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 温情
    ,精彩无弹窗免费!

    “岑乔,你还真是幸运,但是我就不相信你能一直这么下去。”田恬的手狠狠的握着方向盘,她不甘心,为什么自己就要被那些混混糟蹋,而岑乔就一直那么幸运。

    自从上次的不欢而散后商临钧又重新出现在了岑乔的生活中,他说的三天时间就是三天,时间刚过他就来到了岑乔的面前。

    “乔乔,躲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能不能勇敢的面对?”商临钧气定神闲的坐在岑乔的办公桌前,看着眼前局部不安的小女人,他的嘴角上扬,就算你岑乔是泥鳅也休想逃脱我的手掌心。

    “商临钧我听说最近元盛内忧外患,你为什么还有闲工夫来我这里。”岑乔无奈,这个家伙为何现在变得如此的粘人。

    “乔乔,你也知道现在的元盛内忧外患,如果我一无所有了你可得养我呀。”商临钧装作委屈巴巴的样子看着岑乔。

    “岑总,卢总过来了。”黎清带着卢东兴敲门而入。

    “卢总这个时间过来是紧急的事情吧。”岑乔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的看着卢东兴。

    “商总。”卢东兴跟岑乔象征性的点了点头,继而转身朝着商临钧走去。“最近田总把原本日安和元盛的合作都交给了步氏,不知这件事情您是否知道?”卢东兴小心翼翼的看着商临钧,他这次可是亏大发了。

    “田总毕竟是元盛的董事,一些决策若是合情合理我也没有干预的权利。”商临钧淡然的回道。

    最近田丰祥的确是蠢蠢欲动,在很多事情上一直在打压着商临钧,而商遇更是不甘寂寞跟田丰祥联合一起,岑乔的确没有说错,最近元盛的确是内忧外患,不过这些却都是他商临钧最想看到的场景,若是他们一直按兵不动,那么他还真的没有办法将这帮老狐狸一网打尽,现在还暴露的都已经暴露在外,剩余的几个就算留下也翻不起什么大的风浪。

    “商总。”卢东兴看着商临钧无奈的摇摇头,这个商临钧是个生意人,而利益是每一个生意人都在意的一点,现在跟步氏合作不得不说比跟日安合作更加有利可图,可是他又怎么甘心看着这到手的鸭子就这样飞了呢。

    “卢总,与其跟我在这里纠缠不如花点时间去调查一下步氏那边价格比你优惠的原因?”商临钧看着卢东兴淡然的笑笑。

    “商总的意思是?”卢东兴听到商临钧的话瞬间明朗,没想到商临钧竟然会帮他,而后看到商临钧看岑乔的眼神,他像是明白了什么似得。

    “卢总,凡事将就证据,若是有了证据还有媒体的帮忙。”商临钧适时的顿住,卢东兴是聪明人,有些事不用点的太透。

    “这样的话,商总您。感谢商总指点迷津。”卢东兴站起身朝着商临钧道谢后,“岑总,那咱们下次聊。”又对着岑乔道别后心满意足的离开。

    岑乔就这样定定的看着商临钧,她知道商临钧是一个强大的人,不然不会短短时间就让元盛成为业内的翘楚,更不会仅仅几年的时间就让自己的地位无法撼动。刚才看到他三言两语就解开了卢东兴的难题,她更加钦佩商临钧。

    “乔乔,现在言归正传,你何时搬回去?”商临钧这次来就没有打算无功而返,如果岑乔现在不跟他回去,他就无法保证她会不会出事。

    商离远那边对岑乔已经积怨已久,上一次让田恬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出了那样的问题田丰祥对商离远施压,顺便将所有的错都推到了岑乔的身上。

    “商临钧,你放心我能保护好自己。”岑乔从刚才卢东兴的举动中已经看出来了,田丰祥这不是针对卢东兴而是冲着她来的,日安医疗那边本来就是她负责的项目,现在突然给卢东兴施压一定是因为她的原因,再联合这几天自己出的意外。不难想象她将面临的是什么。

