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章 他喜欢我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也是下了班才听说商总住院的事。”岑茵鼓足勇气开口。将花摆到床头,又将手里提着的鸡汤放在床头,“这是我熬的鸡汤,商总,您要是饿了,可以拿来喝,就是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说到后面,因为害羞,她声音越低了些。

    商临钧扬唇,淡淡一笑,绅士又有涵养的冲她颔首,“谢谢,有心了。”

    岑茵脸蛋一红,“没事,没事,我……应该的。您要喜欢,我每天都熬也没关系。”

    最后那句话,让商临钧的目光在她身上顿了顿,眉宇间染上几分沉思。

    这话意味很明显,岑乔知道,以商临钧的智商和情商,不至于看不穿岑茵的心思。

    她探寻的觑着商临钧的神色,只见他面上并没有任何多余的波动。甚至,目光也没有在岑茵面上做任何停留,只是一转眼,忽然看向了自己,“你呢?”

    “什么?”岑乔问。

    “岑茵给我送了探病礼物,你两手空空?”商临钧视线从她身上逡巡而过。

    岑乔从包里淡然自若的取了红包出来,放在床头。

    “礼物?”商临钧挑高眉。

    “嗯。”

    她往后退一步。

    尽量让自己的神态平静如水,疏离客气。但愿岑茵不会瞧出什么端倪来。

    “岑小姐好心思。”商临钧这话说得让人辨不清心思,“我今天收了不少礼,倒也还是第一次收到这么直接的礼物。”

    岑乔扯唇一笑,“商总喜欢就好。”

    “自然喜欢。”商临钧将红包拿过,“没有谁不喜欢钱。”

    岑茵在一旁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不知道为何,明明她也是来探病的,可是,这会儿自己站在这儿,竟像个多余的人似的。

    岑乔被岑茵看得百般不自在。见商临钧看起来好像没太严重的样子,不愿再在这多逗留。只道:“商总,时间也不早了,我们不便多打扰。您休息吧。”

    话说完,岑乔便要走。

    商临钧目光深远的望着她,“人都来了,不想和我谈谈投标的事?”

    这话一出,岑茵的视线也朝岑乔投了过来,让岑乔心里“咯噔”一响,漏跳一拍。

    “等商总身体好一些,我一定会再来麻烦商总的。”岑乔淡声回应,往病房外走。走到一半,回头,见岑茵没有跟上来,她回身去拽她,“还不走?”

    “姐,现在时间也不算太晚。”岑茵不想这么快就离开。她难得才见商总一次。今天走后,下次再见又不知道要什么时候了!

    “再不走医院就要关门了,你还想在这待一整夜吗?”

    岑茵咬唇,“待一整夜就待一整夜,也没关系。”

    说完这话,目光朝床上的男人逡巡而去,含娇露羞。

    商临钧穿着病服从床上下来,“我送你们下楼。”

    “不用这么麻烦,我们……”

    “商总肯定在床上躺了好久了,走走对身体更好。”岑茵将岑乔的话打断。比起岑乔的推拒,她激动又兴奋。

    岑乔不好再说什么,只得保持沉默。

    一路出去,岑茵离得商临钧很近,那架势恨不能贴着他走才好。

    岑乔只当做没看到,目视前方往电梯的方向走。

    商临钧也像是没有察觉到岑茵的意图似的,全程都没有给予任何多的回应。

    “商总,医生有说您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吗?”岑茵找着话题和他聊着。

    “很快。”他回应得很淡。

    “那就好!听说您住院了,我吓坏了。”

    “有心。”他依旧只有两个字,面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岑茵有些讪讪,实在挤不出其他话题来,也就沉默了。

    好一会儿,似乎突然想起了新的话题来,又道:“商总,听我姐说,她现在有在元盛投标。以前我姐都帮我姐夫做事,最近才出来自己做自己的,你别看她是个女孩子,但她其实很有实力。”

    “姐夫?”商临钧抓了个重点,意味深长的咀嚼这两个字,视线朝岑乔的背影投射过去。

    岑乔回看过来,视线和他乍然对上,心跳微乱。而后,又移开,好看的眉心微微皱起,不快的落向岑茵,“你在胡说什么?”

    岑茵淘气的吐舌,低声和商临钧道:“其实现在不能算姐夫了,我姐和他已经离婚了。”

    “岑茵!”岑乔训一声。

    “我说的是实话嘛。”岑茵丝毫没觉得这种私事拿出来说有什么不合适。她只觉得商总对这话题似乎很感兴趣。她道:“离婚也没什么不好的。爸妈说有个还不错的人,要安排时间让你去见见。”

    听到岑茵这话,岑乔不知道为何,竟下意识朝商临钧看去。是怕他误会?

    商临钧目光深邃,眼神又沉又重,“岑小姐行情很好。”

    这话,岑乔怎么听都觉得颇有讽刺意味。

    反正听着不那么舒服。

    “无聊!”她面无表情的道,也不知道是和岑茵说的,还是和他说的,

    电梯,正好到了。

    岑乔率先进去,而后才叫人,“岑茵,你走不走?”

    岑茵恋恋不舍的看着心上人,心里百般不舍,但对方并没有挽留的意思,她也不好厚着脸皮再逗留。

    “商总,那我们下次再见。”

    “嗯。”商临钧淡然颔首。

    岑茵磨磨蹭蹭的踏入电梯。

    岑乔还生气呢,也没有和他多说再见的话。却能感觉到,他的视线始终凝在自己身上。直到电梯门关上,那种压迫感才终于消散些。

    “姐,你刚刚为什么急着走?”没曾想,岑茵率先发难,脸色不快。

    “礼送了,人也看了,还不走,留下来等天亮吗?”岑乔语气也不好。

    “是真时间不早了,还是你有什么其他意图?”岑茵觑她。

    岑乔皱眉,大抵是心虚,所以越不耐烦,“我能有什么意图?”

    “你也看出来,商总其实对我挺有好感了,对吧?”岑茵有些得意,“你现在也知道你之前教训我的那些话,都不成立了?你放心,我根本不会取笑你。”

    岑乔有些错愕,“你怎么会觉得商总对你有好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