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章 毁了她
    ,精彩无弹窗免费!

    自从商遇和田恬达成了合作的协议后,岑乔的日子过得就不是那么顺畅了,先是跟几个公司的合作案被无缘无故抢走,现在下班的时候居然还能遇到混混。

    “下班没,我去接你。”这几天商临钧和岑乔都很忙,商遇就像是无空不去的苍蝇一样,一直在给商临钧捣乱。

    “商临钧救我。”岑乔的声音透过电话急急的传来,商临钧握紧了抓着手机的手,岑乔一定是遇到了什么危险。

    “你在什么地方?”商临钧的声音中透着焦急,他还没问出来岑乔的下落,电话那边就传开了嘟嘟嘟的声音。

    “姜一凡,岑乔出了事儿。”商临钧急急忙忙拨打了姜一凡的电话后,又嘱咐了余飞和黎清后自己开车朝着岑乔家的方向走去。

    “喂,商临钧,你看到乔乔了吗?她刚才过来说是给我送东西,但是这么长时间竟然都还没有见到人。”商临钧刚刚发动车子就接到了姜茕茕的电话。

    “你在什么地方?”商临钧感觉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乔乔去给姜茕茕送东西,但是人却在半路失了踪影,很奇怪,很有问题。

    “我在尚景园。”姜茕茕报了自己所在的地址后,商临钧就挂断了电话,她只能一次又一次的拨打着岑乔的号码,直到那边传来了已关机的提示才停下来。

    “你们是什么人?”昏睡中的岑乔缓缓醒来,动了动身子发现自己被绑着四肢,眼睛也被遮着,她立刻明白过来自己是被绑架了。

    “你不用管我们是什么人,只要知道一会儿我们就会让你欲仙欲死就可以了。”一个痞痞的声音传来,岑乔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冷战。

    她快速的转动脑海中人物关系图,想着最近自己可有得罪过的人。

    可是滤了半天也没有想起来自己最近得罪了谁。

    “你们知道我是谁?”岑乔想着既然滤不出自己得罪了谁,那不妨从他们的需求上着手。

    “知道,岑乔,以前步氏的项目总监,听说最近自己做了老板。”其中一个嗓音浑厚的男人淡淡的道。

    “雇你们的人给了你们多少钱,我可以给双倍,这样的买卖我想你们稳赚不陪。”岑乔听到他们知道自己的身份心中升起一抹希望。

    而且刚才那个浑厚的嗓音让她感觉这个人应该不是什么大奸大恶的人。

    “我做这一笔不只是为了钱。”声音浑厚的男人回答岑乔,他的话瞬间让岑乔感觉自己浑身冷到了极点。

    “那你的目的是什么?”岑乔自然不能放过自救的机会,她不知道商临钧能不能及时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若是他不能出现,那么自己今天一定会毁掉。

    希望太渺茫,岑乔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

    “那个人对我有恩,既然是她找我做的事情我一定不会推辞。”男人说着脑海中划过一个清秀的脸庞,当时自己被一群人打的奄奄一息,是她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救了自己。

    后来自己也找过她好几次想要报答她的救命之恩,但是她却像是忘记了那件事情一样,不过他却没有气馁。一直守护在她的身边。

    “怎么样?”这边商临钧一直焦急的寻找着岑乔的下落,他已经在岑乔今天走的路上调取了所有的监控,而马东也已经被调查了出来。

    “茵茵呀,你怎么这么糊涂。”陆莉莉看着眼前瑟瑟发抖的女儿,她都说了自己一定会替她把所有的麻烦都解决掉,可是却没有想到这个丫头这么沉不住气,竟然找了一帮地痞流氓想要借此毁了岑乔。

    “凭什么她从小到大可以让所有人捧在手里,而我只能默默的看着,商临钧明明就是我先喜欢的,她岑乔凭什么跟商临钧在一起的?”岑茵看着自己的母亲歇斯底里的吼道,上一秒听到岑安说商临均已经查到了马东的身上,岑茵本来还很恐慌,可是下一秒愤怒就彻底的摧毁了她的理智,她现在一心只想毁掉岑乔。

