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章 你会见到她(1)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她记得在送了茕茕回家之后,想着商临均既然已经打算和田恬结婚,她不想在纠缠在和商临均的这段复杂没有结果的感情中,收拾了行李打算私自离开。

    没想到,才出了门,就突然被人打晕了过去。

    她摸了摸自己的脖颈,此时还带着酸痛。

    “你是谁?”岑乔紧盯着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眼里带着防备。

    现在情况不明,又出现这么一个陌生的男人,她辨不明此时这个人对她是心怀好意,还是恶意。

    “我叫商云,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商云有双狭长的眼睛,他看着人的时候,眼皮往下一撇,便现出一些楚楚可怜的意味。

    他此时用一双哀怨的眼神看着岑乔,眼里的期待不言而喻。

    岑乔摇了摇头:“商先生,我从未见过你,又哪里来的记不记得。”

    只是,她心里却在思索,他姓商和商临均是不是有什么关系。

    想到这,她又暗自自嘲,就算他们有什么关系又如何,现在他要结婚了,从今以后,他们两个人就是陌生人,就算再相见,她也不会在和他在一起。

    商云听了岑乔的话,眼神变了变,看着眼前挂念在心里许多年的女人此时魂不守舍的模样,不难猜想,她此时定是在为她心里的那个人暗自神伤,他心里燃烧着一团无火**的热焰,几乎要把他整个人焚烧殆尽。

    只是,多年来的涵养与忍耐,他没有这么冲动,他不急,只要商临均的订婚典礼能够按时举行,眼前这个人,总有一天,会是自己的。

    在这里,她是不会知道关于商临均的任何消息。

    “岑乔,你还记不记得,在你很小的时候,有一个小男孩一直和你在一起,他整天被人拳打脚踢,没有人搭理他,只有小小的你,会给他递出纸巾,还经常从书包里带一堆的吃的给他。”商云看着她的眼神里带着希翼。

    岑乔的眼神里带着一丝恍悟。

    她想起来了。

    在父亲刚和陆莉莉结婚的时候,她心里很不高兴,却又不敢表露出来,因为同学们都说后母会苛待孩子,她害怕被骂,只好经常一个人在公园里呆到很晚才回家。

    也是在那里,她看到一个经常被人拳打脚踢的小男孩。

    “你没事吧。”才四岁的岑乔,身上穿着干净的小裙子,肩膀上挂着小小的双肩背包,她又害怕,又担心的看着缩成一团躺在地上,半天没有动静的小男孩。

    小男孩没有说话,只是偶尔能从他的闷哼声中听出,他现在很不好受。

    岑乔看他这副模样,想到受伤的时候,都要用纸巾擦干净才对。

    她坐在一边,把背着的背包放下,手在包里不停摸索,等到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时,脸上才露出明显的喜悦。

    “找到了。”岑乔语气带着喜悦。

    就连一旁从始至终没有搭理过她的男孩似也被她的愉悦感染,眼神投了过去。

    “咦,你没睡啊。”岑乔睁着两只圆溜溜的眼睛抓住了男孩的偷看。

    见男孩还能看她,她把手上拿着的东西递到了他的眼前:“给,这是纸巾,擦擦吧。”

    男孩“啪”的一下,打开了她递过来的纸巾,拖着受伤的身体,靠着墙背艰难的爬了起来。

    岑乔想要上前帮忙,但是想到男孩刚刚连她的纸巾都拒绝了,她要是跑上去,他肯定也不会接受。

    岑乔心里是有些委屈的,毕竟她好心好意的帮忙,人家却不顾及她的好意。

    她捡起自己的书包重新背起来,极为失落的打算离开。

    “谢谢你。”一声沙哑又微弱的男音缓缓从身后传来。

    岑乔几乎以为这是她的幻觉,她缓缓转身,却只看到男孩拖着病弱的身体朝着街角缓缓走去,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她的眼前,只有地上空无一物的场景,可以证明他的确接受了她的好意。

    从那以后,岑乔便经常来这个公园,而很巧的是,她也常常会在这个公园里遇到他。

    虽然,每次见到的他都是遍体鳞伤,身上没有几处好的地方,但是那时的他,是她最好的伙伴。

    “你就是阿云。”岑乔眼神里带着喜悦和惊愕。

    她忘了是什么时候,阿云突然就离开了,她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他,想到这,她心里有些轻微的埋怨:“你那时候,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就毫无声息的离开了,你知道我那时候有多担心你吗?”

    “对不起,岑乔,那时候突然发生了一件事,我没有来得及告诉你就被人带走了。”商云脸上带着抱歉,眼神里闪过一丝晦暗。

    当初若不是,那群人突然找到他,把他带走,岑乔身边也不会有步亦臣,商临钧什么事了。

    “发生了什么事啊?”岑乔有些好奇,只是在看到商云犹豫的眼神后,立刻挥了挥手,不好意思道:“对不起啊,如果不好说的话,就不用告诉我了......嘶,疼。”

    挥舞的力气过大,她本来脖颈上就还受着伤,这么一挥,直接动荡了伤处。

    商云脚步上前一踏,扶住她的手臂,一脸担心道:“你还受着伤,要小心一点,来,坐下,我帮你敷一下药。”

    商云想要扶着她坐在一旁的凳子上。

    岑乔对于与一个陌生男人过于靠近很是排斥,虽然他们曾经是伙伴,但是到底十多年未曾见过面了,她推拒道:“还是我自己来吧。”

    她独自坐好,手伸出,想要接过商云手上拿着的药。

    “给我吧。”

    商云纹丝未动,只是用淡淡的语气说着事实。

    “岑乔,你的伤,伤在脖子处,你自己擦,真的能擦到吗?”他知道她是不想过于靠近他,所以只好用以前的情谊来劝她:“以前,你也经常给我敷药,现在我帮你,不是应该的吗?”

    商云的这话一出,岑乔再也说不出拒绝的话了。

    毕竟要是在拒绝,那就有些自以为是了。

    人家不过是顶着小时候的情谊好心帮你,你还东推西拒,这样的事,岑乔干不出来。

    见她不在拒绝,商云拿出药膏与棉签,先用酒精为她细细的消了消毒,抹药的时候,才用棉签沾了一点药,缓缓涂抹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