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7章 警告过你别碰她(2)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过几拳下去,商遇的脸已经看不清原来的模样,脸上青青紫紫,很是惊悚。

    商遇在听到商临均的声音时,就知道事情恐怕是暴露了。

    但是难得看到商临均这副束手无策的模样,他心里实在是太高兴了,他头歪向一边,嘴里哈哈大笑,还仍是不知死活的惹怒他:“商临均啊,商临均,你也有今天,不怕告诉你,你要找的人,现在怕是沉入海底,成为鱼腹之食了。”

    商临均瞳孔一缩,心里泛起细细密密的痛楚,他却拼命忍住那种窒闷,令他几乎要无法呼吸的感受,只是下手的动作越发迅疾,不在留一丝情面。

    等到商离远和乔毓敏进来的时候,商遇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了,他声音微弱的喘息着:“商临均,你就算是打死我,我也不会告诉你,我把头扔在了哪里,我要让你一辈子忍受心爱之人为你而死的痛楚。”

    他的话里带着快意。

    然,在商临均眼里,他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

    房间里的茶几上,摆放着一盘水果,一旁斜插着一把小巧的匕首。

    商临均把手里的商遇像扔垃圾一样扔下,不急不缓的脚步则踏向了茶几旁。

    刚刚得到一丝喘息机会的商遇还没来得及逃离,就眼看着不远处的商临均拿着匕首,一步步向他走来。

    “不,不要。”商遇终于开始害怕了,他一直以为,商临均就算在生气,也不过就是对他拳打脚踢。

    可是拿着匕首的他,却不一定了。

    商临均的眼神深沉似墨,庞大黑暗的气势朝他碾压而来。

    “你在干什么?”

    被巨大的声响惊动的商离远看到拿着匕首的商临均时,简直不敢相信。

    他从来没有想到,他这个冷淡的连亲生父亲都不怎么待见的儿子,竟会有这么疯狂的举动。

    虽然不知道,他是因为什么,才会做出这样的事,但是商离远知道,一定和那个女人有关。

    “商临均,你为了一个外人,竟然要伤害自己的弟弟,你是不是疯了。”

    商临均握着匕首的手心一紧,没有回头,冷淡的脸上阴沉之色尽显,他突然笑了笑,却令身前看着他的笑容的商遇心里升起阴嗖嗖的感觉。

    他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下一刻,这丝预感得到了实现。

    “啊”商遇撕心裂肺的大呼,他看着自己鲜血淋漓的手掌,对商临均的怨恨此时尽数化为了恐惧。

    “告诉我,她在哪,不说的话,第二根手指。”商临均俯下身,他扯着商遇的衣领,语气平静,却令人毛骨悚然。

    “我真的不知道她在哪,我把她交给了一个人,那个人,我也和他不熟啊。”商遇吓得招出了一切,早知道会付出这种代价,当初他绝不会招惹他的。

    “他是谁?”知道岑乔没有生命危险,商临均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可是在知道,连商遇也不知道岑乔现在正在何处之后,他心里一直绷紧的弦彻底崩了。

    “我真的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商遇摇着头,身体不停的颤抖,他想要往后退,却躲不开商临均的手。

    正在这时,商临均放在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他立刻掏出手机走在一边接了起来。

    “怎么样?是不是有消息了。”

    商临均的声音又急又冲,显然商遇一开始的话确实对他造成了刺激。

    电话那头的姜一凡一听到他的说话声,就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

    连忙把结果告诉他:“我手下的人说,在商遇昨天去的地方,后来出来了一辆大卡车,因为平时卡车多,所以也没有放在心上,只是这辆卡车的是往偏僻的地方去的,今天早上有人看到了,发现车的轮胎坏了,别随意的丢在了路边。”

    “这件事和岑乔的事情有什么关联吗?”商临均此时已无法冷静,所以并没有听出姜一凡的意思。

    姜一凡只好直白的和他说:“那条路,平时没有车子去那边,为什么偏偏昨天就有了,我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岑乔应该就在那里。”

    “好,我立刻去你家,你带路。”商临均一听到姜一凡肯定的答案,顿时喜不自胜的挂了电话。

    他手中染了血的匕首,随手扔在了地上。

    一旁只剩一口气的商遇他看都未看,便朝门口走去。

    在与商离远擦肩而过的时候,他的脚步停顿了一瞬,不带一丝感情的眼神投掷在眼前这个所谓的父亲身上。

    “在你的眼里,她是外人,在我的眼里,她是我的女人,是又一的妈妈,是我这一生唯一的妻子,我可以失去一切,但我不会放弃她。”

    话毕,他便抬起脚,坚定不移的离去。

    “你不要后悔!”商离远气的顿足,大声的朝他斥道。

    商临均离开的脚步连一丝停顿都没有,便彻底的消失了踪影。

    商离远扶着窒闷的心脏,摇摇欲坠。

    “离远,离远,你没事吧。”本来有些魂不守舍的乔毓敏一见到商离远扶着胸口喘不过气的样子,顿时跑出去,去拿他常用的药。

    端着一杯水,喂商离远喝完水后,乔毓敏不安的心才终于放了下来。

    大概是刚刚经过了一番差点出事的缘故,商离远气愤的心思微微平和了些。

    他轻声叹息了声,看着正被人抬去医院的商遇,不停抹着眼泪的王怡君。

    突然开口道:“阿敏,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

    乔毓敏抬起头,眼里闪过一丝不敢置信。

    她认识商离远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他如此颓败的模样,他一直是骄傲自信的,身上永远是光芒万丈,就像一个能够一直撑着天,不会衰老的男人。

    可现在,他的眼神却带着迷茫,就像一个迷路的孩子,找不到回家的路,只能够到处乱撞。

    她温柔的笑了笑,把他的头轻轻的抱在怀里,轻声抚慰道:“孩子大了,就放手让他自己走吧,离远,临均的心里有自己的想法,他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有时候,放开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