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章 身体炙热
    ,精彩无弹窗免费!

    商临钧让姜一凡带走了姜茕茕,然后自己安排商又一去睡觉,而岑乔则是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脑海中恍惚闪过田恬今天跟她说的话,她不知道田恬是不是故意的,但是她明白田恬说的话却是真的,因为那个女人的心里也是在乎商临钧的。

    “田恬的话你不必在意。”商临钧走到沙发上将岑乔拥在怀里,他自然知道岑乔的犹豫,“我说过你吃醋了就跟我说。我是你的男人,保护你是我的职责,但是乔乔永远不要存有离开我的心思,因为我不确定自己会做出怎样疯狂的事情。”

    岑乔就这样安静的依偎在商临钧的怀中,静静的听着他说。

    商临钧说会护自己周全,可是她呢什么都帮不上他,最近元盛中的动荡她也是听说的,倒不是田恬告诉她的,而是卢东兴跟她讲了一些?

    “乔乔。”商临钧看到她不说话,将她的脸搬过来向着自己,当看到她满脸泪水的样子。商临钧感觉自己的心被人狠狠地扎了一刀。

    “商临钧。”岑乔薄唇轻起,淡淡的喊着他的名字。

    “嗯。”商临钧应到。

    等待着她接下来的话,但是她却什么都没说,只是这样安静的依偎在商临钧的怀中,就这样安静的待着。

    第二天,岑乔一行人陪着商又一在迪士尼乐园玩儿了个痛快,尽管自己心中有了太多的烦恼,但是岑乔还是开心的陪着商又一。

    “小乔,以后每年都陪我来好不好?”商又一从过山车上下来看着岑乔开心的说。

    岑乔没有回答,她不知道自己这次回去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跟他相见。

    商又一毕竟是个孩子,自然体会不了岑乔眼中的烦躁。没有等到她的回答也没多想,下一秒便拽着商临钧冲到了另一个娱乐设施前。

    “乔乔?”姜茕茕和姜一凡走到岑乔的身边,顺着她的眼神看着远处的一大一小。

    “真的要这么做?”姜茕茕一脸担忧的看着岑乔,昨天商总的态度她算是看明白了,如果自己帮了乔乔那么以后在商总的面前自己一定不会好过。

    “嗯,我得回去。步亦臣那边已经开始行动,岑安毕竟是我的父亲。”岑乔点头,最近岑氏被步亦臣弄得鸡飞狗跳,岑安没有办法才将电话打到了岑乔这里。

    “你明知道以他的手段很快就能让岑氏转危为安。”姜一凡并不赞同自家妹妹趟这趟浑水,因为他太了解商临钧,若是让他知道了自己插手,他也不会好过。

    “步亦臣要的左右不过是我的一个态度而已,我只是提前回去,并没有什么大碍。”岑乔摇头,她并不想商临钧插手岑氏的事情,因为现在他自己也有些诸多的麻烦,如果他和自己的事情曝光,那么元盛的股票会大跌,元盛那些对他虎视眈眈的人更加会大做文章。

    “好吧,只希望他能理解你的一片苦心。”姜一凡无奈的摇头,他知道岑乔的性格,一定不会轻易的改变自己做的决定。

    “谢谢你!”岑乔是真心的想要感谢姜一凡,虽然他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因为自己是姜茕茕的好朋友,但是对于他的仗义出手她还是心存感激。

    “乔乔,那你现在走吧。”姜茕茕着急的看着远处的商临钧父子。

    “好。”岑乔也看着商临钧和商又一,她舍不得,自己这一次这样不辞而别又一不知道还会不会原谅自己。

    “去哪儿?”岑乔刚走出游乐场的大门,就被商又一和商临钧堵住了。

    “我。”岑乔想要解释,但是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岑氏我不插手,但是我也不能让步亦臣威胁到你,我说过我是你的男人。”商临钧很生气,通过卢东兴他早就知道了岑氏那边的问题,更知道步亦臣的目的。

