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章 一见钟情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怎么做可能就与你无关了,你知道的越少对于你来说就越有利,但是今天的事情我希望田小姐你能记住我这个人情。”商遇顺了顺自己有点偏位的领带看着田恬说道。

    “若是你能让我跟临均解除嫌隙,我会报答你这个人情。”田恬看着商遇淡然的回道,她是可以帮助商遇,但是这不代表她会真的出卖商临钧,而且就凭商临钧的能力,商遇是动不了他丝毫的。

    “好的,希望田小姐能够说话算话。”商遇满足的回应道。

    商临钧一直是他心头的一根刺,扎的他难受,他还没有能力一次性拔出来,只能一点一点的往外挤。

    “商总,我们找到岑二小姐了。”余飞带着一脸恍惚,衣衫不整的岑茵走到商临钧的面前。

    “姐。”岑茵看到病床上的岑乔瞬间恢复了理智,她刚才被商遇丢给了一帮混混,现在自己别说跟商临钧在一起了,就算是普通的男人也会嫌弃自己脏的吧。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岑乔,如果不是她和商临钧在一起,她怎么会嫉妒到发狂,怎么会轻信了田恬那个女人,她一定不会放过她们两个。

    “茵茵,你这是?”岑乔看着以前破烂的岑茵心中也是一痛,她自然明白岑茵遭遇了怎样的折磨,可是到底是什么人,竟然用了这样卑鄙的方式。

    “是商遇。”岑茵咬牙切齿,那个该死的男人,她当时那样的苦苦哀求她,甚至放弃了自己所有的自尊去勾引他,可是他竟然还是眼睛都不眨一下,将她送给了那些恶心的男人。

    “商遇。”商临钧看着岑茵,他眼中的怀疑很浓,商遇就是指使岑茵的人?

    转头看着余飞,却发现余飞摇了摇头。

    “什么情况?”商临钧带着余飞走到了门口。

    “商总,这件事情还有待查证,我们的确实在小商总的地盘找到了岑茵,但是我们却发现,最早的时候她见过田小姐。”余飞看着商临钧解释道。

    “嗯,继续查下去,商遇跟我的事情应该不会牵扯上乔乔,这件事情一定不是这么简单。”商临钧说完转身朝着病房走去。

    “姐,小商总说,他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喜欢你了,求你,一定帮我求情,将他手中的视频拿回来。”商临钧进门的时候岑茵正在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

    但是他却没有忽略岑茵说的重点,商遇喜欢乔乔?那么今天哪一出的本意又是什么?

    “岑茵,我和商遇并没有太深的交情,我不知道这件事情上我能不能帮到你。”岑乔皱眉,商遇那个人是个极其危险的人物,她在商场上这么长时间,虽然不会勾心斗角却学会了怎样识人。

    那个男人并不像他给人的表面一样浪荡,相反他心思深沉,而且他跟商临钧比起来应该也不逊色,只是,他比商临钧狠辣得没有底线。

    “你先回去吧。”商临钧走到岑乔的床边坐下,看都没看岑茵一眼。

    但是岑茵自然知道他是在跟自己说话,站起身离开的时候,还一脸恳切的看了看岑乔。

    “岑茵的事情。”岑茵刚刚出门,岑乔就忍不住向商临钧开口。

    “乔乔,这件事情我希望你不要干预,对比于你的安慰,任何人嗯生死对于我来说都无关紧要。”商临钧打断岑乔的话,他的小女人就是太过于善良。

    “商临钧,你知道那种视频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是多大的威胁?”岑乔有些生气,她不能看着岑茵出了这样的事情自己却置之不理。

    “我自然清楚,但是我也清楚出这样的事情是她自找的。”商临钧也有些生气,这个家伙究竟知不知道自己是为了她好,她又知不知道岑茵的这件事情根本就不像表面上看上去这么简单。

