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章 乔乔,为了我,勇敢一点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他含笑望着她,“你一下问这么多问题,我应该先回答哪一个?”

    岑乔也望着他,“那你就一个个按顺序回答好了。”

    商临钧始终含笑,没有回答,反而是往前跨一步,突然逼近他。

    男人身形高大,这样突然靠近,让岑乔呼吸一紧。下意识要往后退一步,可是,身后是小东西睡着的沙发,根本退无可退。

    眼见他眼底的笑意更深,仿佛故意想看她窘迫的样子似的。她便绷着身板,抬起下颔,直直的迎视他,“你靠我这么近干什么?”

    两个人,几乎要贴到一块儿。

    商临钧站定了。

    从上而下的看着她,眸色像张巨大的网,仿佛将她网在其中,让她呼吸困难。

    “你是我的谁?为什么我要回答你这些问题?”商临钧的话,一下一下击打在岑乔胸口上。

    岑乔抬目看着他,心里各种酸涩在流转着。最终,落寞的神色收起,眼神移开去。轻舔了舔唇,才道:“……那我走了。”

    四个字,在暗夜里,听起来有些萧索。

    她低下了头,侧身,擦着他的肩膀,想要离开。

    可是,刚迈出一步,被他拦腰抱住。

    岑乔一惊,念及孩子睡着,不敢呼出声。下一瞬,人已经被扛起,直接甩在了身后偌大的病床上。

    她躺回柔软的床上。

    蓬松的长发,摊开在被褥中,将她巴掌大的小脸衬得越发的白净似雪。她呼吸喘着,头顶上的灯光从上而下落在她眼里,眼波流转,顾盼生辉,连那轻浅的呼吸里,都散发着致命的诱惑。

    商临钧单手撑在她身侧,出神的看着。

    仿佛已经许久没有这样好好见过她,另一手,情难自禁的撩开她嘴角咬着的发丝,长指在她颊上轻轻流连。

    男人指尖的热度,熨过她的肌肤,烫进心尖上。岑乔睫毛抖得厉害,越是留恋,心里越发酸涩。

    她深目看着他,有些呼吸不稳的道:“看来,你其实好得很,什么事都没有。”

    “我若真什么事都没有,你就打算一直避着,再也不来见我?”

    岑乔别开脸,没说话。

    商临钧将她的脸掰过来,深深的吻上去。她重喘一声,感觉到男人滚烫的气息——他的体温并不正常。

    很烫。

    岑乔心里一惊。

    两手抵着他的肩膀,原本要推开他。可是,手却转了个方向,往他衣领中探去。

    他的唇,贴着她的,低低一笑,呼吸更乱,“想要?”

    两个字,透着致命的诱惑。

    这个男人,真是要命!

    岑乔心里暗叹一句,柔软的小手更深的往他胸口上抚着。

    果然……

    好热。

    那不是正常的热度。

    他还在发烧。

    “现在想要,我们恐怕得换个地方才行。”他显然误解了她的意思。牙齿轻轻的,又充满情·色意味的咬着她的下唇,与她哑声说话。

    在岑乔面前,他商临钧根本经不起一点点诱惑。

    重喘一声,他将她从床上轻而易举的抱起。大掌托住她小巧的臀·瓣,让她笔直匀称的腿,盘在他腰间。

    他难耐的继续吻着她的唇,低叹道:“去外面。里面让给那小家伙好了。”

    “不是……”岑乔也被他太过高超的吻技,弄得乱了呼吸。而且,他某处正强悍而又充满侵略的抵着她,这让她很难不想起之前那晚他们俩在m-酒店发生的一切。

    她落在他胸口上的小手,被热汗湿了一片,“商临钧……”

    三个字,声音发颤。像是唤他,又更像是耐不住的娇·吟声。掌心下,男人结实的胸肌,随着凌乱的呼吸,上下起伏,充满雄性荷尔蒙的力量。

    “还是你依然想在床上?”商临钧的目光和她平视,眼底含着深深的**和宠溺。大掌把着她的身体一下一下轻轻揉着,像是把玩着最珍爱的宝贝,“那恐怕得换间病房。”

    “你满脑子里,是不是就只有这个了?”岑乔声音零碎。

    “见到你,这是我最直接的反应。而且……不是你先诱惑我吗?”将她带进外间接待室,他将她抱着,摁在墙上。身体给予了她最直接的反应。

    岑乔口干舌燥,身体太过敏感。热汗从额头,沿着小巧的鼻尖滑下,快要落下,被他的湿润的舌动情的舔去。

    那动作,实在太色情.岑乔受不住,手从他胸前抽出来,有些颤抖,“你误会我了……”

    声线也是颤抖的。

    “误会你什么?”

    商临钧的手,从她的衣摆里探进去。

    岑乔一急,隔着衣服将他的手,扣住。她眼神里晕着一圈因为欲·望染成的湿润,“你发烧了……”

    “这种情况,想要不发烧,恐怕有点难。”他调笑。

    那笑容,仿佛能将人融化成水一样。

    掌心,握住她的柔软,逗弄似的握紧,又松开,再握紧,惹得她惊颤连连,指尖都蜷缩在了一起。几乎快要没有力气支撑,只能攀住他的手勉强不让自己狼狈滑下。

    双目却执拗的盯着他,“你别闹了……你烧得很厉害,让医生进来看看。”

    他笑,“那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烧得也很厉害。脸很红,身体也很烫……”

    他竟然取笑自己!

    她可是一腔好心,担心他呢!

    岑乔气得拿牙咬他肩膀,“不许碰我!放我下来!”

    “你希望我赶紧痊愈吗?”商临钧不但没放开她,反倒是抱着她在沙发上坐下。

    一手箍着她的腰,一手还落在胸前,不抽离。

    岑乔本想说些嘴硬的话,可是,一想到先前他在电梯里昏倒、虚弱又苍白的样子,心一软,所有要强的话都咽了下去,只剩下真心话,“当然希望。我希望你足够强大,强大到不会生病,不会倒下,也不会有人能伤害你……”

    说到后面,她眸色越深。

    他低笑一声,“你当我是铁打的?”

    “如果可以,我真希望你是。”岑乔感慨。如果他真是铁打的,那她的出现,势必不会给他带来伤害。

    仿佛能明白她心底所想,商临钧眼底是更多的动情。一手托住她优雅的后颈,将她小脸抬起头,“乔乔,我就不值得你勇敢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