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章 致命的诱惑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听到田夫人的话陆莉莉的怔愣了一下,随即笑着看着田夫人笑道:“虽说岑乔是我家老岑的女儿,但是这个孩子从小就有自己的主意,对于我这个后妈她更加没有放在眼里过。”

    陆莉莉看了一眼田夫人顿了顿接着道:“当初让她嫁给步亦臣就是因为她跟一个不知名的男人在一起,我家老岑实在受不了了才给她安排了这桩婚事,这不前段时间闹离婚,还害得亦臣那个孩子出了车祸,如今像亦臣这样肯为了女人牺牲生命的男人真的是没有了,我们想着就算是铁石心肠也该感动了吧,却没想到她依旧眼也不眨的离了婚,我们都知道她是有了自己喜欢的人,但是却没有想到她攀上的竟然是商临钧。”

    陆莉莉说的声泪俱下,将岑乔扁的不成样子。

    “竟没想到,工作中赫赫有名的岑总监竟然是这样的人。”田母看了一眼陆莉莉阴沉的道。

    这样的女子的确是棘手,这让她的女儿如何能成为她的对手。

    “我这次来就是想要田夫人帮忙,毕竟商总跟您的女儿是有婚约在身的,我是害怕乔乔这个孩子过于任性,最后弄得自己受伤,虽说她不拿我当母亲,但是我却一直把她当成亲生女儿一般。”陆莉莉说到激动出自然的握上了田夫人的手。

    “岑夫人,你想让我怎么帮你?你这个继女觊觎的可是我的女婿,难不成还得我让我的女儿退婚,将女婿让给她不成?”田夫人嫌恶的抽出陆莉莉的手,这个女人果然是有些手段。若不是田恬是自己的女儿,她都会被她声泪俱下的演所打动。

    “田夫人实在是误会我了,虽然我也心疼乔乔,但是这种破坏别人婚姻的事情我万万是做不出来的,我只是想让夫人您帮忙施压,让商总放过我的女儿,毕竟若是商总他不愿意,乔乔就算是再大胆也是不会那么容易留在商总的身边的。”陆莉莉看着田夫人,没有人注意到她眼中闪过的一抹精光。

    看着田夫人已经有些动摇,陆莉莉演的更加的卖力。

    “您是不知道,这几天我家老岑已经愁的不成样子了,看着他突然苍老的样子我也确实心疼,所以才厚着脸皮来找您帮忙。”陆莉莉一边说一边象征性的摸了摸眼角不存在的泪水。

    “就算不为了你,为了我女儿的幸福我也一定不会放过岑乔,但是若是您的女儿执迷不悟,那么就不要怪我手下不留情面,岑夫人既然话已说清,还是请你离开吧,以后再要来我这里最好斟酌一下您丈夫的资产够你挥霍几日。”田夫人说完率先站起身离开了自己刚才坐着的位置。

    呵呵,还真是目中无人,这样的母亲又能教育出怎样的女儿,怪不得商临钧不喜欢她,要喜欢岑乔那个小贱人。

    虽然自己也不喜欢岑乔,但是却不得不承认岑乔真的长了一张让男人疯狂的脸,再加上她有意无意表现出的那份脆弱更加能激起男人的保护欲。

    虽然不是很愉快,但是自己的目的却是达到了,陆莉莉满足的起身准备离开,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带上自己消费过没有用完的护肤品。

    “这个田夫人的美容店,服务质量和效果倒是不错的。”陆莉莉酸酸的看着眼前的美容店,该死的女人竟然嘲笑自己,就算她有这样顶级的美容师又有什么用,自己的老公不是照样在外面找年轻的小姑娘?

