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章 别让自己变成自己最讨厌的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岑乔脸色不由得有些泛白。

    大概是因为刚刚被狠狠甩在车上的缘故,背脊处抽着疼。

    “你不是最看不起第三者吗?你后妈陆莉莉,游婧璃,都是你心里的刺。那么骄傲不可一世的你,怎么也就甘愿作践自己,伦成她们那样了?”步亦臣放肆的嘲讽她。

    岑乔苦涩的喉咙滑动了下,很想挺直身板反驳回去,可是,出口的却是一句很无力的话,“步亦臣,放开我。”

    “我原以为让你非离婚不可的男人能给你多大的幸福,呵~商临钧?”他残忍的不许岑乔躲开,手用力捏住岑乔的下颔,将她的脸一把掰过来,让她直视着自己的眼睛,更是让她将残酷的现实听进耳里,不由得她逃避,“岑乔,商临钧连基本的婚姻都不能给你,你可明白?他比我有钱,比我有势,可他没有自由!你跟了他,这辈子,你都只能是个过街老鼠一样的小三!终究,你只会让自己堕落成自己最厌恶的那种人!”

    岑乔的小脸始终绷得紧紧的。

    等步亦臣说完,她才慢慢的开口:“说完了吗?”

    步亦臣眼神紧缩了下,不可置信的看着她毫无松动的神情。

    岑乔将他落在自己下颔的手移开,“说完了,我们就进去办手续吧。茕茕已经到了。”

    “乔乔!”姜茕茕从车上下来,见岑乔被步亦臣控制着,顾不得自己脚下的高跟鞋,三步并作两步的冲上去。

    趁着步亦臣走神之际,岑乔挣开他的桎梏,走向姜茕茕。

    “东西都带了吗?”

    “带了!”姜茕茕一边翻着包,一边警惕的盯着一旁的步亦臣。

    刚刚发生什么事了,他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岑乔接过证件和协议书,“进去吧。”

    说着,转身往民政局走。走了两步,顿住。

    回头去看,只见步亦臣还在原地站着。目光幽深,复杂。

    岑乔驻足而立。

    姜茕茕急了,“步亦臣,你不会临到这时候还反悔吧?”

    步亦臣沉沉的看着岑乔,“岑乔,你要不要再考虑考虑?”

    岑乔转过身来,平静的看向他,“考虑什么?”

    “你要是为了他和我离婚,倒不如我们继续这样过日子。商临钧什么都给不了你,而我,至少我还可以给你一个名分。”

    他又往前走一步,站定在岑乔面前。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眼神明了又暗,暗了又明,“这件事,我们就算是两清。岑乔,你搬回来,我们重新开始,都当过去的事全都没有发生过。”

    岑乔哑然。

    如果感情和婚姻可以像他说的这么简单就好了。

    可是,过去的经历,不是铅笔留下的印记,橡皮擦随便擦擦就可以褪去——一如商临钧在她心底留下的痕迹。

    岑乔把手从他掌心抽回,面上毫无松动,“我们进去吧。我一会儿还要去公司,别耽误彼此的时间了。”

    说罢,她提步往民政局走。

    看着那绝情的背影,步亦臣只觉呼吸困难。

    手机,在不断的响着。他拿出来看了眼,只见屏幕上闪烁着“婧璃”两个字。

    心烦,没有接通,只是沉着脸,将电话挂断。

    最终,跟在岑乔身后,迈进民政局大门。

    ————

    签字、离婚。

    岑乔签得很痛快。

    步亦臣犹豫着。一旁姜茕茕都屏息看着,生怕步亦臣又后悔。

    但最终,他也重重的写下了“步亦臣”三个字。那一瞬,仿佛用了全身的力气,笔尖都刮破了纸张,手指隐隐发抖。

    呼吸,也是沉郁的。

    签完字,连离婚证他都没有领,便大步走出民政局。

    阳光照在他身上,那背影看起来却哀凉而惆怅。

    姜茕茕嘿嘿笑着:“乔乔,我猜他现在心里肯定后悔死了。”

    岑乔只低头看着手里两本离婚证,并无心理会步亦臣此刻的心思。这一刻,至少她自由了。

    将两个证书收入包里,和姜茕茕道:“我们去公司吧。”

    “好嘞!”姜茕茕挽着她的手,两个人一起走出民政局。姜茕茕转头看她,“乔乔,今天这么大的喜事,你怎么看起来一点都不高兴?”

    岑乔好笑,“好歹是离婚,难不成我还得给自己放个礼花庆祝一下,才叫高兴呀?”

    “那可不!你这是脱离苦海,当然得庆祝。况且,你现在恢复了单身,以后不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和商总在一起了吗?”姜茕茕说到最后,暧昧的拿肩膀撞了下岑乔。

    可是,岑乔面上并无喜色,反倒更添愁绪。

    姜茕茕神经再大条也已经发觉了不对劲。

    “你和商总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

    “没事。”岑乔摇头。

    显然是不愿多谈。

    姜茕茕也就没有再多问。岑乔的心思,她隐隐也能猜到一些。

    姜茕茕开车,岑乔坐副驾驶座上,两个人一起往公司去,岑乔的手机就在此刻响起。

    是商临钧来的电话。

    刚到10点,他现在的飞机,应该马上要起飞了。岑乔猜测他应该是在关机前给自己打电话。

    她握着手机,耳边响起的是步亦臣刚刚和自己说的那些话。

    她在步亦臣面前,佯装无事,可事实上,那些话却像针似的,每一个字都是她的痛脚。

    “乔乔,你怎么不听电话?”姜茕茕转过脸来,扫了眼屏幕上的名字,又看她,提醒:“是商总。”

    岑乔回过神来,沉吟一瞬,将电话接起贴在而边。

    “商总。”她打招呼。

    “关机前,想听听你的声音。”

    商临钧的声音,透过电波传来,依旧是那样温柔,却让岑乔心里无比难受。

    在田恬面前,他应该也是这样温柔的吧?

    岑乔闭了闭眼,缓下心里的情绪。睁开眼,将视线远远的投到窗外,一会儿才启唇:“商总,昨晚的条件,你已经答应我了,一定会守约吧?”

    商临钧抿唇不语。

    “你沉默,我就当做是认同了。”岑乔继续道。像是不愿自己和他再有多的纠缠,便迅速道:“我挂了。”

    “岑乔。”他出声将她叫住,语气低沉。

    岑乔的动作,停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