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章 护你周全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的意思是。”岑乔汗颜,她不知道商临钧面对的是怎样的敌人,竟然强大到让他都查不出底细。

    “乔乔,安心住在这里,我会尽我所能护你周全。”商临钧看着岑乔一脸笃定的说道,他此生最在意的就是岑乔和商又一,可是就有人不知死活的想要拿他们来威胁他。

    “我可以帮你。”岑乔不想就这样坐着,她想要帮助商临钧,尽管知道自己的力量对他来说是那么的薄弱可是她还是想要尽一份心意。

    “你保护好自己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乔乔答应我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要相信我。”商临钧害怕,过两天他的订婚的消息穿出来岑乔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的坚定。

    “好。”岑乔点头。

    最近这段时间商临钧一直在忙,岑乔出入都有余飞陪同,倒是没有什么麻烦再来找自己。

    如果说真的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那就是商临钧两天前让她搬出了静园,住在离公司不远的小公寓里。

    “他最近在忙什么?”岑乔这不知是第几次问余飞了,可是他自始至终都不告诉她。

    “岑小姐到家了。”余飞催促着,他要怎么告诉岑乔总裁最近在忙跟田恬的婚礼呢,如果她知道了出了什么事儿他能不能承担的起。

    岑乔知道余飞一定不会透露什么了,就让他先回去了。

    “茕茕,你最近在忙什么?”最近在公司都看不到姜茕茕的影子。

    “乔乔,我哥把我关起来了。”姜茕茕声音闷闷的,最近她不过是跟大学时期喜欢的学长一起去吃了个饭,还玩儿嗨了玩儿了个通宵,没想到第二天姜一凡就的得到了消息,已经让她一周没有出过门了。

    “你哥。”岑乔无奈,姜一凡是出了名的护妹狂魔,现在姜茕茕只是被关在家里,那么带她玩儿的那个学长应该就比较凄惨了吧。

    “就是跟对不起学长。”姜茕茕叹气,若是换做以前他一定会因为这件事情跟姜一凡整个你死我活,但是现在她却十分的淡定,不让她出门,她就待在家里粘着他呗。

    想到这里,姜茕茕看着一旁认认真真办公的姜一凡,这一周他倒是一直在家陪着自己,而且姜一凡还将自己的东西都搬到了姜茕茕这里,说是方便以后自己照顾她。

    “看什么。”姜一凡没有抬头,淡漠的声音打断了姜茕茕的深思,感觉到她对自己没有那么大的抗拒后,姜一凡的嘴角微微扬起。

    “谁看你了,我只是想跟你请个假,今天去乔乔那边住一天。”姜茕茕吐舌,她刚才的确看着姜一凡犯了花痴,以前也觉着自家哥哥很帅,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竟然觉着他帅的没边了。

    “我送你。”姜一凡放下手中的文件站起身,嘱咐姜茕茕去换好衣服自己也去收拾了一下。

    “哥,你去见乔乔为什么要打扮?”姜茕茕换好衣服后出来看到姜一凡换了一身衣服,心中有点郁闷,为什么跟她在一起的时候他就可以不注意自己的门面。

    “嗯,出去见人必须是自己最光鲜亮丽的一面。”姜一凡点头,他自然听出来了姜茕茕语气里的吃味,不过这正是他要的结果,他不急,就这样让她一点点朝着自己的身边走近,如果像之前那么急切没准儿这个神经大条的妹妹会被自己吓坏。

    “你是不是喜欢乔乔,哥,乔乔已经有商总了。”姜茕茕说不上来自己为什么难过,乔乔是自己的好朋友,她一直觉着岑乔一定会找到比步亦臣更好的男人,但是她却从来都没有想过那个人会是自己的哥哥姜一凡。

