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章 他不是凡夫俗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和我们商总什么关系?他生病住院,你来看什么?”岑茵警惕的盯着她。那副样子看起来格外的敏感。

    语气里更是充满了强烈的占有欲。那一个“我们”,仿佛已经将商临钧占为己有。

    岑乔沉默,眼神复杂的看着面前这位痴情女子。

    就这片刻的安静,让岑茵心里不安,“姐,你们到底什么时候熟的?”

    “不熟,只不过是我最近和一家公司合作,投了元盛的标。”岑乔终于缓缓开口,看了岑茵一眼,“今天去元盛时,看到商总被送进了医院——公司派我过来探望病情。”

    岑茵半信半疑,“这么晚来探病?”

    “你来得也不早。我开完会就过来了。”

    “那既然是探病,你怎么什么都没带?连水果都没带上两个。”

    岑乔看看她手里的东西,再看看自己光着的两手——确实很说不过去。

    但很快的,她从包里翻出一个红包来,“有这个就够了。”

    还好她包里都随身携带着红包。不过,红包里是空的。

    岑茵像是终于相信了,“噗”的笑出声,“姐,你真俗气。”

    “生意人,哪个不俗气?”岑乔不以为意。

    那边,问询台终于查到了商临钧的房间号,“小姐,商先生在v2009号房。”

    “好,谢谢。”岑茵道谢,回头唤岑乔,“姐,我们一起上去吧!”

    “你先上去吧——你提醒我,我应该再去买束花。”岑乔不愿和岑茵一起上楼。商又一那小家伙在楼上,她担心穿帮。

    可是,岑茵却执拗的挽住她的手,“别买了!不有红包吗?姐,其实我一个人去要紧张死,现在正好有你。你给我打气,我就不会那么紧张了!”

    岑茵不由分说将岑乔拽进了电梯。

    岑茵紧张的抱着花,望着那跳跃的数字,又摸了摸自己的头发,转身问岑乔,“姐,你看我,头发有没有乱?衣服穿得没问题吧?你说,他会喜欢我熬的汤吗?我试过味道了,其实还不错。”

    岑乔看了她半晌,目光郑重了些,到底是没忍住,“岑茵,他有未婚妻的事,你是知道的。”

    “……”岑茵嘴一扁,“姐,你别扫我的兴!”

    “我是提醒你,你应该清醒一点。”岑乔有些恍惚,不知道这话到底是说给岑茵听,还是说给自己听的。

    “我很清醒!她哪门子的未婚妻?他们根本就没有订婚。退一万步讲,就算真订婚了,那又有什么关系?他们也没结婚!”岑茵说到这,看了岑乔一眼,又嘀咕:“何况,就算结婚了,还有像你这样离婚的。”

    岑乔目光深重了些。

    岑茵被看得很不舒服,别开脸去,“你别这样盯着我,我说的都是实话。”

    “我告诫你,是不希望你越陷越深,免得到头来得到的只有伤害。”

    “就算受伤那也是我自己的事,我乐意。”岑茵看她一眼,“姐,你能不能别教训我了?我要是你,操心自己的事还来不及。”

    岑乔再次被岑茵噎了下,一时无话。

    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僵凝。

    好在,就在此刻,电梯已经到了。两个人并肩走出电梯,岑茵在一旁连续深呼吸,调整情绪。岑乔从包里拿了两万现金塞进红包里——事实上,这两万块原本也是之前她要还给他的。现在给他,不过是又一次物归原主。

    岑茵看着她塞钱,啧啧两声,“姐,你说你也工作这么多年了,怎么还这么不懂人情?”

    “你懂?”

    “我别的不懂,但是我们商总我是懂的。他最不缺的就是这个!”岑茵手指在钞票上点了点,“你要送他这个,我估计他正眼都不瞧你一下。”

    “没有谁会嫌钱多。”

    “那都是俗人。我们商总和那些俗人不一样。”

    “你别把他神化了。什么不一样?还不都是凡夫俗子。”

    岑茵有些生气岑乔如此“诋毁”自己心目中的男神,哼一声,“鸡同鸭讲,不说也罢。”

    岑乔也无意和她多说。

    两个人,各怀心思,站定在2009病房前。

    岑茵紧张得连手都不知道往哪放了。先前那一腔澎湃的情意,到这会儿却都蔫了。捧着花,直往岑乔身后躲。

    “姐,你敲门。”

    岑乔回头看她一眼,抬手敲门。

    一会儿,传来男人的声音,“请进。”

    两个字,依旧是透着沙哑。

    岑乔想起商又一微信上说的那些,心里揪成一团。她深吸口气,推门而入。

    病房,是豪华的套间。

    率先走进的是一间迎客厅。

    迎客厅里,此刻灯火通明。茶几上摆着许多水果,墙边上全是各种各样的鲜花,让整个屋子都香满四溢。

    很显然,今天来这里探病的人,只怕是络绎不绝。

    岑茵有些讪讪的看一眼手里的花。

    岑乔没有停顿,又推开了里面那扇门。

    门内,很安静。

    只见商临钧正半靠着床头,腿上摆着文件。身上是一件病服,床头昏暗的灯光将他笼罩着。普通的病服穿在他身上,却仍旧掩盖不住他非凡的气质。

    一旁长长的沙发上,商又一蜷缩成一团睡着了。手里还捏着巧克力棒。长长的睫毛垂下,扑在她嫩白的小脸上。

    岑乔几乎是下意识的要走过去,将他手里的巧克力棒抽走。一想到岑茵,脚步顿住。

    岑茵一进来,目光就痴痴的落在商临钧身上,抽也不曾抽开。

    商临钧听到动静,抬起头来。

    乍然见到岑乔,神色一顿,眸中掠过一抹亮色。

    后来她之所以没回消息,原来是直接来了医院。

    “商总。”身后,岑茵的声音,将他的思绪拉回来。

    商临钧的目光,从岑乔身上移开,落向岑茵。似乎是有些疑惑,又回来看了岑乔一眼。

    岑乔跟着打招呼:“商总。”

    两个字,疏离客气。

    商临钧不着痕迹的微微皱眉,但很快又恢复如常。

    合上手里的文件,淡声问:“你们怎么来了?”

    “我也是下了班才听说商总住院的事。”岑茵鼓足勇气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