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 他的吻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她正要起身,只听到他忽然问:“你还想去诱惑步亦臣?”

    “什么?”突如其来的话题,让岑乔有片刻的疑惑。

    商临钧靠在椅靠里,目光深重的看着她,“在一楼,和你前小姑子不是这么说的吗?”

    岑乔明白过来。

    原来,他还真听到了。

    “你也会偷听人讲话。”

    “你也会想吃回头草。”商临钧回敬她。

    岑乔直言,“我和她说的不过是玩笑话。好不容易才离婚,我没那么傻。”

    他神色舒缓一些,但语态依旧郑重,“这种玩笑话,以后最好别再说,免得造成误会。”

    “他不会,结束了就是结束了。”

    “我指的是自己。”他看定她的眼,又补充一句:“我会误会。”

    那四个字,像鼓棒敲在她心湖里。

    岑乔心里掠过一丝涟漪,心弦几番颤动,一时没有出声。

    就在此刻,门外,忽然响起敲门声。岑乔回神,从他腿上站起身来。朝门口看了一眼,又低头看他,“既然你醒了,就去医院吧。”

    这一次,商临钧没有再拦她。只听到余飞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商总。”

    “进来。”商临钧应声。

    余飞推门而入。看一眼坐在大班椅上的人,又探寻的神情看一眼旁边的岑乔,很明显是在问有没有说服他。

    岑乔点头示意,余飞这才像是松了口气的样子。

    “去备车吧。”商临钧吩咐余飞,将桌上的文件合上。

    余飞应一声,没有多留,走出办公室。

    岑乔也想跟着余飞一起出去,只听到身后的他突然开口:“你今天来元盛投标?”

    话题绕到工作上,岑乔脚步停顿,回头看他,“嗯”了一声。

    商临钧站起身,收拾桌面。

    “并非我看不起你——”他抬起头来,双目静淡的看着她,“你们c&j公司并不具备元盛任何项目的投标资格。”

    “日安医疗同我们合作。所以,这次我不算代表c&j公司来的。”

    “原来如此。”听她这样说,商临钧挑了挑眉。良久,意味深长的目光始终投射在岑乔身上。

    那眼神,让岑乔有些窘迫。

    她知道,她能拿到这次和日安医疗的合作,全都是因为商临钧。

    这多少也算利用——她本可以和他卢东兴把她和商临钧现在的关系说清楚,可是,她没有,反倒还顺势接受了卢东兴的建议,与他们合作。

    岑乔很难猜测得到商临钧此刻会怎么想自己。

    “卢东兴一直是个聪明人。”好一会儿,商临钧只说了这么一句话。将桌面收拾好了,迈步往外走。

    经过岑乔的时候,颇有意味的深目看她一眼,“你应该多向他学习。”

    “学什么?”

    “学着怎么讨好人。”商临钧拉开办公室的门,往外走。

    “……”岑乔跟上去,在他身后咕哝,“应该是学习怎么讨好商总吧?”

    “你不笨,但总做笨蛋才做的事。”他回头睐她一眼。

    岑乔努努嘴。

    他的意思是,推开他,是笨蛋才会做的事?

    岑乔没有再接话。两个人,在电梯前站定。岑乔想起之前自己晕头转向的上了他的专用电梯的事,有些窘,伸手便要摁普通电梯。

    可是,还没摁下,他轻悠悠的声音已经飘了过来,“不要浪费我们公司的公共资源。”

    “……”岑乔手指一颤,停下了。

    那边,专用电梯的门已经开启。商临钧下颔往里面比了比,“这边。”

    岑乔叹口气,依言上了专用电梯。

    商临钧在她身后跟进。

    电梯里,两个人并肩而立。还像之前那样,两个人都没有谁主动说话。他似乎是难受得更厉害了,两手时不时的紧捏着眉心。

    “没事吧?”

    岑乔到底是忍不住先开口。

    商临钧半掀起眼帘,看到那张忧心忡忡的脸,只问:“你看我这样,像没事吗?”

    “是不是很晕?”

    “有点儿。”

    岑乔往他身边靠了靠,“你要觉得晕,就往我肩上靠一靠。”

    商临钧没应声。

    岑乔疑惑的转头,下一瞬,男人那张绝俊却因为发烧而通红的脸乍然在自己眼底无限放大。

    他旋身过来,单手撑在电梯壁上,将她禁锢在了电梯壁与男人胸膛之间。

    岑乔睫毛轻颤,甚至来不及呼吸,下颔已经被骨节分明的长指挑起。

    男人冰凉的唇,吻在了她唇上。

    她一颤。

    握着包的手,绷紧。

    这男人是个高手,一遇见,总能轻易叫人迷了心智。岑乔强抓着几分理智,伸手抵着他的肩膀,要将他推开。

    可是……

    推开的动作,还没用力,唇上的压力,突然一点点、一点点松懈下去。

    而且,他唇上的热度更凉了,像是没有温度一样。

    不对!

    太不对劲了!

    下一瞬,男人的唇,从她唇间滑开。

    他身体往前栽去。

    “商临钧!”

    岑乔低唤一声,两手缠住男人的腰。而他,已然昏厥,失去了知觉。

    ————

    电梯,一直降到最底层。

    电梯门开的时候,余飞已经等在外面。

    见到里面的画面,也是惊了惊。

    岑乔急得不行,“他昏过去了,赶紧送医院吧!”

    余飞将车钥匙丢给岑乔,“岑小姐,麻烦你帮我把车门打开。”

    岑乔踩着高跟鞋,紧步跑过去,将车门拉开。余飞将他扛进去,让其在后座躺平。

    安顿好boss大人,余飞和岑乔道:“岑小姐,得麻烦你坐前座了。”

    岑乔想了想,摇头,“你们赶紧去吧,我就不去了。”

    余飞意外一瞬。

    岑乔低语:“他病这么严重,公司上上下下肯定不少人会去探望。我不去给你们添麻烦了。”

    岑乔想得细,但也确实是这么一回事。

    余飞就也没有再说什么,点头,上车。岑乔不放心,想交代什么,但最终又是什么都没说,只看着余飞开着车过了个拐角,出了车库,彻底消失在她眼里。

    岑乔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才慢吞吞的往车库外走。

    一想到他刚刚那般虚弱的样子,内心里就有几分难以言说的怅然和揪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