣胸闷到了极点,喘不过气。

    心情太糟糕,出口的话,也变得口不择言。

    “商总的口味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他嘲讽。

    商临钧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静等着他的下文。

    “不过是一个被我玩了很多年的二手货,商总居然也能当宝贝一样捧着,真是可笑!你要喜欢,早该和我直言,我玩腻的东西送给商总也不过是一句话而已!”

    步亦臣料定了岑乔绝不可能是第一次。至少,那次她和牛郎玩了一夜,满身吻痕。

    这种话听入耳里,任何一个有尊严的男人,都会觉得膈应。何况,还是商临钧这样一个始终高居上位的男人。他不信商临钧可以忍受!

    可是,让他意外的是,阶梯上,那个男人面上不但没有任何动怒的迹象,反倒是淡淡一笑,“乔乔的过往是什么样子,是精彩还是平淡,是糟糕还是纯白,对我来说,这一点都不重要。我钟爱的,只有她这个人,和她的过去无关。”

    他竟然表白!

    呵~真是虚伪!

    步亦臣打算冷嘲这人的言不由衷。

    可是,下一瞬,对方的话,却将他打击得面如死灰。

    “不过,就在刚刚——乔乔把她的第一次交给了我。”

    这几个字,说得从容缓慢,轻风云淡。

    可是,听在步亦臣耳里,只觉得每一个字,都很重。像一块块巨石,凶猛的狠砸下来。

    “……你说什么?”步亦臣脑子里嗡嗡的响,唇翕动了好几下,才问出这句话来。

    “我说什么,步总听得很清楚。乔乔还在楼上等我,步总不如也早些回去陪我表妹。”商临钧丝毫没有在意他的反应,说完这句话,笔直进了酒店。

    身后,步亦臣很久很久还震在当场,脸色一变再变。

    第一次?

    岑乔直到现在还是第一次?这怎么可能?

    如果岑乔不是第一次,此刻的心情,他更多的是愤怒。

    可是,当知道岑乔还是第一次,而且,将这珍贵的第一次给了商临钧时,步亦臣便满心都是灰暗,颓然又可惜。

    暴躁的,像是发泄,像是不甘,又像是遗憾,他一拳狠狠砸在身后的罗马柱上。

    那一下,将手背砸得血肉模糊。

    他竟然就这么生生的错过了一个完整的、干净的岑乔!而且,他有那么多机会!简直唾手可得!

    商临钧折回酒店的药店。

    药店里的女导购,见到他,皆是眼睛发亮。恭恭敬敬的打招呼,恭恭敬敬的询问:“商总,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吗?”

    商临钧挑了支消炎药,买了单,没有再逗留,直接上楼。

    他到房间的时候,岑乔并没有在床上。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隔着磨砂玻璃,能看到门上映出来的窈窕身影。

    商临钧试探的敲了敲门。

    里面的水声,应声停下。

    “我在外面等你。”商临钧和她说话。

    岑乔只“嗯”了一声,算是回应,很快的,水声再次响起。

    她站在浴室里的喷头下。热水浸泡过的伤口,疼得厉害。

    洗干净身体,穿上衣服,从浴室里出来。

    总是该要面对他的!

    听到动静,商临钧抬头,只见她满身清爽的站在浴室门口。长发上透着湿气,闲散的垂在肩上。大概是刚刚被**晕染,眉眼间透着让人动情的妩媚。

    这小女人,时刻都在诱惑着他。

    “叮咚——”就在此刻,酒店的门铃,乍然响起。

    岑乔下意识看向他。

    “不用紧张,是服务生。”似乎是看穿她的心思,商临钧道。盖上办公的电脑,站起身。

    外面,果然传来服务生的声音,“商总,客房服务。”

    岑乔没有开门,而是转身推开卧室的门进去了。她并不想让服务生在他的房间见到自己。不想给他惹麻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