    “岑乔,我说过在我的面前你不必逞强,到底要我说多少次你才能记住。”听到岑乔的话商临钧很生气,这个家伙不让她躲避的时候她一直都把自己藏在龟壳里,现在让她藏起来她偏偏要迎难而上。

    “商临钧,你现在已经自顾不暇了,我不能做你的绊脚石。”岑乔无奈,她也想跟他在一起,因为她的心已经在不知不觉的时候像他的方向靠近了,可是她不能,田恬的警告再加上现在田丰祥的动作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商临钧与她纠缠不清造成的。

    若是商临钧失去这一切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他。

    “岑乔,你不知道田丰祥的手段,难不成你以为只要你和我保持距离她们就会善罢甘休?”

    岑乔没有再说话,她在考虑,若是这里真的这么容不下自己那么她离开呢?

    “你走不了,田恬上次在上海的时候出了事情,对不起,我不知道她会把这一切都算在你的头上。”商临钧懊悔,如果知道上次自己将田恬扔下会给岑乔带来这样的麻烦,他应该将她送去医院。

    “所以外界的传闻是真的,花名杂志里报道的也是真相。”岑乔不可置信的看着商临钧,如果是的话田恬做出来更过分的事情岑乔也觉着有可能。

    毕竟她是那样高傲的一个人,遇到了那样的事情,怎么会不受打击。

    “是。”商临钧看着岑乔点头。

    岑乔和商临钧谈好晚上会重新住回静园,而且以后上下班都由余飞接送,商临钧才放心的离开。

    可是岑乔这边商临钧已经安排妥当,却没想到商离远竟然会给他下套。

    “老爹,救我!呜呜…”商临钧刚离开岑乔的办公室就接到了商离远的电话,电话中商又一委屈的哭着。

    “你想做什么?”商临钧生气的对着电话吼道,没想到商离远竟然把又一带走了。“他是你的孙子。”

    “临均,又一我会照顾好,最近这段时间你就不要见又一了。安心准备你和田恬的订婚典礼。”商离远对着电话冷淡的说,他也是迫不得已,看着远处沙发上哭的像个泪人一样的小人儿商离远也感觉心痛。

    当初自己也是这样被迫娶了临均的母亲,可是最后自己有了能力就娶了自己心爱的人,临均为此差点与自己断绝关系,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他懂,更何况商临钧还是他的儿子,虽然父子间的关系剑拔弩张但是他却一直很关心商临钧。

    “你为什么不告诉临均你是为了保护又一?”乔毓敏看着商离远挂断了电话走到他面前帮他顺了顺胸口心疼的问道。

    “有些事你不懂,最近好好照顾又一。”商离远跟她嘱咐了几句,然后自己便离开了。

    乔毓敏看着沙发上哭的委屈的商又一,心中五味杂陈,为什么这个孩子跟她有那么几分相像,记忆中一个小女孩儿对着自己温柔的喊着妈妈,那张小脸跟又一就有七八分的相似。

    她现在真的好想抱抱他。

    “又一,我带你上去睡觉好不好?”乔毓敏走到商又一的面前伸手去牵他,没想到小家伙竟然听话的牵起了她的手。

    “奶奶,你长得好像小乔。”商又一的脸上还挂着泪珠。想到小乔他的心中更加的委屈,不知道小乔会不会想自己,他现在好想能够立刻见到小乔。

    听到又一的话乔毓敏顿了顿,“小乔。”她重复又一说出的这个名字,这个孩子喜欢她吗。

    话说商离远离开家后就去了田丰祥的家。

    “伯父。”田恬笑颜如花的给商离远端茶,她现在的表现已经让商离远有了几分厌恶,曾经他以为田恬是个知书达理温婉的女孩子,没想到她的心思竟然这般的狠毒。

    “伯父,你放心我跟临均在一起后一定不会亏待又一的?”田恬自然看出了商离远的不满,可是这些她都不在意,她现在就等着商离远能够过来娶自己。

    “上一次的事情你也知道是你自己自食恶果,临均跟你的婚约我本来就已经应下了,却没想到你竟然用那种方式,你难道不知道临均最讨厌不择手段?”商离远越说越生气,想起今天收到惊吓的又一他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老田。”商离远扭头看着田丰祥,自打他进来田丰祥就一直保持沉默。

