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章 对这个男人,掩不住的关心
    ,精彩无弹窗免费!

    岑乔有些错愕,“你怎么会觉得商总对你有好感?”

    岑茵道:“我们才一进去,商总就表现出很高兴的样子,你没注意到吗?”

    “……是吗?”

    “后来,他用标书的事留你了,你总注意到了吧?”

    “这也能看出他对你有好感?”

    “他是我直接领导,要出言留我,当然不合适。可是,我们是一起来的,他用工作留下你,就等于是留下我了。”

    “……”

    “还有,他身体这么糟糕,竟然还起身送我们!你是没注意到电梯门关上之前他看我的眼神——”说到这,岑茵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了,面上有淡淡的潮红,像小女儿的娇羞。

    岑乔深目看着岑茵,心里一时间各种情绪都有。没有再说让她清醒之类的话,她知道,此刻的岑茵完全陷在自己的臆想中不可自拔,她说再多提醒的话,不过是徒劳,她一句都听不进去。

    一阵手机铃声,乍然在电梯里响起。

    狭窄的空间里,这铃声显得特别的突兀。

    岑乔回神,将手机从包里取出来。屏幕上闪烁的字,让她晃了下神,脸色微变了变。

    岑茵见她脸色很奇怪,探头去瞧,“谁啊?”

    岑乔反应迅速,将手机屏幕挡住,“没谁。”

    迟疑一瞬,又觑了眼岑茵。岑茵见她这动作,眯起眼来,暧昧的瞧着她,“姐,你在瞒我什么?”

    岑乔被岑茵盯得有些心虚,却还是理直气壮的样子,“我能瞒你什么?”

    她没接电话,只是将手机放回包里。

    “你别骗我了!你在谈恋爱,对不对?上次遇到姐夫,他什么都和我说了。”

    岑乔眉心一跳,声音冷沉了些,“他还和你说什么了?”

    “上次我逛商场的时候,正好撞见他和那个小三一起买衣服。我气不过,所以说了他两句。结果他说你也有新的交往对象了。他还说,那人不靠谱,已经早就有要结婚的对象,你是被人耍了。姐,如果真像步亦臣说的那样,我看你还是趁早和那人散了。你要再找男朋友,真应该打开眼睛找……”

    听岑茵这么说,岑乔心知步亦臣应该没具体说。也是,如果岑茵知道,她的生活恐怕早就被闹翻天了。

    悬起的心,稍微放下来。

    就在岑茵还在絮叨的时候,电梯门开了。

    岑乔只好打断她,“走吧,时间也不早了。”

    她说着,率先跨出电梯。

    岑茵跟上去,劝她,“我知道你嫌我烦,但是,姐,爸妈给你找的肯定比你自己找的靠谱,你真可以去试试看。”

    岑乔回了一句:“步亦臣也是爸妈找的,你觉得靠谱了吗?”

    “……”岑茵一时语塞。

    “上车吧。”岑乔不想再和岑茵探讨这种话题,给她拦了辆出租车。

    “姐,一起走吧。”

    “不了,我们不顺路。”

    “那你什么时候回去呀?”

    “等忙完这两天。”

    “好,那我和爸妈说去。”

    岑乔送了岑茵上车,眼见着出租车离开,淹没进车流中。她在路边怔忡的站了一会儿,将手机从包里取出。

    他的电话只打过一次,便没有再打过来,想来,应该是没什么重要的事。

    岑乔继续拦出租车,正要将手机收回去。可是,就在此刻,手机再次响起。

    屏幕上闪烁的“商临钧”三个字,让她迟疑一瞬,看一眼已经远去的岑茵的车,才将电话接起来,贴在耳边。

    电话里,一时安静无声。

    谁也没有先说话。

    好一会儿,能听到的都只有彼此的呼吸声。

    他们之间,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电话联系过。她原本以为,他们之间,那一次便是真正的断了。

    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一个月,她总会时不时的看手机。

    在寂静的夜里,辗转难眠。

    “喂。”终于,她先开口。一个字,声音里,莫名透着几许涩然。

    “到哪儿了?”他的声音,含着沙哑,在夜里听起来越觉温柔。

    “医院楼下。”

    “上来。”商临钧只有这两个字。

    岑乔站着没动。

    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医院vip大楼。那儿,每个房间还亮着灯。

    “把小家伙带走。他不能睡一晚上的沙发。”商临钧的声音再次传来。

    岑乔还没应,一辆出租车在她身边停下。司机探出头来,“姑娘,走吗?”

    岑乔迟疑一瞬,摇头,“不走了。”

    司机驱车而去。那边,商临钧似乎对她的回答很满意,低低一笑,柔声道:“我等你。”

    岑乔暗骂自己没出息,强调道:“我上去接了又一就走。”

    商临钧依旧只道:“好。”

    岑乔直接挂了电话。提着包重新折回医院,一边懊恼的拍额头。刚刚为什么非要强调最后那句呢?简直就是欲盖弥彰,越描越黑。

    直接去2009房间,第二次来,熟门熟路。

    岑乔敲门进去。

    病房里,并没有人。

    他不在?

    岑乔环顾一圈,也没见到人。

    反倒是沙发上,小东西还保持着刚刚的姿势睡着,连翻身都没有,手里还抓着那根巧克力棒。

    “你爸真行,也不帮你拿掉。”岑乔嘟囔着走过去,小心的将孩子手里拽着的巧克力棒抽走。

    “没有他,你就真不打算再回来?”身后,忽然传来男人熟悉的声音。

    岑乔惊得转过身来。

    商临钧穿着病服,站在他身后。两手兜在口袋里,从上而下的看着她,神色幽沉。

    “你走路怎么都没声的?”怕吵到孩子,岑乔的声音仍旧是轻的,“你从哪冒出来的?”

    “一直在露台上。”商临钧好看的下颔,往露台的方向比了比。

    那就难怪了。

    外面黑漆漆的,她并没注意到。

    岑乔从上而下的看他一眼,见他神色间还有疲色,心里隐隐作痛。

    直到现在,才终于问出口:“你是什么情况?严重吗?林医生看过没?要住多久?”

    商临钧刚刚凝重的神色,在她一连串的问题下,终于缓和过来,有了。

    他含笑望着她,“你一下问这么多问题,我应该先回答哪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