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章 我是你男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挂了电话,岑乔默默的往厅里走。

    看着放在沙发上的购物袋,岑乔迟疑了下,还是拎在手上。

    岑茵和陆莉莉看综艺看得起劲,没回头来看她。

    岑父岑安走了过来,问:“要回去了?蛋糕还没切呢!”

    “没,我只是出去一下。”岑乔有些不自在的轻咳一声,才道:“有朋友在楼下。”

    岑安撩起窗帘看一眼外面,像是心照不宣。

    “去吧。如果觉得合适,就带进来一起吃蛋糕。”

    岑乔望着父亲,想说什么,欲言又止。

    事实上,她和商临钧哪有什么合适?

    岑乔提着购物袋,拉开门走出去。

    走近了,能看到商临钧正坐在驾驶座上。他将椅子放下一半,半躺在那。

    手臂抬起,压在眼睛上。

    外面的光线有些昏暗,可是,岑乔却莫名觉得他似乎情绪很低落的样子。身在车里的他,像是被一团暗影包裹着。他露出的手腕处,隐隐可见一片大大的青色。

    他是出什么事了?还是和人打架了?

    岑乔心弦绷紧,弯身敲了敲车窗。

    他躺在那,像是没听到,有一会儿没有动静。

    岑乔耐着性子又敲了敲,商临钧这才将手放下,睁开眼来。

    两个人,隔着窗户对望。他眼神深深,眼底的情绪很难懂。

    岑乔退开一步,商临钧便推开车门走了下来。

    “这么晚,你怎么来这儿了?”岑乔还是觉得很意外。

    商临钧颀长的身子靠在车身上,狭长的眸子眯起,望着她,“不欢迎我来?”

    “不是不欢迎。”岑乔回头往后看了一眼,有些担忧,“岑茵也在里面,我只是不想让她误会。”

    “误会”二字,让商临钧眼神浮动了下。

    他觑着岑乔,光影落在他眼底,像是给那双迷人的眼蒙上了一层薄雾。

    在这样的深夜里,看起来神秘,又深不可测,让岑乔勘探不出他此时的心思。

    “误会什么?”他淡淡的问,四个字,听不出情绪起伏。

    岑乔望着他的眼睛,想起田恬,心里突然很不是滋味。

    “之前,你不是问我要怎么谢你吗?”岑乔没有回答他,只是把手上的购物袋递过去,“这个送你。虽然不知道竞标最后的结果会如何,但是我们能有机会参与,也要谢谢你。”

    商临钧将购物袋接过,打开来,看了一眼,随手扔在了跑车顶上。

    “这么大的事,就想一件衬衫打发我?”声线,有些淡漠。

    这话,让岑乔听着好像是瞧不起她这礼物,但她还是装着大方的样子,“我知道平日里你穿的都是高订,这衣服你愿意穿就穿,若是不愿意……你当礼物送给其他人也可以。”

    如果他真当礼物送给了其他人,她发誓,这辈子都不要搭理这个男人!

    商临钧望着岑乔,那眼神像是要把岑乔整个人都看透。

    莫名的,岑乔只觉得心底的委屈,源源不断的往外跑。

    这一整个晚上,她都尽力沉浸在给父亲贺寿的喜悦中,不去想田恬,不去想她和商临钧要结婚的那些话。

    可是,如今商临钧就站在自己面前,那些话,那些低落、悲伤的情绪,伴随着她对这个男人无法自禁的心动,还有她不得不承认的嫉妒,混杂在一起,源源不断的往外冒,一下一下冲撞着她的心。

    是的,她嫉妒了!

    即便自己很不愿意承认,但眼下却不得不正视这种心情。

    岑乔不想让他察觉自己的心思,什么话都没说,别过脸去。

    商临钧走近一步,颀长的身影将她整个人笼罩住。他好看的长指,落在她脸上,将她的脸掰过来。

    模糊的光影下,岑乔酸楚苦涩的情绪再难遮掩。

    商临钧深目望着,再开口声音柔和了许多:“怎么了?”

    岑乔睫毛颤了下,低头看向他的手腕。

    抬手扣住,指腹在他手腕处那片青色的手腕上摩挲了下,她没答反问:“这是怎么弄的?”

    她的关心,让商临钧原本不快的脸色缓和了许多。

    “被砸的。”

    岑乔拧眉,“怎么这么不小心?”

    商临钧觑着她,似笑非笑,“还是为了个没良心的。”

    岑乔疑惑的“嗯?”一声。商临钧突然伸手一扯,把她直接搂进了怀里。

    他鼻尖埋入她发间,轻轻嗅着她的发香。

    怀里她的存在,像是有神奇的魔力一般,只是这样抱着,感受着她的呼吸,闻着属于她的味道,心底那股躁动不安,便已经散去。

    岑乔只轻轻动了一下,他大掌扣住她的脖子,将她搂得更紧些。

    “别动。”他贴着她耳畔低语:“跑这么远,就想好好抱抱你。”

    男人的嗓音,在夜里,听起来格外迷人。

    这句话,更像一句情话,在撩着岑乔的心。

    岑乔乖乖的没动了,靠在他怀里,感受着他的体温。良久才突然开口:“我今天买衣服的时候,遇见了田恬,还有她母亲……”

    她尽量的,想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正常一些,洒脱一些。可是,酸味还是那么明显。

    商临钧没吭声。

    她还是保持着先前的姿势,枕在商临钧肩上,“我听到她说,要尽快和你结婚。”

    商临钧突然低低一笑。

    岑乔被笑得有些莫名其妙,又有些恼火。

    还没说话,耳边传来他的声音,“所以,刚刚是吃醋了,在和我闹脾气?”

    岑乔想否认,可是,否认的话说不出来。

    她突然低头,一口用力咬在商临钧的脖子上。像是个孩子在宣泄情绪一样,又像是只小猫儿在撒娇。

    商临钧没有推开她,也不说话,只是耐心的等她折腾。

    岑乔咬一口,松了口,怕真把他咬伤。

    商临钧含笑,“这就解气了?”

    岑乔望着那唇印,闷闷的低语:“你们要真的要结婚了,你就别……”

    说到这,顿住了。

    搭在商临钧腰间的手不自觉捏紧。

    狠话还没说出口,心却已经一片窒闷,很难受。

    商临钧望着她,明知故问:“别什么?怎么不继续往下说?”

    岑乔闭了闭眼,像是下定了决心才终于说出口,“如果你们结婚是你改变不了的决定,我们就不要再往下……唔……”

    商临钧突然含住了她的唇,将她深深吻住。

    岑乔心一跳,下意识挣扎了下,被商临钧霸道的摁在车身上。

    他的唇,从她唇上移开半寸。他从上而下的望着她,眼神蒙着一层薄薄的迷雾,跳跃着**:“这才是我想要的谢礼。还有……”

    他顿了顿,惩罚的重重含了下她的唇,才继续:“我是你男人!吃醋的时候,正确做法,知道是什么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