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章 团圆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两人抱了好一会,直到被村民们围住的人从里面走出来,两人才终于分开。

    看到商临钧一身狼狈,衣服很是凌乱的向着她走过来的时候,岑乔心里泛着酸涩,却又掩饰不住那暗藏的一丝喜悦。

    只是,看着他,又迅速的想起他现在已经是和别的女人订了婚的人,心里顿时一痛。

    她移开视线,不在看向他,就像他和她只是个两不相干的陌生人一样。

    “乔乔,过来。”商临均眼神暗沉的凝视着岑乔,他以为她见到他之后,应该是迫不及待的扑进他的怀里才对,没想到,现实却是,她对他装作视而不见的漠视。

    岑乔白嫩的左耳轻轻的颤动了一瞬,像是被人惊吓到。

    她捏了捏耳垂,轻轻摇晃了下。

    “乔乔,你怎么不搭理商临均啊。”站在一旁的姜茕茕扯住岑乔的手,一边摇晃,一边压低声音问她。

    岑乔同样把声音压低,回应她:“我不想和别人的未婚夫纠缠不清,茕茕,我希望你不要再在我面前提起这个人。”

    她微弱的声音里暗藏坚定。

    姜茕茕努了努嘴,本来还想在说些什么,但是面对如此坚决的岑乔,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

    毕竟和她有多年的感情的人是岑乔,虽然商临均这几日有些可怜,让人看着都有些心酸,但是想到,如果不是他隐瞒乔乔,他和别的女人订婚的事,这些事也不会发生,说到底,不过是自作孽,有什么后果,他就应该承担着。

    岑乔本就是个看着柔弱,但是只要心里做好了决定,就会坚持到底的人。

    她已经决定与商临均划清界限,就不会再与他藕断丝连。

    岑乔拉着姜茕茕的手,打算带姜茕茕去她在小莲村暂住的房子。

    在与商临均擦肩而过的一瞬,他健壮温热的手直接拽住了她纤细的手腕。

    “放手。”岑乔声音冷淡,眼神却未曾看向他,因为她怕她一回头,早就在心里做下的决定就会彻底分崩离析。

    “不放。”商临均的声音微微有些沙哑,话语里的含义却比岑乔的做出的决定更加坚定。

    已经失去过一次她的消息,他再也不会放开她的手。

    “乔乔,我很想你,从你失踪的那天起,我的生活彻底失去了意义。”他用力一扯,直接把她拉入了他的怀里。

    商临均把自己的头埋在岑乔的颈窝里,就像是一个失去了温暖栖息地的小羊羔,在她的脖子处蹭了又蹭。

    那久违的温暖,实在是失去太久了。

    如果可以,他真想用根锁链把岑乔永远的锁在他的身边,这样她就再也不会离开他了。

    只是,商临均又明白,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了,他就会真的失去她了,他只好把心里冒出来的所有阴暗的心思全部藏在角落。

    岑乔脖子被他蹭的痒痒的,心里又是难受,又是怜惜,因为这样脆弱的商临均是她从来没有见到过的。

    她本以为,她消失了,他就可以放心的过他的生活了。

    他会有娇媚的妻子,更上一层楼的公司。

    也许,以后还会有几个聪明可爱的孩子。

    可是,他却又出现了,他这样反反复复的出现在她的眼前,就像是诚心要让她最后的一层防备也崩溃。

    她真的好累,她再也承受不住这样反复无常的他。

    她必须坚定的拒绝他,只有这样她才能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

    “商临均,我们结束了。”她用尽所有的力气,才把他拽住她的手给拉开。

    她语气坚决,就像真的不再对他有一丝一毫的感情与留恋。

    “结束”他咬牙切齿的念了句,然后冷笑了声,低着头,看着眼前这个狠心的女人,一字一句道:“岑乔,我们两个人永远不会结束。”

    他伸出手,想要去握她垂在身侧的手,只是还没有把那只小巧温软的手握在手心,突然横插了一只胳膊,挡住了他。

    “乔乔都已经说了和你结束了,你何必还要这般死缠烂打,把事情弄得这么难看。”商云一只手挡住他,一只手把岑乔护在了身后,他白玉般的脸上带着从容的微笑。

    只是那抹微笑,在商临均的眼中,却是入骨的刺眼。

    “你是谁。”商临均的语气凌厉,他的脸色明显的变黑了些,对于那些靠近岑乔的男人,他的心里统统都厌恶极了。

    商云却不怕他,反倒得意的笑着道:“我是乔乔最特殊的人,你呢,你又是谁。”

    虽然商云一开始还有些生岑乔的闷气,但是在商临均这个人出现之后,他心里所计较的那些事不过都是一些小事。

    比起眼前会让岑乔动摇的这个男人,她昨夜口中所喊的名字都不过是春风化雨,过了也就过了。

    像是还嫌刺激的不够,他一只手直接搭在了岑乔的肩膀,嘴唇轻轻靠近她可爱诱人的耳垂:“乔乔,我的画本,你先帮我拿着,好吗?”

    在商临均的眼里,他们就像是光明正大的在他的眼前交头接耳,动作暧昧。

    完全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他的脸色彻底的冷了下来,这几天,他在到处找着她的消息,他丢弃了一直以来的骄傲,低下了他高贵的头颅,去寻找他人的帮助,甚至愿意把他废寝忘食很久,才谈下来的合作案拱手相让给他人,只为了找到她的一丝消息。

    就连来的路上,他也一直担心着,这几日,她是不是遇见了什么危险,可是事实告诉他,她没有什么危险,她不过是在与别的男人相处,甚至她早就忘了还有他一直在担心着他,或许她一直以来根本就没有把他放在心上。

    商临均此时心里的想法格外偏激,他被心里的嫉妒迷失了双眼,他恼恨她对他到来之后所做的一切,她每一次的拒绝,都像在表达她对他的不在意。

    他的心里一边被烈火燃烧,一边被寒冰冰冻。

    他渴望她环抱他,给予他一丝温暖,她却只是把他推开,甚至吝啬于把眼神分给他一丝一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