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章 你们到底什么关系?
    ,精彩无弹窗免费!

    “姐!”刚把商又一送进学校就碰到了岑茵,岑乔不安的朝着远处的悍马看去,她看不清车内男人的脸,但是她知道刺客他一定注视着这个方向。

    “你怎么会来这里?”岑茵看到岑乔没有理自己,而是朝着不远处的车看去,眉头不由的皱起。

    “你和商总为什么会在一起?”一连串的问题问的岑乔不知所措,她不知道自己此刻应该如何回应岑茵。

    “乔乔。”果然,车上的男人就是这样的不按套路出牌,现在他这样走过来,不是正好证明了她们之间有什么?

    “商总,你怎么会跟我姐在一起?”岑茵此刻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根本就无暇估计眼前的男人是不是自己的上司。

    “我们一起送又一上学。”商临钧看了一眼岑茵淡淡的回应道。

    “我的意思是你跟我姐是什么关系。”听到商临钧淡定的话语,岑茵不禁变得歇斯底里起来。

    “这个,你得问乔乔。”商临钧好笑的看着眼前的女人,他不懂她有什么资格现在这里质问自己。

    “乔乔。”岑茵回味着商临钧的话,转而看着岑乔,“姐,你不觉着你应该跟我解释一下吗?”她看着岑乔眼中是无尽的痛恨。

    什么自己不是商临钧的菜,什么商临钧有未婚妻,什么害怕自己受到伤害,原来这一切的原因不过是因为她岑乔跟商临钧勾搭在了一起。

    “岑茵。”岑乔想要解释什么,可是却发现自己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曾经她也劝说过岑茵让她远离商临钧,可是现在自己却成了商临钧的女人,那么就算她解释了岑茵又怎么会相信自己。

    “怎么?无话可说了?”岑茵看着岑乔冷笑一声。转而对向商临钧,“商总可知道我姐姐是离过婚的女人?”

    “我知道。”商临钧不是傻子,他自然知道岑茵对自己的心思,可是他的心里只有岑乔,而且这个时候他应该让岑乔自己解决,因为对方毕竟是她的亲妹妹。

    “你知道。”岑茵木讷的看着眼前自己崇拜的男人,为什么他可以转变的这么快?明明他喜欢的是自己不是么?

    “若是之前做了什么让你误会的事,我很抱歉,关心你只是因为你是乔乔的妹妹,别无其他。”商临钧看了一眼怀中呆滞的小女人,他知道这样的事情对她来说有些为难,所以自己帮她一把,但是这件事情最终还是需要她自己来解决的。

    “姐,所以你很商总早就在一起了?”岑茵也不是傻子,若是商临钧说了关心自己不过是因为自己是岑乔的妹妹,那么就有可能她们早就在一起了。

    可是既然是这样,为什么她一直瞒着自己,为什么她跟她讲自己有多喜欢商临钧的时候她还可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教育自己。

    呵,岑乔,你真的是虚伪的可以。

    “岑茵,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我跟他……”岑乔想要解释什么,可是不管说什么,都显得那么的苍白,她跟商临钧的的确确早就在一起了,不管之前有没有发生关系,她们都一直在纠缠。

    “岑乔,你不用解释了,我没有想到你这么虚伪,之前你还没有跟步亦臣离婚的时候,我怎么劝你的,我一心一意为你好,可是你却抢我喜欢的人。”岑茵看着岑乔恨恨的说。

    “乔乔。”商临钧拉了拉岑乔的衣角,这个小女人就这样受着?明明她才是正室。

    “商总可知道,我的好姐姐当初是怎样勾引步亦臣的?难道商总不怕自己成为下一个步亦臣吗?等到另一个比你优秀的男人出现后,我姐姐像对待步亦臣一样给你带绿帽子。”岑茵看着商临钧,此刻的她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理智,她一心只想着毁掉岑乔,商临钧本该是她的,凭什么她一个被人抛弃的破鞋也配跟商临钧在一起。

