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 你也配?
    ,精彩无弹窗免费!

    “乔乔?”商临钧并没有搭理陆莉莉,而是将目光投向了岑乔的方向。

    “我答应又一要陪着他的。”岑乔看着商临钧淡然的说道,什么女儿家住在一个男人家穿出去影响不好,岑乔自然知道若是今天她跟着她们回到岑家那么等待她的毕竟是一波又一波的明枪暗箭。

    “嗯,的确对孩子不能失信。”商临钧看着岑乔满意的点头,他的小女人果然没有让自己失望,这个时候她如果选择跟她们回去,他商临钧也是没有办法阻止的。

    “岑乔,你怎么可以这样,你就算不为你自己着想,也得想想你爸爸,你让岑家的脸面往哪里搁?”陆莉莉看到岑乔拒绝自己顿时就急了。

    “岑家还有些脸面吗?我以为这些年步亦臣对我的所作所为已经将岑家的脸面都扫干净了。”呵呵,现在跟她提岑家的颜面真的是可笑,曾经步亦臣一次又一次当着外人的面让岑乔难堪,为何不曾看到岑家的人站出来维护岑家的脸面?

    “岑乔,毕竟你和亦臣是夫妻,可是现在你和商总什么关系都没有,你这样让我们如何面对外界的闲言碎语,因为你的所作所为岑氏也得跟着遭殃。”陆莉莉看似苦口婆心的劝阻,但是岑乔知道她根本就不是这样的本意。

    “我离不离开商临钧都不会跟岑茵在一起,也不会喜欢她,你与其在我的身上浪费时间,不如教岑茵如何学着成长,她这样容易就将自己的真心错付,以后一定会吃亏。”岑乔已经没有了耐心跟陆莉莉纠缠,她现在是真的很不舒服。

    商临钧自然看出了她的不耐烦,将岑乔抱在怀中朝着二楼卧室走去。

    “管家,送客。”商临钧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管家就走过来想要让陆莉莉和岑茵离开。

    “商先生,你这样做有没有想过后果?”陆莉莉看着商临钧的背影不甘心的道,这样的男人既然不能做自己的女婿,那么也一定不能让他属于岑乔。

    “岑夫人,若是还想过稳定的生活,我劝你学会克制自己,也要懂得约束自己的女儿。”商临钧的声音明明是淡淡的,可是却莫名的让陆莉莉感觉从头顶冷到了脚跟。

    “请离开。”管家妈妈走到岑茵和陆莉莉的面前冷冷的下着逐客令,这对母女的嘴脸真的是让她讨厌。

    “告诉岑乔,我不会就这样算了的。”陆莉莉怎么会吃这样的亏,她一向高傲,今天却让商临钧和岑乔将她的颜面踩到了地上,她怎么咽的下这口气。

    到是比起陆莉莉的歇斯底里,岑茵却显得非常冷静。

    “茵茵,你放心妈妈一定会为你出这口恶气的,走今天的事儿,你爸爸必须给我一个交代。”既然自己拿岑乔没有办法,那么她就找岑安出发,毕竟那个女人是岑安的死穴,只要自己添点油加点醋,岑乔一定没有好日子过。

    “你说的是真的?”岑安看着眼前的妻子和女儿,岑乔真的跟商临钧纠缠在了一起。

    “可不是,岑乔真的是跟她妈妈一个样,没想到竟然也那么的不知廉耻,竟然走了她妈妈的老路,你想想当初若不是那个男人比你有能力,她怎么会离开你,现在更是一样,步亦臣为了她连性命都可以舍弃了,可是你的宝贝女儿却是连眼睛都不知道眨一下。”陆莉莉一边说一边观察着岑安的表情,看到他因为生气起伏不定的胸膛,她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

    岑安后来就没有听陆莉莉说了什么,那个女人当初那样狠心的离开自己让他一蹶不振,后来他再没有了她的消息,所有人都说她是跟着别的男人走了,可是只有他自己再自欺欺人。

    “岑安,我不管这一次你不能再由着岑乔的性子来了,商临钧是怎样的背景,就岑乔一个离过婚的女人怎么配的上他,就算是你有心思跟商家联姻,那个人也只能是岑茵。”陆莉莉不依不饶的看着岑安,如果他顾及跟那个女人的感情,就让岑乔跟商临钧走到了一起,那么她和岑茵母女这辈子都翻不了身了吧。

