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章 警告过你别碰她
    ,精彩无弹窗免费!

    果然,商云就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就成功。

    商临均在知道岑乔失踪后,选择的却是取消订婚典礼,也就是说,在他的心里,岑乔比他的公司更重要。

    商云不知道该是为终于发现了商临均的软肋而高兴,还是惊奇两人竟然都在乎着同一个女人,并且那个女人爱的还是商临均而失落。

    心里的复杂难言,面上仍是一派平静。

    “注意点元盛的动静,特别是商临均的消息,如果飞翼门的人找到这里来了,后果不用我说,自己去领罚。”商云的话语里带着令人心生寒栗的警告。

    罗刹门人立马点头应声:“是的,老大。”

    商云正要把电话挂断,突然一道女声传入耳里。

    “云哥,你什么时候回来啊。”一声娇媚入骨的嗓音,酥酥麻麻的绽放在听着人的心间,如同一团松软的棉花糖,令人心里发甜。

    只是接着电话的商云却格外平静,他只淡淡的说了句:“挂了。”

    特别干脆利落的把手机摁了。

    拿着手机连一句想念的话都还没有说出,就被戛然而止的女人弯弯的眉一拧,眼神里闪过黯然,却又迅速的恢复了平时那般冷淡的模样。

    把手机扔给刚刚接电话的罗刹门人,穿着红色高跟鞋的大长腿“嗒嗒嗒”的消失在了长廊上。

    被手机砸了一脸的罗刹门人撇了撇嘴,暗暗嗤笑道:“整天就知道缠着老大,现在被打脸了吧,这个女人实在是活该啊。”

    “哎哎哎,别说了,还是赶紧完成老大吩咐的任务吧。”另一个板寸头浓眉大眼的中年男子拽了拽他,男子立刻收回神,一起离开了。

    商云走到岑乔的身侧,见她正在四处观望着周围的风景,不想惊扰她,只静静的站在一旁。

    倒是岑乔几乎是在那抹陌生的气息刚刚靠近自己,便回了神。

    “阿云,你是不是有什么急事啊,你有事的话,其实可以不用陪我的。”岑乔善解人意的说道。

    商云扬长眉,狡黠的笑:“我的事啊,就是陪着你,一尽我的地主之谊,多年不见,你还不让我好好的陪你看看了。”

    他的眼神太过真诚,就算理由听起来有些敷衍,岑乔也不好在拒绝了。

    时间对于商临均来说,就像数着秒再过。

    他看着房间里的已经指向六点中的指针,拿出手机看了看,却没有一个打过来的电话。

    好消息,坏消息,统统都没有。

    握在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商临均精神一震,入眼的,果然是那个熟悉的号码。

    他迫不及待的接起,心里紧张又期待:“喂,有消息了吗?”

    “岑乔是被商遇的人带走了。”姜一凡直接告诉了他答案。

    “是他。”商临均身上的气势加重,眉峰紧蹙,眼神里闪过风雨欲来之色。

    商临均迅速的把心里的愠怒压下,尽管心里已经恨不得把商遇挫骨扬灰,他的语气却仍是淡定:“这件事,多谢了。”

    姜一凡察觉商临均有挂断电话的想法,立刻阻止,并提醒道:“虽然人是他带走的,可是,你也要做好心理准备,商遇昨天回了老宅,但是他是一个人回来的。”

    姜一凡的话一停,商临均便明白了。

    他的意思很显然,虽然人是被商遇带走的,但是却一定还在他那。

    也许,他把她藏了起来。

    也许,他把她交给了别人。

    也许,他把她......

    那些不好的想法,他想都不敢想。

    收拾好心里的那些恐惧的噩耗。

    商临均直白的对姜一凡道:“不管怎么样,现在只有商遇那里有岑乔的消息,我一定要去见他一面,如果他真的做了对岑乔不好的事,我要他偿命。”

    他嗜血的语气显然已是忍耐到了极限。

    “好,你去找商遇,我让我手下的人再去探查看看,其他的地方有没有岑乔的消息,一有消息,我就会通知你。”姜一凡知道现在劝慰他已经没有用了。

    若他处在和他相同的位置上,他也不会放过商遇。

    两人分头行动,商临均穿着一身黑衣,直接驾车去了老宅。

    一下车,就看到正在晨练的商离远。

    “临均,你这么早就过来了,你来的正巧,大家都还没吃饭呢。”乔毓敏穿着一袭长裙,笑着招呼道。

    “哼,不要搭理这个逆子,他私自取消商家和田家的订婚典礼,把田恬一个人扔在那里,现在元盛的内部,已经很多人对他不满了,他不去安抚,还跑到这里来,就是诚心想要气死我。”商离远一边拉着乔毓敏的手,一边不待见的数落着商临均这些日子做的那些事。

    他本是想,适当的点醒他。

    没曾想,商临均直接走进了房子,根本没有搭理他。

    “他,他,他这是要气死我啊。”商离远被商临均的这番漠视气的胸口上下起伏不定,眼里几乎要喷出火来。

    “别急,别急,临均说不定是有急事呢。”乔毓敏扶着他的背,轻轻的拍了拍,等到人放松下来,才劝慰着道:“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啊,就别一直管着临均了。”

    “你啊,就是这么善良,你对他的好,他可是一点也不领情。”商离远拍了拍眼前人紧握着自己的手,眼神里闪着怜惜之色。

    乔毓敏抿了抿嘴,未在多言。

    商临均走入大厅里后,直接上了楼,去了商遇经常休息的房间。

    一脚把门踹开。

    本来还睡得胡天胡地的商遇被门“哐当”掉落的声音直接给吓醒了。

    还没看清眼前人是谁,就糊里糊涂不耐的怒斥道:“谁啊?竟然打扰我休息,不要命了。”

    “哼”商临均冷笑了一声,双手撸起绷紧的衣袖直接挽在手臂上,一拳砸在了商遇那张比女人的脸还要白的脸上。

    “不要命的是你,我是不是警告过你,不要动她,你竟然还是动了她,你说你是不是该死。”

    商临均把所有的怒气都发在了他的拳头上。

    不过几拳下去,商遇的脸已经看不清原来的模样,脸上青青紫紫,很是惊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