    “好了这件事情我自会解决,这期间我希望你在家好好静养。”商临钧看着岑乔淡淡的道。

    “你会帮她解决?”岑乔听到商临钧的话,眯起眼开心的笑道。

    商临钧无奈的叹口气,他了解岑乔的脾气,若是自己不把这件事情揽下来,那么他不敢保证这个小女人会不会单枪匹马去找商遇。

    商临钧在医院一直陪着岑乔,期间商又一来过几次,但都被商临钧以岑乔身体不舒服给堵了回去,不让他留宿。

    “小乔,你今天出院了,那么今晚陪我睡好不好。”商又一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嘻嘻的看着岑乔说道。

    “不行。”岑乔刚想答应,就听一个不太和善的声音拒绝了商又一的恳求。

    “臭老爹,我不喜欢你了,你这几天每天都霸占着小乔,我就让她陪我睡一晚上都不行吗?”商又一气呼呼的看着商临钧,他不开心,以前老爹什么都是顺着自己的,可是现在他为了小乔一次又一次的拒绝自己。

    “她是我的女人。”商临钧霸道的将岑乔搂在怀里,并投给商又一一个挑衅的微笑。

    岑乔扶额,为什么她最近感觉商临钧好幼稚的,若是外界将他传颂成黑罗刹的人看到这样的商临钧那么他们是不是会惊掉自己的下巴?

    “小乔说了不喜欢你,她喜欢的是我。”商又一不服气的撅起小嘴。“将来我还要娶小乔为妻呢。”

    “不可以,她是你妈妈。”商临钧看着小小的儿子认真的说道。

    商又一却因为他的话长大了嘴巴,这么说自己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孩子咯。

    而这边岑乔却是因为他的话红了脸颊,商临钧说自己是商又一的妈妈,可是正如田恬说的自己的身份怎么配做商又一的母亲呢?

    “好啦,赶紧让傅师傅送你去上学。”商临钧看了看岑乔,看到她陷入沉思纠结的小脸后,沉下了脸。

    他知道自己现在没有给她任何的承诺让她很不安心,但是他也明白,除了她,他也不会要任何人。

    “走吧,回家好好休息,管家妈妈也给你做好了好吃的。”商临钧走过去将岑乔收拾好的东西拎在手里,一手揽着她朝着外面走去。

    “夫人,你可算回来了。”管家妈妈一进门就焦急的走上去搀扶岑乔,看到岑乔头上缠着的纱布,她的心也跟着疼。

    为什么自从认识她以后,就一直看到她受伤。

    “我没事儿。”岑乔冲着管家妈妈努力的笑道,不过管家妈妈的举动却让她心中一暖,从小她都没有感受过母爱,但是现在她在管家妈妈的身上找到了那份缺失的东西。

    “先生,老先生刚才来电话,说是让您今晚回趟老宅。”管家妈妈转头看着商临钧一脸担忧的说道。

    她自动忽略了,商老太爷电话里让她转告商临钧将岑乔赶出静园的信息,因为她也舍不得岑乔这个孩子。

    “好,我知道了。”商临钧顿了顿,他今天也正好要回去探探商遇的低,顺便告诉自己的老爹不要在打岑乔的主意。

    “好好在家休息。”商临钧看着面色不太好的岑乔柔声的安慰道,“任何事情都有我,我是你的男人,自然不会让你独自去面对外面的风雨,放心我都会处置妥当。”

    岑乔知道商老太爷对自己抱着很大的成见,这几天商临钧为了自己失去了一个很重要的项目,商家老太爷一定是雷霆震怒。

    “可是那个项目对你来说真的很重要吗?”岑乔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这些都是商临钧以为她睡着了很余飞开会时她偷听到的。

    听到岑乔的话,商临钧顿了顿,很重要,但也不是那么重要,因为跟她相比任何事情都显得那么微不足道。

    “我有分寸。”商临钧不想给岑乔增加负担,他害怕她会做出他不想要的决定。

    “商临钧,如果我是你的阻碍那么……”岑乔后边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就让商临钧一个霸道的吻给堵了回去。