    “妈。”岑茵这几天很难得见到自己的母亲,问她,她总是说自己在忙正经事,岑茵实在不知道母亲游手好闲了半辈子,一直都是吃父亲的花父亲的她还能有什么正事要忙。

    “茵茵。”陆莉莉今天倒是心情大好,她开心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这是妈妈给你办的美容卡,你有时间好好去保养保养,虽然你长得也很漂亮,但是比起岑乔确实差了那么点意思,所以你一定要学着爱护自己,放心没钱了跟妈妈说。”陆莉莉笑着将手中的美容卡交给岑茵,自己哼着小曲走开了。

    岑茵则还是沉浸在自己母亲的那一句,“虽然跟岑乔比还差那么点意思。”的话中没有回过神来。

    “妈,我哪里不如岑乔?”回过神来,岑茵冲着陆莉莉的背影怒吼道。

    她不喜欢这样的话,不喜欢听到任何人说自己不如岑乔,凭什么那个女人要拥有那么多,她不甘心,所有属于岑乔的东西她都要抢过来,尤其是商临钧。

    这边田夫人从美容店离开后就急急忙忙的找到了自己的女儿。

    “妈,等一下我还有个重要的会议,你这个时候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你可知道现在的这个项目对临均来说真的很重要。”田恬无奈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她马上要去跟临均开会,前两天她提出的方案得到了商临钧的认可,心里开心了好久,今天她就是急着要将自己改善后的方案讲给商临钧。

    “临均,临均,你的眼里就只有临均,你可知道你的临均已经让岑乔住到了静园?”田夫人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自家女儿。

    “你…说什么?”田恬机械的转过头看着自己的母亲,她说临均让岑乔住进了静园,哪里是她向往了十几年的地方,从商临钧一个人出去住之后她就想搬出去,可是她也只有过去转一圈的权利,她这么努力都不曾在哪里过过夜,岑乔就这么轻易的就住了进去。

    “我说,现在岑乔已经住在了商临钧的静园。”田母看着自家女儿不忍的说到。

    “你说你每天就知道工作,你以为在商场上成为了商临钧的左右手他就会对你多看一眼?”田母拉着自己女儿的手心疼的说道,“恬恬,男人永远不喜欢那种工作上太过于强势的女人。”

    自己明白这个道理,可是自己的宝贝女儿不明白,她以为自己努力的成为商临钧的左右手就会让那个男人需要自己,可是她怎么不想想男人都喜欢小鸟依人的女人。

    “这个事情是谁告诉你的?”田恬看着母亲,怪不得上次她看到岑乔带着商又一去超市,怪不得商又一说岑乔是自己的妈妈,原来商临钧早就已经跟她在一起了。

    那么自己算什么,自己这么的努力,却没想到换来了这样的结果。

    “田总监,商总让通知您过去开会。”秘书敲门进来说道,正转身准备离开,没想到田恬却突然开口。

    “你将这个方案交给商总,就说我临时不舒服,就不过去开会了,其他的让张特助去做解释吧。”田恬现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商临钧,她需要冷静,若是自己现在无法保持风度,那么这么多年自己所做的一切就白费了。

    “田总监您还好吧?”秘书担忧的看着自家总监,她现在的脸色的确不是很好。

    “没事儿,我妈妈陪着我,你快去吧,不要耽误了会议进程。”田恬挥挥手,让秘书离开。

    “恬恬。”田母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这么多年她自然知道女儿为商临钧付出了多少,如今商临钧做出这样的事情真的是伤了女儿的心。

    “妈,我没事儿。”田恬示意自己的母亲不要担心自己。

    “岑乔。”田恬反复的重复岑乔的名字,这个女人为何就不能消失的彻底一些,这么多年临均却还是将她找到了,那么他是不是知道了岑乔就是六年前的那个女人?

    “田恬,你放心,我也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那个女人的。”田母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她现在更加的确定了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妈,你不用插手,会有人对付她的。”田恬的眼中闪过一抹精光,一个人的脸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