    “岑茵,你最好管住你的嘴,我给你在我眼前说话的机会完全是看在你是乔乔的妹妹,明天开始你不用出现在公司。”商临钧说完遍带着岑乔离开了。

    “岑茵她只是一时糊涂,因为很喜欢你所以……”岑乔想要替岑茵说些好话,但是商临钧根本就不给她这个机会。

    “乔乔,你是怎么在职场上混的?你这个妹妹根本就没有你想的那么单纯。”商临钧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着岑乔,看来这个小女人真的是需要自己来保护才行。

    “岑乔,你现在回家一趟。”商临钧刚把她送回家,就接到了岑安的电话,果然岑茵才是她们的掌上明珠。

    “我没时间,我很累需要休息。”岑乔不想这个时候去面对她们,其实他知道所有的人都会想着岑茵,她在那个家根本就什么都不是。

    “夫人……”自从岑乔搬过来以后,商临钧就命令所有人改变了岑乔的称呼,他说岑乔是这里的女主人,所以以后都称呼她为夫人,虽然岑乔也拒绝过,但是架不住商临钧的霸道和执拗。

    “我没事儿。”管家妈妈的关心对岑乔来说是那么的可贵,从小陆莉莉对自己就不冷不热的,等到长大了偶尔给一次好脸色必定也是要从自己身上讨回些什么的,可是管家对她却是那种出自真心的关心。

    “您好好歇歇吧,我看你脸色不太好,等一下我给你熬些汤,你也补一补。”管家是从心里喜欢岑乔,虽然她有一次失败的婚姻,但是这些日子相处下来,她发现岑乔真的是个很好的孩子,更何况先生和老夫人都不介意她的过去,她一个下人就更加不会介意了,只是老爷那边真的是不那么好交代,只希望到时候岑乔能够少吃些苦头。

    “好,那就麻烦您了。”岑乔说完就朝着二楼卧室走去,她现在是真的不舒服,昨天被商临钧折腾了一夜,今天早上又遇到岑茵。

    “岑乔呢。”人还没有睡熟,就听到了一个尖锐的声音想起。

    岑乔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这母女二人还真的是一刻都不能清闲。

    “你们是什么人?”管家妈妈向来看不惯这种恃强凌弱的人,眼前的这两个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自己夫人那个软弱的性子若是对上她们两个还不得吃亏呀。

    “问你话呢,岑乔呢?商家的佣人都是这么没有教养的么?”陆莉莉看到管家妈妈不搭理自己,顿时觉着很没面子,商家她自然是开罪不起的,可是区区一个佣人也能给她摆脸色了么?

    “我家先生说了,夫人需要好好休息。任何人不能打扰,不然你们请示过我家商先生再来吧。”管家妈妈不卑不亢的对上陆莉莉的眼睛,这些年在商家做事,没有人会用这样的语气跟自己说话,就连商先生对自己也是恭恭敬敬的,这个女人就像是泼妇一样,她自然看不起。

    “我说岑乔的妈妈,要见她也得请示你们家先生吗?”陆莉莉被管家一说脸上有些挂不住,可她哪里是吃得了这种亏的人。

    “管家妈妈,你先去歇一会儿吧。”管家还想说什么,岑乔就出现在了二楼楼梯口,阻止了她们的争吵。

    “岑乔,好呀,你果然勾搭上了商临钧。”一看到岑乔陆莉莉就是去了全部的理智,本来岑茵回家跟她说的时候她还抱着怀疑的态度,现在看来这一切竟然是真的。

    “我跟商临钧是清白的,没有勾搭这一说。”岑乔皱眉看着陆莉莉,她平常尚会保持自己的那一点点风度。现在看来竟然成了一个十足的泼妇。

    “岑乔,你是不是故意的,明知道商临钧是茵茵的男人,你还要抢,你是不是报复我和你爸爸六年前对你做的事情?”陆莉莉看着岑乔生气的吼道。

    “六年前?”岑乔一脸疑惑的看着陆莉莉,六年前她昏迷了整整一年的时间,醒来的时候只知道自己身上很不舒服,可是具体发生了什么她却是不知道的。

    每次想要询问爸爸六年前的事情,他们总是支支吾吾的,难道她很不就不是昏迷那么简单?

