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章 会不会不要我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岑乔紧张的看着一脸邪恶的看着自己的黄毛,她还是太天真了,以为自己不跟他计较他尚有一丝良知,可是现在她真的还能保住自己的清白么?

    商临钧又不会不会介意自己?岑乔想着商临钧心中闪过一抹决绝。

    “商临钧,我们来世一定要早早的遇见,不要在让我遇到步亦臣。”岑乔心中祈祷道。

    “你放心,我会放你离开的,但是现在我就让你爽一下就可以了。”黄毛看着岑乔阴灿灿的笑道。

    “别靠近我。”岑乔绝望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猛然间站起身,将靠近自己的黄毛撞到,自己朝着远处的柱子撞去。

    “商临钧再见了。”岑乔一边跑一边绝望的在心中跟商临钧告别。

    “乔乔。”就在她倒下的一瞬间,她仿佛听到了商临钧的声音,还有记忆中那个温暖的怀抱。

    “乔乔,你醒醒。”商临钧将岑乔轻飘飘的身体抱在怀中,此刻他所有的理智都化为了须有。

    他的岑乔在他进门的那一瞬间竟然一头撞在了柱子上,为什么他要进来的这么晚,为什么他要现在门口看她的反应,他应该第一时间就将这个小女人救下来的,是他低估了她的决绝和对他的感情。

    “商总。”余飞随后带人进来将想要逃跑的黄毛等人给押下。

    “先带回去,现在找车带我去医院。”商临钧紧张的抱着怀中的岑乔,他现在真的好害怕,害怕怀中的人离开自己。

    “好的,余飞让手下的人将黄毛等人带回去,才带着岑乔和商临钧离开。”马东也被余飞一并带去了医院,来的时候看到了马东浑身是伤的躺在这边,没有告知商临钧,自己私自他带到了医院,因为他知道马东是因为保护岑乔才受得伤。

    “商总,乔乔怎么会这样?”接到黎清的电话,姜茕茕顾不得其他径自来到了医院,看到额头上满是献血的岑乔,姜茕茕感觉自己的心口一窒,早上还看到生龙活虎的一个人,现在就这样浑身是血,奄奄一息的躺在自己的面前。

    “叫你们医院最好的外科大夫过来。”商临钧将岑乔放在急诊室的床上冲着跟进来的医护人员吼道。

    医护人员都认识商临钧,看到他现在雷霆震怒的样子早已是吓到六神无主,呆愣愣的站在一旁,还是姜茕茕此时保持着冷静,安排医护人员通知了院长安排了专业的外科大夫过来帮岑乔治疗。

    “姜总,我们需要给岑小姐输血,但是血库的血量不足,请问再坐的诸位有没有o型血的?”一个护士装扮的工作人员出来对着商临钧战战兢兢的问到。

    “我,输我的血。虽然我不是o型,但是我和乔乔是一样的血型。”商临钧听了护士的话沙哑的声回道。

    “这个……”小护士被这样的商临钧吓到了,这个决定她是做不了的,只能进去请示了主治医生的意见。

    几分钟后小护士从手术室中出来,带着商临钧朝着输液室走去。

    岑乔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她刚想动动身子,就发现自己的胳膊上插着输液管,手还被一个大手紧紧的握着。

    “临均?”岑乔挣扎了一下手臂,声音沙哑的喊着商临钧的名字。

    “乔乔。”被这轻微的动作惊醒,商临钧紧张的看着床上的岑乔,她醒了,真好,昨天她就这样躺在床上他是那么的害怕,一晚上他噩梦连连,梦中都是她离开自己的样子。

    “我想喝水。”岑乔看着商临钧虚弱的道。

    “好,你等一下,我去给你拿水。”商临钧放下岑乔慌忙给她倒水喝。

    “小乔。”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岑乔的身体顿了顿,紧接着一个小小的身影从门外冲了进来。