    “这件事我自有分寸,你告诉岑茵收起自己的心思,商临钧也不是她可以觊觎的人。”岑安虽然知道岑乔可能不会是商临钧未来的妻子,但是岑茵更不可能。

    “你什么意思?”陆莉莉一听岑安这样说顿时就不高兴了,一直以来在岑安的心中只有岑乔才是他的女儿,而且他一直以来也只以岑乔为炫耀的资本。

    “你应该明白以岑茵的性格在商家她是不可能安然无恙的生存下去的。”岑安看着陆莉莉一脸认真的说道。

    “明明就是你偏心,你说你是不是就想让岑乔做商太太。”陆莉莉根本就看不出来自己女儿的不足,她认为岑安做这些根本就是忘不了岑乔的妈妈。

    “你可知商临钧在外界被认定的未婚妻是谁?”岑安看着陆莉莉冷冷的说,这些年他虽然跟她一直夫妻的名义相处,但是他却真心的受不了陆莉莉的性格,她不像岑乔的母亲一样温婉善解人意,相反一点点的小事情都能让她变得歇斯底里,就像是泼妇一样。

    “田恬。”陆莉莉听了岑安的话讪讪得道,忽而她的眼睛闪过一丝精光,她不能拿岑乔怎么样,可是田恬那个女人一定不会轻易放过岑乔的吧。

    “我知道还怎么做了。”陆莉莉说完转身朝着岑茵的房间走去。

    “茵茵。”进门后看到伤心欲绝的女儿,陆莉莉的心中闪过一抹痛,她的女儿本来应该是那个站在指头的凤凰,但是却处处被岑乔压一脚,这一次她说什么也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那个女人,当初若不是岑乔的妈妈出现,她怎么会是岑安的二婚妻子。

    “你出去,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看到自己的母亲,岑茵没来由的生出一股怒气,若不是她的身份,她怎么会处处低岑乔一等,现在就连商临钧也喜欢岑乔,尽管那个女人离过婚,自己清清白白可是在商临钧的眼中依旧比不上岑乔,这一切都是拜自己的母亲所赐。

    “茵茵,你这是做什么?”陆莉莉看到女儿对自己这个态度不免有些难过,但是她很快就压下了那一抹痛处,这么多年她都是靠着自己坚强的忍耐力才撑过来的。

    当初明明就是岑乔的母亲离开了他,可是外界的传言却是因为她勾引了岑安才气走了岑乔的母亲,这么多年自己背着这样的黑锅游走在各个场所,那些人指指点点的话语和眼神她已经习惯了,可是被自己的女儿这样嫌弃她的心还是不免痛了一下。

    “茵茵,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白受这样的委屈的,我一定会给你报仇,等一下我就去找田恬的母亲,你放心我一定让你做商临钧的妻子。”陆莉莉看着自己的女儿坚定的说着,她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再过低人一等的日子。

    “你去找田恬的母亲做什么?”听到陆莉莉的话岑茵才回过头看向自己的母亲,她自然也相信眼前的人是有些手段的,不然这些年她不可能这样生龙活虎的游走在上流社会的夹缝中。

    “我自有我的目的,你放心等她们两败俱伤的时候,就是你坐收渔翁之利的时候,裙子茵茵,你一定要学会忍耐。明天我就带你去报名媛补习班。现在你不用上班不如好好的充实一下自己。”陆莉莉看着自己的女儿宠溺的说,“你爸有句话说的对,像你这样单纯的性格在商家一定是生存不下去的。”

    岑安跟商家比就像是小虾米遇到了大鲨鱼一般,可是就这样的岑家依旧勾心斗角让她处处都得小心,商家是个怎样的存在,能生存在商家的人一定都是些吃人不吐骨头的狠厉角色。

    岑茵如此单纯自然不适合生活在那样的生活中,所以她必须趁着现在的空闲时间让自己成长起来。

    “真的必须这样吗?”岑茵看着自己的母亲不确定的问,她真的有可能成为商临钧的女人吗?

