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章 老板谈恋爱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什么意思?”商遇听到商临钧的话不解的问。

    “自己去调查清楚,临海那个项目对我来说有意义,但对你来说却不一定有用。”商临钧没有耐心跟商遇纠缠。

    他今天回来的目的,就是警告一下他,现在目的已经达到了,那么他也可以离开了。

    “临均,你进去看看你爸爸吧。”正准备离开的商临钧被一个纤瘦的身影拦住。

    “有你照顾他就够了,我想他应该也不希望我就下来给他添堵吧。”商临钧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临均,你爸爸他很在乎你。”乔毓敏一直都很痛心,商临钧和商离远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不是她的本意。

    当初在她失魂落魄的时候商离远像是天使一样出现在她的世界中,让她的心为了他沦陷,让原本不抱任何希望的她重新获得了新生,她爱商离远,因为很爱他所以希望他能够过得开心,过得幸福。

    “他在不在乎我不用你来提醒,你最好老老实实的待在他的身边,不要让别人知道你以前的事情,还有那个人你不配有资格去打扰她。”商临钧打断乔毓敏的话,他不想跟她纠缠,因为自己心里的那个小女人,他选择对她一而再的忍让。

    “她,还好吗?”乔毓敏因为商临钧的话有些激动。

    “跟你无关,现在你就做好你的商太太,以前你的那些事情最好不要让她知道。”商临钧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

    “大妈,你怎么受得了我哥一直以来这样对你。”商遇看到商临钧离开,从树后走出来跟乔毓敏面对面而立。

    “临均他没有恶意。”乔毓敏无奈的笑笑,想要错身离开,可是商遇却没有让她离开的意思。

    “刚才听到你们的谈话,好像大妈跟哥之间有着一些秘密。”商遇拦住乔毓敏的路。

    “嗯,我跟你大哥之间有一个不想伤害的人,以前我是做保洁的你哥查到了,不想让我告诉你大伯,怕他心疼。”乔毓敏看着商遇淡淡的说道。

    进到商家这么长的时间,她也看透了一些人情世故,虽然商离远真的把自己保护的很好,但是商家这样的地方怎么会少的了那些你争我夺的恩恩怨怨。

    “共同心疼的人,是谁?”商遇这么多年一直和商离远还有乔毓敏生活在一起,在他的眼里乔毓敏就是的弱不禁风没有任何心眼的女人,在他看来这样的女人除了柔弱了些的确没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

    “你大伯。”乔毓敏一脸不解的表情看着商遇,那个样子就像是看一个傻子一样。

    被乔毓敏这样看着商遇脸上有些挂不住,看来他真的是想要打败商临钧想疯了,竟然觉着从眼前的这个女人身上可以找到些破绽。

    “那,大伯母早些休息。”商遇说完便自觉的给乔毓敏让开一条路。

    “你也早点休息。”乔毓敏点点头,嘱咐了一句后就朝着屋里走去。

    “老何,帮我调查一下临海那个项目背后隐藏的秘密,还有帮我查一下田恬给我的那个临海项目的策划案有没有问题。”商遇想到商临钧临走的时候跟自己说的话,对自己轻松拿到的临海的项目产生了质疑。

    “诶哟,小商总,这么早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急事么?”田丰祥对着话筒慵懒的说道。

    之前他想要让商临钧购下临海那个项目不过是看在商临钧对那边有特殊的情感,但是没想到商遇竟然会自己往这个火坑里边跳。

    “田总,我想问一下临海那边那个项目什么时候可以签合约。”商遇明知道田丰祥老奸巨猾可是自己现在却真的不是他的对手。

    “哦,原来是这个事情,小商总你放心,这些都是小事情,我会最快把这件事情处理好的。”田丰祥敷衍的回答,嘴角挂着一起残忍的微笑。

    “田总,今天商临钧告诉我那个项目有问题。”商遇自然也不是这么好糊弄的,他投资了好几个亿的钱在里边,这一局要么他彻底的搬到商临钧,要么他就只能乖乖的做商临钧口中的蛀虫,下一次再等到这样的机会就不知道该什么时候了。