    “小乔,你怎么啦?”商又一看着岑乔头上裹着的纱布还有胳膊上的针管,眼泪哗哗的往下流,他一晚上都没有等到小乔回来,昨天给老爹打电话,老爹说小乔在医院。

    他晚上就想来,但是被自家老爹给拒绝了,今天一早他刚睁开眼睛就来了医院。

    “小乔,你会不会死?你会不会不要我?”商又一委屈的走到床边,他好想让小乔抱着自己,但是他不敢,害怕自己会弄疼她。

    “傻瓜,说什么呢,我不会死,也不会不要你的。”岑乔伸手摸了摸商又一的小脑袋,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商又一的一瞬间她整个人都暖了起来。

    “真的吗?那你也不会不要我的对不对?”商又一看着岑乔认真的问道。

    “我不会不要你的。”岑乔想要将商又一抱起来,但是无奈自己的另一只胳膊上插着输液管。

    “好了,你乖乖去上学,让小乔好好休息。”商临钧将水递给岑乔,伸手将商又一揽在了怀里。

    “可是我想陪着小乔,这样如果她在出事的话,我就可以保护她了。”商又一不满的嘟着小嘴看着自己家老爹。

    “我可以保护她,你给我乖乖上学去。”商临钧黑了脸,这个小子刚才的眼神分明就是责备自己。

    “老爹,你可以保护小乔,那为什么小乔还受了伤?”商又一不屑的看着自家老爹,他现在没有办法原谅老爹,都是他没有保护好小乔,才让她受了伤。

    “我保证不会有下一次。”商临钧这话虽然是对商又一说的,可是他的眼睛却是坚定的看着岑乔。

    岑乔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她也相信商临钧会保护好自己。

    “商总,岑家二小姐那边,您…”余飞推门而入,他还不知道岑乔已经醒了过来,等他人进来看到岑乔一脸不解的看着自己,才惊觉自己说错了话。

    “这件事是岑茵找人做的。”岑乔不是询问商临钧,而是肯定的说。她其实都明白,自从见到马东的那一瞬间她就立刻知道了幕后的主谋是谁,但是岑茵就算是任性,也绝对没有这样大的胆子,她一定是受了什么人的蛊惑才会这样的。

    “乔乔,我这次并没有打算轻饶了她。”商临钧害怕岑乔为岑茵求情,上一次就是因为念在她是岑乔妹妹的份儿上才放过她,可是这一次,他绝对不能那么轻易的放过那个女人,他必须以儆效尤,这样才能保证岑乔以后少一些伤害。

    “人找到了吗?”商临钧看着余飞问道。

    “没有,二小姐她就像是失踪了一般,我们找遍了所有的地方都没有简单二小姐的踪迹。”余飞皱眉,这件事情也可能没有面上看到的这么简单,但是若是这次不把那个幕后的主谋抓到。那么就无法彻底清楚岑乔身后隐藏的危险。

    听到余飞的话商临钧的脸色也变得冷了下来。

    “临均,我不管你对岑茵是怎么想的,但是我知道就她自己绝对没有这样的本事和胆量的,就当是为了我你一定要把她安全的带回来。”岑乔伸手抓着商临钧的手恳求道。

    这么多年虽然自己和岑茵也没有那么深厚的姐妹轻易,但是岑乔却也不一样岑茵会出什么意外,或许是因为自己在步家受尽屈辱的时候岑茵为自己挺身而出,也或许是因为在她跟步亦臣要离婚的时候,所有人都惦记着自己的利益,只有岑茵告诉她早就该离婚了。

    人总是感性的,因为她的几句话就可以让岑乔觉着心里暖暖的,这样的岑茵就算是恨自己,她也不相信她会做出那么狠毒的事情来。

    但是岑乔却高估了岑茵的善良,农夫与蛇的故事对于她和岑茵来说就是最好的见证。

    “田小姐,我这次真的能够平安吗?”岑茵瑟瑟发抖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她现在真的好害怕,昨天她也亲眼看到了岑乔被商临钧救走,虽然马东受伤住了院,但是马东手下的人却都被商临钧抓了起来。

    “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平安无事,但是我不明白你现在为什么要来找我?”田恬阴狠的看着眼前的岑茵,她早该知道这个女人成不了气候,不过她的本意也不是让她能够把岑乔怎么样,当然若是她真的成功了对她来说也不是什么坏事。