    “嗯,相信我,我一定让你蜕变成让男人为你疯狂的人。”陆莉莉一脸自豪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岑安的基因的确是很强大的,自己的一双儿女幸亏都遗传了岑安的基因才会生的这么优秀。

    于是陆莉莉和岑茵打成了共识,岑茵努力的在名媛班学习,而陆莉莉则是通过一切的关系联系上田恬的母亲。

    “最近岑夫人到是来我这里走动的比较勤快。”田母嘬了一口眼前的咖啡一脸淡然的看着眼前的陆莉莉。

    对于陆莉莉她倒是在外界听说过一些,只知道这个女人真的是个很有手段的角色,想当初岑安和自己的夫人那可是伉俪情深,在上流社会当时可是一段出了名的假话,但是陆莉莉出现以后竟然就硬生生的打破了她们坚固的感情。逼走了岑安的妻子。

    这样的女人找上自己想必也是有着什么别样的目的的吧。

    “田夫人说的哪里话,主要是你这里的技师真的是名不虚传,像我们到了这个年纪都应该好好的保养才对,这不来了你这里两次,我家老头子都说我最近年轻了些,自然得多光顾几次了。”陆莉莉一脸谄媚的看着眼前的田母,她必须跟她建立起信任关系才可以,眼前的女人也是个人精,她一定不能轻易的暴露自己的目的。

    “我这里的技师当然都是一定一的,不过我这里定的价格可是不低,岑夫人这样挥霍想必您丈夫的腰包不一定承担的起吧。”田母本身就出自不凡的家庭,对于陆莉莉这样的人自然是瞧不到眼里的。更何况她的丈夫还得处处仰仗自己的丈夫,说话自然也就不留情面。

    陆莉莉也是因为她的话黑了脸,这个女人还真不是一般的高傲,有钱人就是这样没有教养的么?

    “田夫人说的是,我老公自是没有田总那么大的本身,但是他却跟我说了不要委屈自己,而且二十多年了,我们俩就像是刚谈恋爱的小年轻一样,我家老岑呀就是比较木讷,这不前几天刚进公司的一个小姑娘想要勾引他,被他理正言辞的拒绝了。”陆莉莉说完还不忘看一眼田母吃苍蝇一般的表情。

    田夫人的老公在商场上可也是出了名的,不过这个出名倒不像商临钧那般的名声,而是以好色出名的,眼前的这位田夫人估计是比任何人都清楚的吧。

    若不是仗着自己娘家有些势力,想必她现在也就是个下堂妻,那还有什么资本在这里狗眼看人低。

    “岑夫人找我究竟有什么事儿,若是想要让我帮你丈夫牵线搭桥我看你是找错了人,我是干预不了老田商场上的决策的。”田夫人自然也听出了陆莉莉言语中对自己的嘲弄,但是她却无法跟对方翻脸。

    “田夫人误会了,我家老岑是不让我干预他的事业上的事情的,他说女人就应该享受。”陆莉莉掩唇看着田夫人轻笑道。

    田夫人白了陆莉莉一眼,静等着她接下来的话,她已经不想跟眼前的女人沟通,因为她发现自己现在已经克制不住自己的怒火,想要将眼前的女人撕裂的冲动。

    “是这样的,我丈夫有一个女儿,就是之前步氏的少夫人,现在是单身,这不这个丫头真的让人很不省心。前几天跟田小姐因为商先生的事起了冲突。”陆莉莉说着突然停顿了下来。

    “哼,就她也配做商临钧的女人,我想商临钧若是看得清形式就一定知道自己该怎么做。”田夫人听了陆莉莉的话冷哼道。

    “不过岑夫人就算岑乔不是你的亲生女儿,你现在也顶着她母亲的身份,这样跑到我这里来给你的女儿找麻烦,就不怕外人说你?”田夫人看着陆莉莉鄙夷的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