    这两天她走神恍惚,他一直不追问,就是想要听她找自己帮忙,可是这个家伙宁愿把姜茕茕和姜一凡叫来,自己逃跑也不肯跟他讲。

    这个家伙究竟有没有把自己当成是她的男人,她以为自己说的可以依靠自己的话都是开玩笑的么。

    “商临钧这是我自己的问题。”岑乔看着商临钧倔强的说道。

    “你是我的女人,你的问题跟我没有关系?”商临钧气结,他不喜欢岑乔这样倔强,他希望她能像个小女人一样依靠自己。

    “我不是你的女人,你的女人应该是像田恬那样的,我只不过是你一时兴起才反的错误。”岑乔越说越委屈。

    “你再说一遍。”商临钧捏着岑乔的胳膊,眼神中迸发出来的火花像是要将岑乔灼伤一样。

    “你放开我。”岑乔挣扎,可是越挣扎他就筋骨的越紧。

    “放开你,然后让你去找步亦臣?他的目的你不会不知道,还是说你根本进去对他余情未了?”商临钧看着岑乔,他的声音很冷,眼神中充满了警告的味道,仿佛只要她敢让他听到自己不满意的答案,他就会让她灰飞烟灭一般。

    “是,我对他余情未了。”岑乔也不甘示弱,明明胳膊已经被他捏的快要碎掉,但是她却眉头都不皱一下。

    “好。很好。岑乔你真的是好样的。”商临钧放开岑乔的胳膊,抱着商又一离开,没有一刻回头。

    心像是被什么刺了一下一般,痛的她根本就无法呼吸,脑海中像是播放影片一样,不停的循环着她和商临钧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乔乔。”姜茕茕着急的扶住岑乔,现在的她就像一片飘零的纸一样,仿佛风大一点就会将她吹走。

    “现在我应该彻底的自由了吧。”岑乔努力的冲着姜茕茕笑了笑,她现在真的很难受。

    没想到商临钧在他的心中已经有了这样重的位置,就连步亦臣当初一次次的让她难堪,她也只是难过一点而已,但是现在她却痛的无法呼吸。

    “走吧。”姜茕茕搀扶着她,看到岑乔这个样子她也很心疼,但是她却知道自己劝她也无济于事,况且她根本就没有谈过恋爱。

    “老爹,你为什么要对小乔那么凶?”商又一在商临钧的怀中哭着挣扎,他不明白大人之间的矛盾,他只是知道要失去小乔他真的很难过。

    “她和我们没有关系,她有自己喜欢的人。”商临钧紧紧的抱着儿子,他也明白岑乔的倔强,但是刚才她那样的回答显然没有把他放在重要的位置上,岑乔果然是不爱他的。

    “可是你说不管小乔会不会嫁给你,她都是我妈咪,而且小乔她只是不喜欢你,但是她是喜欢我的。”商又一不依,他不能没有小乔,老爹身边的女人那么多可是只有小乔是真心实意的对待自己的。

    “以后你可以去找她。”商临钧安慰着怀中不安分的小人,果然听到自己以后还可以去找小乔,商又一立刻就安分了下来。

    “真的吗?”小孩子的脸果然跟天气一样的说变就变,这不刚才还阴云密布此刻便晴空万里了。

    商临钧没有说话只是无力的点点头。

    “临均。”刚到酒店门口,田恬便迎面走来。

    “你来做什么?”商临钧皱眉,最近田恬好像有点太殷勤了些。

    “也没什么事儿,听说岑小姐提前回国了,想着又一身边总不能没个女人照顾,所以就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田恬看着商临钧淡然的笑着,她尽量让自己表现的不要那么殷勤。