    “能有什么问题,好啦小商总,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你早点休息,有什么事咱们明天谈。”田丰祥说完率先挂断了电话。

    听着话筒中传来嘟嘟嘟的声音,商遇气结,这个该死的老狐狸现在竟然跟他推脱。

    看来这件事情的确不简单。

    临海那边的项目一拖再拖,政府那边不给签署使用权利的文件,商遇每天急得焦头烂额,而每次联系田丰祥那边的态度都是模棱两可。

    “田总,你这次的计谋用的真的是一石二鸟。”商遇气急败坏的冲进田丰祥的办公室。

    “小商总这说的是哪里话?我怎么听不明白呢?”田丰祥装作一脸无辜的样子看着商遇。

    “你明知道商临钧对临海那个项目存在多大的感情,为了你的宝贝女儿你本来应该帮助他的,可是现在却套我下水,不禁提你的好女婿除掉了我这个绊子,现在田总的腰包是更加的鼓了吧。”商遇看着田丰祥,他现在恨不得将眼前的老狐狸剥皮拆骨。

    “小商总真的是误会我了,我可是真的诚意的想要跟小商总您合作的。”田丰祥对着一脸的假笑,给商遇倒了一杯茶水,“说实话,临海这个项目,我是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而且当时临均已经跟政府那边的负责人谈妥了,现在出了这样的变故,我想临均应该知道一些原因。”

    “你这话什么意思?”商遇看着田丰祥警惕的问道。

    这个老狐狸又想套路自己,听他的语气之前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可是竟然还让自己往下跳。

    商遇斟酌的看着田丰祥,他不明白这个老狐狸的用意。

    “小商总尽管放心,我会让临均松口的,但是也请小商总不要忘了我们的交易。”田丰祥从办公桌前站起来走到商遇的身边定定的看着商遇。

    “刚才商遇去了田丰祥的办公室。”余飞急匆匆的进到商临钧的办公室报告道。

    “嗯。”商临钧只是淡淡的回应了一声后就没有了下文。

    “商总,看来他们是真的联手了,我们要不要出些对策。”余飞看着一脸淡然的商临钧,不解的问道。为什么自家老板一点都不着急?

    “不用,鱼还没上钩。”商临钧没有抬头,而是认真的看着自己手中的文件。

    这是岑乔之前送来的合作案,没想到卢东兴看着粗狂还真真是个人精,这个合作方案看似元盛集团是最大的受益者,可是仔细推敲最大的受益者却是他卢东兴。

    余飞不解的看着自家boss嘴角溢出的那一抹淡然的微笑。

    “好了,中午过去接又一,把他送到岑乔那边去,告诉她这个五一小长假又一就交给她来照顾了。”商临均说完就有低头去研究手中的文件去了。

    他这个假期必须把岑乔支出去,这样他才能跟卢东兴好好的玩一下,商临钧也是商人,虽然他不介意卢东兴从这里讨些好处,但是也不能让人这样把自己当冤大头,更何况这件事情还跟那个小女人有些关系,卢东兴最起码捞走了她三分之一的好处。

    “岑小姐,这是商总吩咐下来的。”余飞无奈的看着沙发上一脸淡然的玩儿游戏的商又一,又看看一脸懵逼的岑乔。

    “好,那就让他留在这里吧。”岑乔没有说什么,而是淡然的回应了一句就自顾自的看自己的文件。

    巧的是她也看出了文件中猫腻,看出了卢东兴的小动作。

    “小乔,我五一放五天假哦。”余飞走后商又一就不安分的窜到了岑乔的办公桌前。

    “嗯,有没有想去的地方?”岑乔一脸宠溺的看着商又一,这个小东西总是能让她感觉到轻松。

    “有呀,我想去迪斯尼乐园。”商又一看着岑乔一脸兴奋的说道。

    之前老爹答应了好几次带他去的。可是一直都没有去,现在小乔愿意陪着自己他当然想去自己最喜欢的地方了。

    “好,那就去迪斯尼乐园。”岑乔伸手将商又一抱在怀里。

    很奇怪每次看到商又一,他都有一种母爱泛滥的感觉,自己明明就是之前才跟商临钧发生了关系,为什么总觉着好像她就应该当妈妈了。

    “噢耶,小乔你太棒了。”商又一兴奋的在岑乔的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好了,你先过去玩儿会儿,我这边工作忙完了就带你回去,明天我们就出发去上海。”岑乔温柔的捏了捏商又一的小脸,将他放到了地上。