    或许商总只是一时情迷,等到岑乔被人毁了,也许他就明白了到底谁才是适合他的女人,对,一定是这样的。

    “茵茵,你快说,那个人把岑乔带去了哪里?”陆莉莉紧张的看着自己的女儿,不能岑乔一定不能在岑茵的人手中出事,凭借商临钧的手段岑茵若是毁了岑乔,就算他放弃岑乔也一定不会放过岑茵的。

    这一切都不是她的设想,她明明设计好了让田恬出手的,可是为什么最后搭上的却是自己的女儿。

    “我不知道,就算我知道也一定不会说的,我一定要毁了岑乔。”岑茵恶狠狠的看着前方,就好像看到了岑乔被人蹂丨躏的场景一样,突然她仰头哈哈大笑一通后,急急忙忙的离开了家。

    “茵茵,我的孩子,你真的不能这样。”陆莉莉懊恼的看着夺门而出的女儿,伤心的泪水划过脸颊。

    她知道这一次她一定是护不住自己的女儿了。

    “怎么样,茵茵交代了没有?”岑安打过电话来着急的询问陆莉莉事情的发展。

    “没有,茵茵她没有动岑乔。”陆莉莉还想替岑茵狡辩,但是那边的商临钧已经率先抢走了手机。

    “告诉岑茵,若是她现在交代出乔乔的下落我说不定会放过她,若是乔乔出了什么事情我一定让她生不如死。”商临钧刚才调查了马东的背景已经完全确定了岑茵和马东是一伙的,那么这一次马东会针对乔乔也是因为岑茵,现在他不想追究责任,只想确保岑乔是安全的。

    “商总,我一定会让岑乔安全回来的,请你一定不要对茵茵下手呀。”陆莉莉听到商临钧的话已经六神丢了五神,她只能急急的追着岑茵离开的路线追去。

    再说岑乔这边,与马东等人一直在僵持。

    “马东。”岑乔被解开了遮着眼睛的黑布,她认出了眼前的男人。

    “你认识我?”马东疑惑的看着岑乔,这个女人认识自己,那就就意味着他一定不能让她就这样离开。

    “不,我认识你脖子上挂的东西,那个是属于我的。”岑乔摇摇头,七年前,她跟岑茵出去玩儿,在路上救了一个奄奄一息的少年。

    当初少年一心让岑乔留下些什么物件,方便找到自己并报恩,但是她当时并没有什么东西给他,只能将自己的项链送给了他。

    “你说什么?”一句话让马东惊在了当场。

    这个东西是眼前这个女人的?那岑茵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她说自己是他的救命恩人?

    其实马东忽略了自己第一次找到岑茵的时候她对自己脖子上的这个坠子完全是陌生的,而且对于救他的事情她也根本没有任何的印象。

    “马东,我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当初救你。就是为了有一天你们恩将仇报。”岑乔苦笑着摇摇头,看着眼前越来越逼近自己的小流氓,岑乔绝望的闭上眼睛。

    “嗷!”小混混眼看着就要逼近岑乔,却没想到竟然被人打了,“大哥,你不要被这个女人给骗了,你别忘了这个女人可是职场上的精英。对付人的手段可是层次不穷的。”小混混本想发火,但是看到打自己的是自家的老大只能委屈的闭上了嘴。

    “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碰她。”马东一把将小混混甩开,他不是没有想过这是岑乔的缓兵之计,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相信她,因为他看着岑乔的脸,发现她正在慢慢的跟自己记忆中的那张脸重合。

