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章 酒不醉人人自醉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可是,我是为他好。”商离远嘴上仍是强硬的。

    “是,你是为他好的,可是离远,如果你处在临均的位置上,你会怎么想呢。”乔毓敏觉得这样的商离远真的别扭的可爱。

    这样的他似乎不再那么有距离。

    商离远被这一问,问的语塞了。

    是啊,如果他处在他儿子的位置上。

    心爱的女人和公司被父亲逼迫着只能选择一个,也许,他也会......

    商离远突然发现,他对儿子似乎太过苛刻了一些。

    也许是因为商临均从小就是他的骄傲,他一直想让他拥有最好的。

    无论是公司,还是未来的妻子。

    可是,有些东西却不是他愿意给他,儿子就愿意接受。

    不喜欢的东西,再怎么勉强,也终是无用。

    “让我想想吧。”商离远终是往后退了一步。

    乔毓敏笑了笑,眼神却不知看向了何处。

    商临均与姜一凡会合的时候,发现他的身后跟着了一个小尾巴。

    “你妹妹,怎么也跟了过来?”商临均眼神看向姜一凡,语气里满是疑惑,他这是去找人,又不是去踏青,一路上带个女人,只会拖延时间。

    就算这个女人是岑乔的好朋友,他现在也没有这么好的忍耐力去面对她。

    姜一凡揉着额角,显然也为此感到头疼,却仍然为她解释道:“茕茕担心岑乔,知道有她的消息后,非要跟着一起来,你放心,到时候我会照顾好她,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商临均点了点头,知道她是记挂着岑乔倒是没有再说什么了。

    因为姜一凡也未曾去过那辆车所要去的目的地,所以三人分开坐在不同的车辆。

    商临均坐在前面的带路的车里,姜一凡则自己开着车,姜茕茕坐在副驾驶。

    被人甩了脸色,姜茕茕很是不高兴的拉长了脸。

    姜一凡一边开着车,一边安慰她:“茕茕,你不要生商临均的气,他也是担心岑乔,这几日,他过的很不好,心里的压力更是倍增,现在终于有了岑乔的消息,迫不及待也是能够理解的。”

    姜茕茕理解的点了点头,不过仍是嘟着嘴,愤愤的道:“就算他是因为担心乔乔,可是那也是他自己做错了事情,等见到乔乔了,我一定要告他的状。”

    像是为了证明心里的气愤,她还怒哼了声。

    “好好好,你说的都对。”姜一凡一边开车,一边憋住嘴边几乎暴露的笑意。

    他的茕茕啊,真是世间最傻,最可爱的姑娘。

    如果没有他在,还不知会被谁轻易骗了去。

    他本来心里打算的,只静静的守护在她身边就足够的想法,又开始摇摇欲坠。

    他忍住心里泛滥的涟漪,专心开起车来,不在把心思放在茕茕的身上。

    小莲村确实比较偏远。

    从上午开到下午,整整几个时辰,还没有看到村落的痕迹。

    而此时,正在山上看着四周的风景的岑乔,一边采摘着好看的山茶花,一边时而瞄一眼,正在写生的商云。

    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帅。

    但是这句话,放在商云的身上,反而认真的男人最魅,才最适宜他。

    他的五官本就偏柔和。

    安静的拿着画笔画画时,更像是一副柔和的风景。

    他画的是素描,因为山上的路,并不好走。

    时而有荆棘挡在路中间,所以两人吃完中午饭出来的时候,他只是带着简单的素描本和简单的铅笔便与岑乔一起来了山上。

    “乔乔,你过来一下。”商云把手上素描本里刚刚画好的风景放下,朝正在采着野花的岑乔招了招手。

    “好嘞。”岑乔把手上采摘的鲜花一起抱着走向商云,时而回头的视线,证明她的意犹未尽。

    “这么喜欢花啊。”商云也看出来了,岑乔的心情比昨天已经好了许多。

    似乎是从早上开始的。

    她现在,就像是放开了心里一直压抑着的苦闷,就连眉头也不在整日皱着了。

    岑乔笑着点了点头,手轻轻的点了点白色的山茶花瓣,臻首轻抬,眉目弯弯:“是啊,这些花虽然看着脆弱,但是却很美好,闻着它们的清香,似乎连心里的烦恼都变少了。”

    “你还真是容易满足。”商云眼神宠溺的看着她,在即将被岑乔发现时,又迅速的收回了那种眼神。

    “给,送你。”商云突然从身后捧出一个花环,上面有各种各样的野花,清新淡雅,极是好看。

    岑乔脸上犹豫,未曾接过,就连一开始活泼的笑,此时也僵滞了一瞬。

    好一会,她才婉转的拒绝道:“花环这种东西,只能送给喜欢的女孩子,阿云,你可要记住了,这种东西是不能乱送的。”

    商云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他故意唉声叹气的说了句:“乔乔,本来我是看你难得高兴,特意送给你,让你开心开心的,现在知道有这么多含义,还是算了吧。”

    他手中拿着的花环作势要扔出去,岑乔一看,心里顿时不舍了。

    “等等。”她走上前两步,在商云停下动作,疑惑的看着她时,从他手里抽走好看的花环,直接戴在了头上。

    “乔乔,你不是说这个要送给喜欢的人吗?你怎么突然戴上了?难道你喜欢我?”他摸着下巴,笑的邪气,一副浪荡子弟的玩世不恭状。

    岑乔白了他一眼:“这么好看的花环,不戴白不戴啊。”

    她摸了摸头上的花环,脸上的笑,比这山间漫山遍野的花朵还要美上许多。

    都说酒不醉人人自醉,却不知,这世上,还有娇娇一笑,奉倾城。

    商云被岑乔的笑晃的失了好一会神。

    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眼神有些尴尬的乱瞅,却在胡乱凝视间,注意到手上拿着的素描本时,突然生出了一个主意。

    “乔乔,你可以做我的模特吗?”商云拿着素描本试探着询问。

    “好啊,只要站着不动就好了吧。”岑乔还从来没做过别人画画的模特,以前倒是见过那些画简单的人体模特的。

    一般都要站好几个时辰不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