    “商临钧马上要跟别人结婚了。”姜一凡并没有回答姜茕茕的问题,而是避开她的问题说道,然后宠溺的摸了摸姜茕茕的头。

    “你说什么?”果然下一秒姜茕茕马上不纠结姜一凡喜欢岑乔的问题了。

    “我说什么你不是听到了,我说商临钧马上要娶别人了,就是外界传言的那个未婚妻田恬。”姜一凡宠溺的看着一家妹妹。

    “他怎么可以这样。”姜茕茕暴走,还幸亏她一直觉着商临钧是个正人君子一直撮合乔乔跟她在一起,没想到他竟然让乔乔当小三。

    “傻瓜,商临钧这样做是为了保护岑乔,我告诉你就是希望你能保密,不要让他的苦心白费,我今天同意你过去,就是想让你想办法稳住岑乔。”姜一凡看着自家妹妹突然认真的说道,虽然她知道姜茕茕神经大条,但是他也知道在正事上她也有自己的分寸。

    “好的。”姜茕茕看着自家老哥认真的脸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她坚定的点头,心里暗暗发誓一定会照顾好岑乔。

    “乔乔。”姜茕茕到的时候岑乔正好做好了晚饭,“就知道你最好了,你怎么知道我这几天吃不好睡不好。”她走上去攀着岑乔的胳膊嬉皮笑脸的说道。

    “你快算了吧,谁不知道你家哪位哥哥把你捧上了天,你吃不好睡不好。”岑乔一脸无语的看着姜茕茕,恐怕吃不好睡不好的是姜一凡还差不多,这个小魔女肯定没有少折磨他。

    “乔乔,你竟然不相信我,你仔细看看我都瘦了。”姜茕茕假装委屈。

    “吃饭吧。”岑乔无语,这个家伙总是用卖萌这招让她妥协。

    餐桌上岑乔认真的听着姜茕茕讲她这几天跟姜一凡相处的情况,心里暗暗担心,这个家伙这是爱上了自己的哥哥。

    “茕茕,那你觉着学长怎么样?”岑乔不想让姜茕茕以后痛苦,只能委婉的劝她去喜欢别人,毕竟她爱上的是自己的哥哥呀。

    “不怎么样,以前我还挺喜欢他的,可是那天他见到我哥以后竟然说是我缠着他的,一个男人一点担当都没有。”姜茕茕想到那天的事,讲手中的鸡翅狠狠的咬了一口,“这个世界上除非我遇到一个像我哥那样的男人,不然我就不嫁。”姜茕茕一边吃一边发誓。

    岑乔汗颜,这个家伙已经在拿自家哥哥做比较了。

    “乔乔,如果商临钧对你不好,不如你嫁给我哥吧。”姜茕茕像是想起什么似得看着岑乔说道,“虽然我也舍不得我哥娶别人,但是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呀,如果你嫁给我哥一定会跟他一起照顾我的吧。你也不会嫌弃我吧。”姜茕茕说着说着就有些委屈,想到以后姜一凡会跟别人在一起,她仿佛看到了自己凄凉的下场。

    “傻瓜胡说八道什么呢。”岑乔扶额,这个家伙还真是脑洞开的好大。

    “我是认真的乔乔,商临钧他。”像是想起什么似得姜茕茕住了嘴看着岑乔,如果她知道商临钧要娶别人的话是不是会很难过,就像她想到哥哥要娶别人这样难过吧。

    “他最近比较忙。”岑乔看着姜茕茕笑道,商临钧说了让自己相信他,那么他就相信他好了。

    “你看会电视,我去收拾。”吃完饭岑乔起身去收拾,姜茕茕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今天早上元盛传来消息,元盛总裁商临钧将在周六和青梅竹马田恬小姐举行订婚店里。”很多事情都是这么猝不及防,姜茕茕着急的想要关掉电视,却听到了从厨房传来的碗筷摔碎的声音。

    “乔乔。”姜茕茕顾不得关电视,她冲进厨房就看到岑乔正蹲在地上收敛着地上的玻璃碎片。

    “呲!”岑乔痛的缩了手,姜茕茕看着蹲在地上岑乔,走过去将她扶起来。

    “你们都知道。”岑乔看着姜茕茕,如果茕茕不知道她一定比自己还要震惊,不会像现在这样细心的照顾她。

    “乔乔。”姜茕茕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安慰岑乔,她只能这样默默的抱着她。

    “我没关系。”岑乔挣脱来姜茕茕的怀抱,商临钧说让她相信她,那么她就信他,可是他要娶别的女人了,她怎么办?