    她只是气不过这个女人的母亲竟然找到自己的妈妈,想要利用自己做除掉岑乔的工具,她田恬是谁,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认人摆布。

    当然也正是因为陆莉莉的野心才暴露了岑茵的野心,就凭她竟然也敢觊觎商临钧。

    “田小姐,你不是说你会帮我的么?不是你说只要岑乔被毁掉,商临钧一定会放弃岑乔,到时候他也就没有心思为了一个已经不清白的女人复仇了么。”岑茵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她就算再傻白甜也知道现在她是想要过河拆桥。

    “我只是因为你可怜,我把你当朋友才给你出主意,但是我却不知道你要害得那个女人是自己的姐姐呀。”田恬看着岑茵冷冷的说。

    的确当时她两个人并没有指名道姓,而且她的目的也只是除了岑茵这个人而已。

    “田小姐果然好计谋。”商遇邪魅的声音传来,岑茵和田恬都冷不丁的打了个冷颤。

    “商遇,你来做什么?”找你上次自己被商临钧碰到跟商遇一起吃饭后,田恬一直都在躲着这个人。

    “我当然是来跟田小姐合作的。”商遇一脸玩味的看着田恬,他自然知道这个时候伸出援手才能将两个人的合作关系拉深。

    “小商总说笑了。”田恬看着商遇胸口起伏不定,想起上次这个无赖楷自己的油,田恬就恨不得抓花他那张脸。

    “好啦,我知道我长得帅,但是田小姐你要克制自己,毕竟以后你有可能是我的嫂子。”商遇看了看田恬,转而看向岑茵。

    “小商总。”岑茵被商遇赤丨裸裸的目光盯得有些不自然,想起上次这个男人要请自己吃饭,以后却将她扔给了一帮流氓混混,岑茵心中的怨气加重。

    “小美人,不要用这样一副吃人的眼睛看着我。”商遇伸手挑起岑茵的下巴,声音温柔中透着一丝丝阴寒。

    “小…小商总你要做什么?”岑茵被他看的整个人瑟瑟发抖,眼前的这个男人真的不像他的脸看上去那么的人畜无害,他兼职就是禽丨兽的代言人。

    “我在看这张绝美的脸蛋,若是被刮花的话一定很可惜。”商遇一边说一边温柔的抚摸了一下岑茵的脸。

    “商遇,你如果对我做什么,我爸爸也不会放过你的。”岑茵吓的瑟瑟发抖,但是还是硬着头皮看着商遇。

    “哈哈,真是好玩儿。”商遇收回手玩味的看着岑茵。

    “田小姐看来真的是走投无路了,竟然找了这样一个弱智做自己的盟友。”商遇说着看都不看岑茵一眼,径自走到田恬的身边。

    “我的事跟你无关。”田恬才不想跟商遇解释什么,她自然也不回蠢到跟岑茵这样的蠢货做盟友。

    “我替你解决这个女人的麻烦,但是我要临海项目的策划方案。”商遇看着田恬淡然的开口。

    商遇自然不会做赔本的买卖,他从董事起就知道一切要以自己的利益为重。

    “我不用你插手。”田恬看着商遇冷然的道,让她做背叛商临钧的事情,她做不到。

    “田小姐可还记得,上次我哥遇到你跟我在一起吃饭后多长时间没有理你,还有最近他接手的项目貌似都越过了你这个项目总监。”商遇看着田恬淡然的道。

    他自然知道如何精准快速的捏住别人的软肋。

    “你什么意思。”商遇说的事情确实是事实,她这几天也为这个事情在苦恼。

    “那如果她知道这个女人是受了你的挑唆,所以做出了伤害岑乔的事情,你觉着我哥会怎么对待你?”商遇指着跌坐在地上发抖的岑茵玩味的看着田恬。

    “你准备怎么做?”田恬松口,的确她现在如果再次挑战商临钧的底线,那么可能她永远也没有了站在商临钧身边的机会。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