    “离远,孩子们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咱们两个老家伙就不要插手了你说呢。”田丰祥笑意盈盈的给商离远倒茶。

    “不要插手,可是我怎么听说最近你用股东的身份没少干预项目部那边的决策。”商离远自然也不是吃素的,虽然现在商临钧是元盛的掌权人,但是商离远曾经也不是吃素的。

    “你看,这就错了,我可真的没有对项目部施压,只不过项目部的经理过来找我看了一下两个合作公司的方案,然后我只是给了一个合理的意见而已,毕竟步氏和日安想必步氏能够带给元盛的价值更高。”田丰祥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商离远。

    商离远没有说话,今天他过来的目的自然不是为了卢东兴当说客的,毕竟牵扯了岑乔那个女人。

    “商伯伯,你放心,这一次我们一定会彻底的将商遇赶出元盛。”田恬适时的走到商离远的身边。

    “田恬,临均那个孩子比较倔强,我们这样的方式逼迫他可能会适得其反。”商离远听到田恬的话语气也软了下来。

    田恬笑笑没说话,商离远也是个人精,之前她没有出事之前这个老狐狸对自己也是百般喜爱,没想到那件事情曝光之后这个家伙明里暗里的想要推了这份婚事。

    商离远看着田恬点点头然后又跟田丰祥寒暄了几句后便离开了。

    “田恬,你为何必须嫁给商临钧?商离远这个家伙现在对你已经有了成见,为何你要嫁过去委屈自己。”田丰祥虽然对权势和金钱热衷,但是还是念及一些骨肉亲情的。

    “商临钧是我的,我从小就对他那么执着,原本我以为只要我表现的不那么急切他就会对我不一样,以为我会是他身边唯一的女人,可是没想到六年前我刚出国他就跟别人弄出来一个孩子,六年后我回来他身边又有了一个叫岑乔的女人。”田恬不甘心,她付出了那么多就是为了得到商临钧,可是没想到他竟然用那样的方式对她。

    “好了,婚姻而已嫁给谁都一样,结婚以后也可以找自己喜欢的。”田丰祥知道自己劝不动这个女儿。

    田恬没有接话,田丰祥生性凉薄,她的婚姻自己本来也做不了主,与其日后让他用自己的婚姻将她嫁给别人,她宁愿自己争取嫁给自己喜欢的人,而他从始至终喜欢的只有商临钧。

    商临钧这边带着岑乔回到静园,就听到管家妈妈和老傅说商又一被一个不知名的人带走。

    “商临钧,你怎么不着急?”岑乔看着淡然的坐在沙发上的商临钧,又一被人带走了,那个小家伙现在会不会害怕,想到这里岑乔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什么揪着一般。

    “又一在老宅,你放心他现在很安全。”商临钧将岑乔抱在怀中,声音闷闷的说道。

    “老宅?”岑乔听到商临钧的话惊讶了一下,随即放心了下来。

    “又一是不是也有危险?”岑乔看着愁眉苦脸的商临钧,最近这些事情应该让他很烦恼了吗?

    “他在老宅很安全。”商临钧安慰岑乔,他知道又一不知对他来说很重要对岑乔来说也一样重要。

    “嗯。”岑乔点头。

    商临钧你真的为了我要这样跟田恬对抗么?如果我们俩没有相遇那你和田恬会不会不会落到这样的地步?

    “不要乱想,这些都跟你没有关系。”商临钧将岑乔抱在怀里安慰道。

    他虽然想过自己一定会跟田丰祥到达这样剑拔弩张的地步,但是却没想到这样措手不及。

    “这件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岑乔突然站起来,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而且措手不及,好像有一只手一直在推动着一样。

    “是,不简单,以田丰祥的能力和脑子应该布置不了这样的局面。”商临钧怎么会看不出来事情不简单,可是直到现在为止那个人都没有暴露出自己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