    “田小姐可是稀客,我还以为您对我有偏见。”商遇一脸邪魅的看着眼前的田恬。

    这个女人也的确有些姿色,只是太过于强势没有一点的女人味,完全勾不起自己的**,怪不得商临钧都不喜欢这样的女人,相比起来岑乔确实是个尤物。

    “若是我没有记错的话,小商总最近有个项目是需要我父亲支持的。”田恬不急不缓的轻嘬了一口眼前的咖啡,她一向喜欢浓稠发苦的咖啡,就像她自己一样给人一种压迫感。

    “怎么,田小姐不是一直阻拦您父亲与我亲近,生怕我成长起来成为商临钧的对手,将他搞成丧家之犬?”商遇玩味的看着眼前的田恬。

    这个女人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她今天来找自己一定有别的目的。

    “临均的公司你想要吞下可能高估了自己的胃口,不过我听说小商总对岑乔那个女人却是有些兴趣。”田恬看着商遇,她没有错过商遇脸上丝毫的表情变化,尤其刚才她说他争不过商临钧时愤怒的表情。

    “田小姐说错了,我不是对岑乔有兴趣,我是对商临钧的一切都有兴趣,这其中当然也包括你。”商遇看着田恬玩味的笑道,同时还不忘楷一下田恬的油。

    田恬嫌恶的拍开商遇的手,“商遇,我劝你放尊重点,不然临均一定不会放过你的。”被商遇揩油田恬变得跟愤怒,她一生气胸口跟着剧烈的起伏倒是让商遇看直了眼睛。

    “没想到田小姐竟也是这般有料。”商遇吞咽了一口口水色色的看着田恬,没想到田恬这样看上去不解风情的女人竟然也会脸红。

    看着眼前娇羞的田恬,商遇也隐隐的有了反应。

    “商遇,你最好对我放尊重点。”看到商遇对自己不怀好意的笑容,田恬更加的气愤。

    “田恬。”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商遇和田恬都为之一振。

    “临均?”田恬讪讪的开口,此时临均和商遇正在为临海那个项目挣得火热,此时她被抓到和商遇吃饭,该怎么跟商临钧解释?

    “听说你不舒服,我以为此时你应该在家中静养。”商临钧脸色不善的看着田恬,下午她缺席会议,她的特助没有将方案讲解清楚,却没想到她竟然约了商遇出来。

    这是要跟商遇走到同一占线?

    “临均,我今天跟商遇只是偶遇。”田恬慌张的站起身,她害怕商临钧漏出这样的眼神。

    “哦?”商临钧看了看田恬,又转眼看了看商遇。

    “吃完饭早点回去,商遇送送田小姐。”留下这句话后商临钧直接跟着一起的人离开,就好像刚才他没有遇到田恬一般。

    “田小姐。”商遇看着田恬漏出一个了然的笑容,尽管田家掌握着一大部分商氏的资源,但是商临钧看上去根本就不屑一顾。

    “我认为刚才我哥的态度已经让你看清了应该站在那一边。”商遇不急不慢的喝着手中的咖啡,他不着急,这么多年的谋划他已经都忍下来,那么不急这一时,田恬的确是个很好的棋子,若是田恬落在了自己的手中,那么对于商临钧来说也不会是那么小的打击。

    毕竟有可能商临钧就会因为这次的事情错过跟自己抗衡的资本。

    “我先走了。”田恬失落的起身,刚才商临钧的眼神和态度已经充分的说明了一切,为什么自己这么多年在他的身边小心翼翼,可是他却完全当看不见自己。

    “田小姐,刚才我哥交代了要我把你送回去的,我怎么能让你自己走呢?这样我送你。”商遇起身热情的向田恬说道。

    “不用了,我今天跟小商总你提的合作还是希望你能认真的考虑。”既然商临钧那么喜欢岑乔,那么她就毁了那个女人,她不相信这么多年商临钧对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她才是商临钧唯一的夫人。

    “田小姐这样拒绝合作对象也是很没有诚意的。”商遇看着田恬淡然的笑道,不得不说这个男人也的确有魅力,但是比起商临钧却差的太远了。

    “好,那就麻烦小商总了。”听到商遇答应了跟自己合作,田恬松了口气,毕竟现在也只有商遇天不怕地不怕才敢对岑乔下手。

    “田小姐是否应该表现一下自己的诚意,毕竟我可是要为了你在太岁头上动土的。”商遇看着田恬,当然比起田恬,他更想要的是江山,更何况田恬对他来说还没有那么致命的吸引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