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章 诱惑
    ,精彩无弹窗免费!

    岑乔提着包离开。

    走出几步,顿住脚步,回头。

    电梯的门,已经关上。那个人,再也不见。

    岑乔想起他的咳嗽声,心里揪紧。

    原来,牵挂一个人,是连几声咳嗽,都能牵动自己的情绪。

    吁口气,甩开那些零碎的情感,往会议室走去。

    今天不过是首轮投标,日安医疗那边的准备工作做得相当充分,岑乔早就看过标书,首轮完全没问题。只不过,如果真是内定了,他们前期做的都是无用功。

    岑乔有心事。

    会议室里陆续也进来了不少人,没一会儿就热闹起来。步欢颜也跟着进来了,见到岑乔,觉得奇怪,“你是来这儿投标的?”

    “来参观。”岑乔淡声回。

    “你从哪搞来的投标资格?你这样的公司,根本就不在元盛招标范围内。”

    岑乔没回答。

    步欢颜直接在她身边坐下,又想起那日她坐在商临钧车上的画面,“岑乔,你该不会和商总……”

    “你乱说什么?”岑乔打住了她的话,从四周扫了一眼。

    见无人听见她们俩之间的话,才放下心来。

    步欢颜努努嘴,“也是。他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你一个二婚的女人,他图什么?”

    步欢颜说完,挪到离她远远的位置坐了。

    岑乔心里有些堵。

    首轮投标出来,一行人陆陆续续的离开。岑乔也在这群人的行列里。

    等电梯的时候,专用电梯门忽然打开。岑乔下意识往那边看去,没见到商临钧,却见到余飞。

    余飞是商临钧身边的红人,其他人见到他,就和见到商临钧似的。

    一行人都赶忙和余飞打招呼。

    余飞的视线却只笔直的看着岑乔。

    “能等等再走吗?”余飞隔着人群问。

    大家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照不宣的笑着,一副很懂的模样。只道“不打扰”后,进了电梯。

    岑乔知道他们是误会了,但此刻也无意解释。唯有步欢颜拧着眉看着这一幕,心底又多了两分心思。

    等到其他人都陆续走了,余飞才问:“岑小姐来投标?”

    岑乔点头,又问:“有什么事吗?”

    余飞道:“既然都来元盛了,不如上去看看商总再走?”

    岑乔有些意外余飞的请求,到底还是摇头,“还是不了吧,也不太方便。”

    这里是元盛,不是什么其他地方。

    “刚好到了中午,大家都在食堂。顶楼无人,也没什么不太方便的。”

    “商总找我有事?”

    “商总倒是找你无事,是商总有事。”

    “余助理,你这话说得像是绕口令似的。”

    “商总咳嗽了大半个月,一直不见好。昨天开始发烧,今天又在楼上开了一上午的会,没去医院,我担心是肺部感染。现在还撑着,在批文件,我劝不动他。”

    岑乔心里一紧。

    ————

    岑乔乘专用电梯上楼。

    56楼,有大半的空间是会客室。剩下的是三间会议室,一间秘书室,一间特助办公室,一间是总办。

    此刻,顶楼空无一人,静谧得有些冷清。

    这就是他工作的地方。

    岑乔站定在办公室外,沉吟一瞬,试探的敲了敲门。

    里面无声。

    门却被推开了一条缝,原来门并没有关上。

    岑乔透过门缝,往里面看了一眼。

    只见宽敞的办公室里,他正仰靠在大班椅内。椅子是朝窗口的,背对着她。

    从岑乔的方向看过去,看不到他此刻的神情,只能看到他仰着的头顶。

    岑乔站在门口,出神的看了好一会儿。只看着那露出的头顶,心底便觉五味陈杂。

    原本以为可以放下的,其实不过是自欺欺人。

    还是会为他担心,为他紧张。

    她推门而入,踩着高跟鞋,往办公室里走。已经尽可能的放轻脚步,但鞋跟还是扣着地面,发出清脆的声响。

    他应该是睡着了,这样的声音也没有惊醒他。岑乔无心环顾他的工作环境,只朝他走近。

    他的确睡着了。

    可是,整张脸看起来红得不正常。

    即便是睡着,眉心也痛苦的紧揪着,鼻尖上有一层细密的汗。似乎是太冷的缘故,他身子轻微发抖。

    岑乔心跳一顿,几乎是下意识抬手盖在他额头上。

    超高的温度,烧得心惊。

    “商总,醒醒。”她拍他肩膀。

    他没动静。

    岑乔心急的蹲下身,贴在他耳边唤他,“商临钧,商临钧……你醒醒!”

    忽然,手腕上一股冰凉感传来,搭在他肩上的手,被一只大手扣住。

    下一瞬,她人已经被扯到男人腿上坐好。

    岑乔一惊。

    他醒了?

    手撑着他身后的椅子,忙要起身站起来,被他箍住腰,重新按下。

    “乖,别动。”他仍旧闭着眼,声音沙哑。

    那一声“乖”,温柔得像是轻哄,却是让岑乔酸了眼眸。

    她分不清他此刻到底是清醒的还是仍旧在睡梦中,只问:“你醒了吗?”

    “嗯。”他从鼻腔里应一声,很重的鼻音。

    停顿了一会儿,才终于缓缓抬起眼来。

    显然是极不舒服,眼睛里蒙着一层轻浅的薄雾,让他看起来有些迷蒙不清醒的模样。

    饶是如此,看到岑乔,唇角牵起一抹淡淡的笑,“你怎么来了?”

    岑乔心里揪扯着,心疼。

    没回答,只道:“你烧得很厉害,打电话让林医生过来看看吧。”

    他没应,反倒看着她笑起来。

    岑乔心里酸胀着,都是担心。这会儿见他笑,不由得有些生气,“都烧成这样了,还笑。也不知道去看医生,还以为自己是又一。”

    “嗯,这就去医院。”没想到,他倒是很听话。哪像余飞说的那样劝不动?

    谁曾想,下一句却是道:“你陪我去。”

    岑乔一时愣住。几乎要克制不住的点头答应。

    回神,却只道:“还是让余飞陪你去吧,他很担心你。”

    “你不担心?”商临钧眼神直直的盯着她,像是要将她看穿似的。

    岑乔有些怅然,说不担心的假话,她说不出来。在电梯里听他咳嗽,已经让她挂心。

    抬目看他一眼,“我让余飞进来送你去医院。”

    她正要起身,只听到他忽然问:“你真的还想诱惑步亦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