    “不需要。”商临钧果断的拒绝,田恬跟步亦臣是同学这件事情他是知道的,所以岑乔回国的事情她肯定会第一时间知道,毕竟她那么“关心”岑乔。

    “临均。”田恬看着商临钧,一脸的急切,岑乔已经离开了,可是她还是没有机会靠近商临钧,今天是她拿下商临钧的最后一个机会了。

    “一起吃个饭总行吧,这几天你一直在忙,我就连跟你一起吃饭的机会都没有。”田恬笑的得体,这样说商临钧倒是没有了拒绝她的托辞。

    “好。”商临钧点头,他暂时还需要稳住田恬,最近田丰祥的动作有点大。

    “走吧,我已经定好了餐厅。”田恬走过去想要伸手挽着商临钧,可是被他侧过身躲了过去。

    田恬讪讪的探探手,她已经安排好了一切,今晚商临钧必须属于自己。

    “又一,这是田恬阿姨送给你的礼物。”餐桌上田恬拿了一个飞机模型递给商又一。

    “这些田恬阿姨,我不缺这些东西?”商又一结果田恬的礼物放在一边,看着自己手挽上额小手镯发呆,这个镯子是小乔送给自己的,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土气的手镯他就是看着很可爱。

    田恬的脸有些发烫,商又一显然也在疏远自己,难道是因为岑乔的关系,想到岑乔她放在腿上的手暗暗捏紧。

    岑乔你还真是阴魂不散,一直以来她表现的大方得体,很商临钧的距离也是保持的恰到好处,本来因为不出意外她一定是商临钧的妻子人选,哪怕她们之间只有她的一厢情愿,她也有把握能够让商临钧对自己日久生情,可是乔乔出现了一个岑乔。

    “又一有什么喜欢吃的吗?”田恬看着商又一讨好的问道,虽然她也不知道商又一的母亲是谁,但是她一直没有担心过那个本不该存在的女人。

    难道岑乔?

    “临均,岑小姐很步总结婚六年都没有孩子,是不是不会生育。”田恬装作若无其事的说道。

    “乔乔的第一次给了我。”商临钧没有抬头,但是他的话却让田恬不淡定了。

    第一次给了商临钧,是六年前还是六年后。

    如果是六年前那么岑乔真的有可能是商又一的母亲,可是也不应该因为以商临钧的性格应该不会让岑乔嫁给别的男人,那么就有可能岑乔是之前才把第一次给了商临钧。

    好一个岑乔果然有心机?

    “嗯,我听说最近医学很发达,尤其是修护手术做的越来越完美。”田恬一边切牛排一边不经意的说道。

    “是吗?”商临钧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田恬,“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或者……你了解这些做什么?”

    他说着,眸光渐渐变得锐利。

    “没有,我……就随口说说。”田恬被他盯得有些尴尬,“好了。临均,我们怎么会讨论这样的问题,来,我们喝一杯。”

    田恬说着举起自己眼前的酒杯,一脸期待的看着商临钧。

    “喝一杯的名义?”商临钧皱眉,今天的田恬显得有些急切,他眼神暗淡的看着自己眼前的杯子。

    “没有,就是想跟你喝一杯,严格算下来,自打我从国外回来我们好像还没有约会过。”田恬一脸娇羞的说完,便自己一干二净。

    “约会。”商临钧重复了田恬的词,他们之间,本非男女朋友,又何谈约会?

    “我先干为敬了,临均该你了。”田恬自然知道商临钧对自己并没有兴致,但是她选择自动忽略,她要的不过是商临钧喝下眼前的酒。

    “嗯,那就喝一个吧。”商临钧点点头,田恬没有看到他喝下酒之前眼中划过的那抹精光。

    看到商临钧将酒喝干,田恬的心里简直乐开了花,没想到商临钧竟然真的将酒给喝了。

    她的眼睛炙热的盯着商临钧,等待着药效的发作,可是为什么她感觉到自己越来越热?

    “临均。”田恬声音暗呀的喊着商临钧的名字,仔细听能够听出来她声音中包含得浓浓的**。

    “临均,我好难受。”田恬无力的看着商临钧,为什么他还是那么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嗯,我知道。你喝下了本应该是你给我喝的酒。”商临钧眸光冰冷,语态更冷,“你不该如此算计我。”

    “我没有算计你。 只是……”

    “你还是想想怎么解决你现在的窘境吧。又一还小,不适合看这么少儿不宜的画面。”商临钧说完便抱着又一离开了包厢,全然不顾身后田恬的渴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