    “你,真的是这个坠子的主人?”马东看着岑乔,声音中竟然有一丝隐藏的激动。

    “这个坠子的右下角有一个小小的乔字。”岑乔看着马东淡淡的说道。

    马东疑惑的看着自己脖子上的坠子,翻到右下角确实看到了一个爱你不明显的乔字。

    “这是我爸爸送我的成人礼物,那年我十八岁,救你的那天正好是我的生日,我没有东西可以给你,只能将坠子给了你。”岑乔重复着当天发生的事情。

    马东确认了岑乔就是当天救自己的女孩儿。

    “对不起,我错将别人认成了你。还差点将你毁掉。”马东走过来想要解开岑乔的绳子。

    “小心。”可是岑乔的提醒还是晚了一步,马东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只能闷哼一声倒在了地上。

    “黄毛你做什么?”其中有人看到黄毛打到了马东不满的吼道。

    “我干什么?我们是做什么的。都是一群亡命之徒,可是这个家伙竟然满口的仁义道德,明明说好干完这一票我们就金盆洗手,各自回家娶妻生子,现在是做什么?”黄毛歇斯底里的吼道,不满的他一边说一边还不忘朝着马东的身上踹了好几脚。

    “这个女人对于我们来说没有任何意义,要说意义也是用她的裸照,和她放荡的视频可以换我们一生惬意逍遥。”黄毛说完转头看着岑乔。

    刚才他就有上了岑乔的冲动,可以马东那个家伙只想着自己的恩人。

    他黄毛才不做那么蠢的事情,什么恩情对于他来说只有钱才是正道。

    “黄毛,你可知道这个女人这件事是东哥联系的,现在你把东哥给打了。我们就算弄了这个女人也不知道该去找谁还钱吧。”其中一个人看着黄毛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的确这群人都是一些亡命之徒,对于马东的仁义道德他们也的确是不屑一顾,出来做这种刀口上抢生活的生意也只是因为要养活家里的孤儿老母。

    黄毛虽然粗鲁倒也算心思缜密,听到同伴这样提醒自己,不禁心下也有了考量。

    “我可以出两倍的钱,只要你们现在肯放我和马东离开,我不仅保证你们安然无恙,更保证付你们双倍的薪酬。”岑乔此时开口只是为了保证自己此时的安全。

    “我们怎么会相信你,我们这次出来要的可是你的清白。你真的能这么大方放过我们?”黄毛狐疑的看着岑乔,他不会被有钱人随意的捉弄,但是岑乔他当初却是打听过得,这个女人虽然是商场上雷厉风行,但是却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主。

    “我发誓。”岑乔看着黄毛坚定的说,“我要的只是自己的安全,你们要的是钱,只要你们答应我拿了钱就离开,我绝对不会跟你们作对。”岑乔看着有些动摇的黄毛说道。

    黄毛想到岑乔的身份,再想想她身后的男人商临钧吞咽了一下口水,他不是没有掂量。若是今天他对岑乔做了什么,那么他也不一定会有命活着花这笔钱。既然这样不如自己相信这个女人。

    “我要先看到你的诚意。”黄毛将手中的手机递给岑乔。

    “你拨电话139********。”岑乔报出了一串号码,黄毛乖乖的拨通后递到了岑乔的耳边。

    “你好,你是?”电话很快接通,传来了黎清清冷的声音。

    “是我。”岑乔回应,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保持淡定。

    “岑总。”听到岑乔的声音黎清显得格外的激动,旁边的余飞听到黎清的声音后给身边的人递过去一个眼神。

    “商总,已经查到了绑匪的具体位置,我现在就发给您。”余飞的办事效率一直都是极好的。

    岑乔这边交代了一通,大致是让黎清给黄毛的卡上转账的交代。

    “你现在可以放了我和马东了吧。”岑乔担忧的看着躺在身旁的男子,他此刻留了很多的血,岑乔担心错过救治的时机。

    “急什么,你的小助理这不是还没把帐转过来吗?话说小美人,难道你就不空虚吗?要不我陪你玩儿玩儿,看看是哥哥我厉害,还是你的商总厉害?”黄毛一脸淫笑的看着岑乔,眼前的女人长得确实让人无法不心动。

    他黄毛一辈子也没有机会能够碰到这样的绝色,今天难道就要这样硬生生的错过?

    这样想着,自己立刻便起了反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