    “什么六年前,六年前怎么了岑乔你不要转移话题,我今天来就是想问你,为什么跟自己的妹妹抢男人。”陆莉莉看着岑乔,眼睛躲闪,她差点就说漏了嘴,若是岑乔知道了那个孩子的事情,她会怎么做?

    “你告诉我六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直觉告诉岑乔陆莉莉和岑安一定有事情瞒着自己,可是怎么样才能让他们说出来呢?

    “六年前什么都没有发生。你想要发生什么?你出了车祸昏迷了一年的时间,醒来后缺失了那一年的记忆。”陆莉莉看着岑乔说到,她不能告诉岑乔六年前的视频事情。

    “呵呵……”岑乔突然笑起来,她的笑容让陆莉莉恐慌,岑乔是个精明的人,她知道自己不可能瞒她一辈子,但是现在能瞒一时就是一时吧,毕竟当初那个人岑家也是得罪不起的呀。

    “妈。”岑茵此时梨花带雨的晃了晃陆莉莉的胳膊。

    “乔乔,你已经有步亦臣了,为什么还要抢茵茵的男人呢?你明知道这孩子她对商临钧是一片深情的。”陆莉莉看了一眼哭的委屈的女儿才想起来今天来这里的正事。

    “就算没有我,商临钧也不回喜欢岑茵。”岑乔不想跟陆莉莉她们纠结这个事情,今天早上商临钧也跟岑茵说的很清楚,可是没想到她竟然执迷不悟。

    “岑乔。”听到岑乔的话,岑茵恼羞成怒,什么叫没有她商临钧也不会喜欢自己,“明明就是你勾引他,上次我们去医院的时候你也看到了,他有多喜欢我给他熬鸡汤。”岑茵想要给自己找点优势。

    “上一次你熬的鸡汤,他送给了球球。”岑乔看着岑茵平静的说到。

    “谁是球球?”岑茵不明所以的看着岑乔。

    “汪……”像是听到了有人叫自己的名字,球球穿出来蹭到了岑乔的脚下。

    “喏,就是它。”岑乔指着脚下撒娇的球球,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一抹弧度。

    “你瞎说,他那天明明说了会喝的,一定是你跟他说了什么,岑乔你怎么这么不要脸,你一个离了婚的女人,凭什么可以跟他在一起?”

    “岑茵,若是你想要让别人喜欢,就改一改你现在的脾气,不要动不动就撒泼,这不是一个女人该有的行为,而且这样的女人也一定不会有男人喜欢的,商临钧是个什么样的人了他怎么会喜欢泼妇一样的你呢?”岑乔好心的劝告岑茵,虽然她现在跟自己置气,但是她毕竟是自己的妹妹,她还是希望她能好。

    “最起码我是干净的,不像你,听步亦臣说,你还养了小白脸,不知道这个事情商总知道了会怎么看你。你觉着他会不会嫌弃你?把你当抹布一样的扔出去?”岑茵一脸得意的看着岑乔,就好像她已经看到了那一天的来临。看着商临钧将岑乔扫地出门了似得。

    “岑茵,这种事,你也信?”岑乔觉得岑茵入了死胡同。

    “岑乔你不要得意,迟早有一天我会让商总看到你的真面目的,希望等到那天的到来你不会哭。”岑茵不甘心。凭什么这样的岑乔商临钧会当宝贝一样的宠着,而她就连换他一个眼神还得借着岑乔妹妹的身份。

    “乔乔!”商临钧突然出现在客厅里,惊到了客厅里剑拔弩张的三个人。

    “你怎么这个时间回来了?”岑乔看着眼前的男人惊讶的问到,记得他今天走的时候说今天有个很重要的会议,这个时间他应该在会议室才对。

    “不放心你,回来看看。”商临钧说的云淡风轻,但是陆莉莉却知道他这是意指自己会欺负岑乔,而他现在出现在这里就是为了给岑乔撑腰的。

    “商总,我女儿现在是单身住在你这里实在是不妥,这样我今天就先把乔乔接回去,毕竟家里才是最安心的港湾。”陆莉莉看着商临钧陪笑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