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章 乔乔,你想我死?
    ,精彩无弹窗免费!

    商临钧从沙发上起身,开了门。

    外面,服务生捧着一条毛巾,恭敬的道:“商总,这是您要的新毛巾,已经消毒过了。”

    “麻烦了。”商临钧道谢。

    服务生道了‘晚安’,也没有再多留,出去了。

    商临钧将毛巾用热水泡过,拧干,这才提步往卧室里走。

    岑乔没有躺在床上,而是在沙发上坐着,此刻正拿着遥控漫无目的的翻着电视台,看起来有些无所适从,又像是心事重重。

    听到门口传来动静,她也没有回头。

    直到商临钧走过来,将她一把打横抱起,她才抬起眼。那眼神似乎是在询问他想干什么。

    商临钧无声的将她放在床上,看她一眼,动手便拽她身上的裤子。岑乔被吓一跳,本能的扣住他的手。

    商临钧低笑一声,眼神里含着柔情,“上药。是想自己脱,还是我动手?”

    灯光太亮,让所有的暧昧和害羞都变得无所遁形。

    这男人……

    真是让人难以拒绝。

    岑乔脸红透了,她本能的做出第三种选择,“我现在已经觉得好多了。”

    “那就我来好了。”他帮她做出选择。

    让他来,还不得羞死!

    虽然其实他们俩之间也几乎快要没有那方面的**,但也不代表她能坦然接受所有的亲密。

    岑乔立刻摁住他的手。知道她最后也拗不过这个男人,只得道:“还是我自己来。”

    商临钧也不勉强她,她既是这样选择,他便收回手,甚至转身替她将房间的灯关上。

    黑暗袭来,岑乔觉得从容了许多,心里对他这样绅士的举动充满感激。

    她抓过被子,将自己裹住。安静黑暗的空间里,能清晰的听到布料摩擦的窸窣声还有彼此的呼吸声。

    一会儿后,她停下动作。

    商临钧的手探入被子里。长指抚到她匀称的双腿,岑乔惊颤,呼吸紊乱。脸下意识转过来,抵在他肩膀上。商临钧单手拥住她的后脑勺,怜惜的将她抱紧,低语道:“先放松,稍微热敷一下,会好得更快。”

    岑乔没有躲,只是在他肩膀上轻轻“嗯”了一声。

    任由他长指分开她双腿。

    温暖的毛巾,晕着伤口,让刺痛和灼热感都缓解了许多。岑乔紧绷的身体也跟着放松下来。

    这男人,如此体贴,又如此温柔细心,她会沦陷,真不能怨她。

    只是,沦陷得变得毫无原则,便是她的错。

    “还疼吗?”他的声音就响在耳畔,充满柔情。

    “好多了。”

    “我帮你涂药。”商临钧转过身去,要将灯打开。

    岑乔几乎是趴在他身上,将他探出去的手摁住,“别开灯。”

    胸口上,是她温热娇软的身体。她柔软的长发从他面上拂过,像是一缕柳枝在心湖上撩动着,漾出一圈圈轻浅的涟漪。

    商临钧呼吸一重,大掌烙住她的腰,将她的手扣进另一个手。

    “不开灯我怎么给你上药?”两个人,十指紧扣。他长指坚定有力,她手指纤柔无骨。

    岑乔趴在他身上,从上而下的看他。黑暗里,两个人对视的双目微微闪烁着亮光。岑乔隐约能从男人迷人的双目窥探出温柔,她语气也变得充满柔情,“我自己来好了。”

    “确定可以?”

    “嗯。虽然看不到,但我至少能感受到伤口在哪。”

    “好。我不勉强你。”想了想,商临钧转身,摸着黑从床头取了药和棉签递给她。

    岑乔躲在被子里给自己上药。

    囧。

    虽然眼前黑漆漆的,可是,他的呼吸就在耳畔,这还是让她觉得有够尴尬。

    商临钧似乎察觉到她的窘迫,低笑着问:“还好吗?”

    “你还笑!”岑乔郁闷,“一点都不好,很疼。”

    当然,她是说得严重了。

    其实,刚刚热敷过,就已经好了不少。

    况且,他们俩,其实也没有做过最后。小小的撕裂,疼是疼,但是疼到受不了,那真是矫情了。

    “那让我帮你?”一听她这样说,商临钧果然收起了笑,认真的问。

    “我已经涂好了。”岑乔才不要他帮忙。

    “真的?”商临钧不放心,“还是只是在敷衍我?”

    “当然是真的,我现在好很多了,也不疼了。”岑乔如释重负,从被子里钻出来,将药交还给他,“你放回去。”

    他放回原处,叮嘱她,“每天要涂两次,会好得快些。别忘了。”

    “知道了。”岑乔应一声,心里暗想,她哪那么矫情?

    想挥去这窘迫感,找了个话题,问:“你还要回伦敦吗?”

    商临钧点头,“要回去。”

    “那什么时候走?”

    “明天。那边的会不能再拖下去。”

    岑乔没想到会这么快,一时间情绪落了下去。低低的“哦”了一声,没有再说其他话。想起电话里的田恬,想说什么,可是,终究又是什么都没说。

    那一刻,突然觉得身边的男人就像君王。而她不过是那个在等待他临幸的众女人之一。

    她觉得自己有些可笑。

    遇见步亦臣后,在感情上,她如履薄冰,一再告诫自己新一段感情她需要更多自尊。可如今,又将自己陷入了泥沼中。

    她要是够聪明,明天天一亮,她便要从这泥沼中拔身而出。

    岑乔将自己更深的埋进男人怀里。双手更是主动的将他拥住。

    商临钧身体紧绷,痛苦又无奈的叹口气,“乔乔,你太磨人。想我死,嗯?”

    岑乔听到他的话,像是很懂事的道:“那我离你远点好了。”

    说着,要收回自己两手,身体更是往旁边挪了两下。

    分明就是故意的!

    商临钧恼得抓过她的手指,在她指尖上咬了一口,手上用力,轻而易举便将她抱了回来。

    ——————

    翌日。

    岑乔在商临钧怀里醒过来。

    望着窗外的亮光,岑乔又侧目看身边的男人,眼底添了几许哀伤。沉吟一瞬,眷恋的在他唇上吻了一记。

    吻完,想抽身走人。

    他却突然清醒了过来,双臂环紧,将她整个人摁住。

    “偷吻完就想走?”他的睡意还没全醒。那慵懒的语气,无比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