    看着他乖乖的坐在沙发上玩儿平板电脑的游戏,自己才又投身到工作中。

    很快自己就到了下班的时间,岑乔收拾完桌面才发现商又一已经在沙发上睡熟了。

    无奈的摇摇头岑乔走过去小心翼翼的将商又一抱起来。

    “睡了?”刚准备起身,一个温柔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岑乔抬头看着商临钧一时失了神,这个男人应该是刚应酬回来,一身的疲倦。

    不过就算是这样的他,依旧充满了吸引力,岑乔就这样静静的注视着商临钧,她想这样的男人无论是谁都是会沦陷在他的眼神里的吧。

    “怎么了?”商临钧好笑的看着岑乔,这个小女人为什么老是看着自己走神?

    “嗯,就是觉着商总今天很帅。”岑乔笑着摇摇头,她起身将商又一交到了商临钧的怀里。

    “额?是不是被我深深的吸引了?”商临钧听到岑乔的话低笑出声。

    “是呢。”岑乔会给他一个淡然的微笑。

    这一幕竟然和谐的让人嫉妒。

    “回去吧。”商临钧一只手将商又一抱起来,一只手腾出来牵着岑乔。

    “我答应又一五一小长假带他去迪斯尼乐园。”路上岑乔小声的跟商临钧攀谈。

    “嗯,一起去。”商临钧点头,他知道又一一直想去迪斯尼乐园,可是自己之前太忙,而且别的小孩子都是爸爸妈妈陪同前去,他不想又一去了看到别人家其乐融融的样子难过。

    幸亏她出现了,幸亏自己跟她纠缠,更幸亏又一还没有长大,他不想让自己的儿子童年留下遗憾。

    “妈咪!”商又一诺诺的声音透过商临钧的肩头传来,听到又一喊妈咪商临钧的身体震了震。

    这个小家伙梦里梦到自己的妈咪了吧,想到这里商临钧扭头看着身边的小女人。

    她应该没有听到又一说的梦话吧。

    岑乔没有注意到商临钧看着自己,更没有听到又一梦里喊着妈咪,她只是低头看着路灯下三个人的影子,她不知道为什么商临钧将车挺的那么远,下来的时候她明明看到停车场有好多空车位,而且她说开自己的车回去,可是商临钧却说自己的车太憋屈,非得这样走过去。

    可是看到地上三个人的影子,没来由的觉着非常的和谐。

    “想什么这么出神。”商临钧好奇的看着岑乔,这个家伙马上就要撞到自己身上了。

    “啊?”听到商临钧的声音岑乔抬头,却尴尬的发现自己已经踩到了商临钧的一只脚。

    “上车吧,你去后座抱着又一。”商临钧示意岑乔先上车,然后将又一小心的放到岑乔的怀中。

    “怎么没让余飞开车送你?”岑乔奇怪的看着商临钧,他看上去很累,现在开车真的没有问题吗?

    嗯,他有点私事,虽说我是老板,但是也不能不给员工私人空间。

    商临钧淡定的撒着谎,他才不会承认自己是刚才跟她从公司下来走的路上才萌生了让余飞先离开的想法。

    可怜的余飞,一边走路一边踢着石子。

    老板要谈恋爱,一个微信过来自己就得腿着回家,但是,“阿秋!”余飞打了一个喷嚏后,哀嚎,“老板,拜托您老人家不要背后说我坏话。”

    余飞知道自己自家老板那么嘴硬还要面子的一个人,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半路让员工腿着回家,就为了跟岑小姐享受一家人齐人之乐的场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