    “商总,岑小姐今天没有去上班,公寓里也没有人。”余飞一大早就冲进了商临钧的办公室,田恬正坐在里边跟她商量订婚店里邀请的婚客的名单,说是商量倒不如说是田恬一个人在张罗因为商临钧根本就没有心思参合这件事情,既然不是娶自己爱的人,那么婚礼办成什么样子又有什么关系。

    听到余飞的话,商临钧急切的站起身就要离开。

    “临均,你别忘了我们马上就要订婚了。”田恬恨恨的看着商临钧的背影。这个男人眼看着就要成为自己的,可是他的心却还在岑乔的身上。

    “这个有名无实的婚姻是你自己争取的,我要的是什么你自己也明白,你要知道我根本就没有把元盛看在眼里。”商临钧没有回头,他冷淡的声音让田恬像是被浇了一头冷水。

    “岑家找了没?”商临钧一边有一边跟余飞询问情况,这几天他尽量不去看她,就是害怕隐藏的那股势力会对她不利,他没有解释自己要订婚的事情。因为他跟她说过让她相信自己。

    “找过了,已经在全市发起了寻人启事,但是还没有消息,奇怪的是早上岑小姐家除了姜小姐并没有其他人出入。”余飞紧张的跟着商临钧的步伐,人丢失了是她的失职,他真害怕总裁一生气把他发配到非洲去。

    “查姜家。”商临钧说完自己驾车离开。

    其实他最怕的是岑乔心灰意冷,这几天他不能靠近她的身边,因为又一那边不安定,若是被隐藏的那股势力知道了岑乔是自己的软肋,那么他不确保自己能够保护住她。

    “她在不在你那边。”商临钧拨通了姜一凡的电话,这已经是他最后的希望了。

    “你这样大动干戈,对她来说不是什么好事。”姜一凡冷冷的提醒商临钧。

    “谢谢提醒。”被姜一凡一提醒商临钧清醒过来,关心则乱,他差点忘了自己这样大动干戈正好是提醒了那个人岑乔就是自己的软肋。

    “你说商临钧一大早发动了全市的势力在寻人?”举着酒杯的人长着一张邪魅狷狂的脸,乍一看竞跟商临钧有几分想象,而坐在他对面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商遇。

    “哥,接下来我们该做些什么?”商遇看着眼前的男人,他对着他的时候那么小心翼翼。

    “静观其变好了,那个女孩儿一定照顾好?”男人摇晃着自己手中的红酒杯,商临钧咱们好好玩儿。

    “哥,那个女人就是商临钧喜欢的女人。”商遇眸色复杂的看着沙发上躺着的岑乔,如果不是今天她想着逃离商临钧的身边他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

    “商遇,对付商临钧用什么手段和办法都可以,唯独她不行。”男人看着商遇冷冷的说道,商遇只看到了他眼中强烈的冷意,却没有发现他注视岑乔的时候眼中那一闪而过的温柔。

    商遇乖乖的点头,他虽然不甘心,但是眼前的人他却是得罪不起的,这个男人可是个不要命的主,就连商临钧遇到他都不一定能全身而退。

    只是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宁愿跟商临钧玩儿游击战,就是不愿意干脆点。直接干掉商临钧不是更利索么。

    “你回去吧,记住不要暴露自己,还有田丰祥应该没有什么大作用了,不过他那个女儿还可以留着。”男人不耐烦的摆摆手,他不喜欢商遇,这个家伙就是个墙头草,但是只有这样的人在遇到利益的时候才可能对他忠心耿耿。

    商遇走后,男人慢慢的走近床边,将岑乔抱在怀中。

    “这些年你受得委屈我都看着,但是为什么你会喜欢上商临钧。”他紧紧的抱着岑乔声音温柔,没有人见过黑白两道让人闻风丧胆的罗刹王竟然有这样柔情的一面。

    “老大。”手下的人已经安排好了一切,男人抱着岑乔离开。

    岑乔醒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一个破败简陋的房子,她正想挣扎着起身,却发现迎着夕阳的余晖走来一个“王子。”

    “别动,你受了点伤。”来人走到岑乔的身边,将她按住。

    “这是?”岑乔回想着自己晕倒前发生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