    “商,商临钧。”岑乔知道他在生气,因为他的这个吻极其霸道,而且他几乎是在咬他。

    “岑乔,收拾你想要离开我的小心思。”商临钧看着岑乔恨恨的说,这个家伙还真是属刺猬的,一点小小的压力就能让她蜷缩起来。

    “你去吧,我有点累。”岑乔不太想说话,这个时候她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嗯,好好休息,我一会儿就回来了。”商临钧嘱咐了岑乔几句,就奔着商家老宅走去。

    老宅里,商家老爷子正在教训商遇。

    “我说过,公司要想长久的走下去,团结是你们目前唯一的出路,我不想看到你和临均两个人挣得你死我活。”商离远看着面前吊儿郎当的商遇严厉的批评他。“公司在你哥哥的手里才能够更上一层楼。”

    商遇冷冷的看着商离远,元盛在商临钧的手上才可以更上一层楼,这样的话商离远已经不止一次的对他说过。

    可是他商遇偏偏不信这个邪,他偏要将元盛掌控在自己的手里,让商离远看看,看着元盛在他的手上越做越好。

    “大伯,虽然大哥有魄力,但最后还是跟您一样,败在了美人的手里,大哥他可是完美的遗传了您的基因,只要美人不爱江山。”商遇把玩着手中的烟,在这个家里是禁止吸烟的,就是因为商离远宝贝的那个女人受不了烟草的味道。

    商离远眼光深沉的看着商遇,之前或者是他看错了这个孩子,以为他只是一只羊,到现在看来他却是一只豺狼而且是不输于商临钧的豺狼。

    “商遇,若是真的有心经营公司,就拿出些光明正大的手段出来,最起码不要让我看到你使用那些下三滥的卑鄙手段。”对于商遇的做法,商离远不得不说他做事快准狠,这样的人在商场上也一定会是叱咤风云的人物。

    “哦?可是这些手段却是我学的伯父您。 ”商遇的确是张狂,王怡君在一旁则是看的心惊胆战,自己的儿子这样得最大哥,会不会被逐出公司。

    慌张的她,赶紧拉了拉儿子的衣袖,示意他不要在跟他大伯做对了。

    “什么事,非得叫我回来?”就在家里的氛围紧张的让所有人都窒息的时候,商临钧的声音打破了客厅里的尴尬。

    “我问你,这次临海那边的项目,你为什么会失手?”商离远看着一身风尘的商临钧,顿时火冒三丈。

    “我的原因,不需要跟你解释。”商临钧冷冷的看了一眼商离远怀中的女人一眼。

    “照顾好你自己就行了。”商临钧说完径自坐在了沙发上,随后他的目光转向商遇。

    “你跟那个叫岑乔的女人给我断了,那样的女人绝对进不了我商家的门。”商离远看到商临钧根本就不买自己的帐顿时火冒三丈。

    可是他却没有注意到他说岑乔的名字的时候,怀中的女人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

    “是么,那你的女人你可有查清楚底细?”商临钧的目光对上商离远怀中的女人,看到她慌张的低下头,他的嘴角划过一丝残忍的弧度。

    “你什么意思?”听到商临钧的话,商离远气不打一处来,这个逆子一向只会顶撞自己,他冷冷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从什么时候起那个会缠着自己的小孩儿跟自己变得越来越陌生,陌生到好像不是父子而是两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

    “我什么意思,你应该问问她。”商临钧说完站起身看也不看商离远。

    “跟我出来。”商临钧路过商遇身边的时候留下一句话,便酷酷的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阿遇,不要跟你哥对着干。我们就这样安静的过不行么?”王怡君追出来,拉着自己的儿子恳求道。

    商遇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的拉开母亲的手,跟着商临钧的背影走去。

    “临海的项目,我说凭自己的本事拿到手的,你若是聪明,就应该看好自己的后宫。”商遇看到商临钧站住脚,他也跟着停下。

    “我只是警告你远离岑乔,项目让你一两个也无所谓。”商临钧转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商遇,“而且,你若是聪明,就不会竞拍临海那个项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