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章 你今天看起来很怪
    ,精彩无弹窗免费!

    商临均一只手直接把住了岑乔推搡着他的两只手,特别的轻松的握在了一起。

    “乔乔,我想你,很想你,你想不想我。”他低笑着,耐着性子说些甜腻的话。

    几天没有抱过她,现在把她重新拥入怀中,商临均才明白他的心里对她有多想念。

    岑乔就像是一种会上瘾的毒药,他明知有瘾,却割舍不下,即使最后的结果会伤到他自己,他也想不顾一切的去爱她。

    “乔乔,我爱你。”他在她耳边轻轻的说。

    本来还一直在推拒着他的岑乔顿时动作一僵,心里软了软。

    毕竟是她一直爱着的人,即使知道他已经是别人的未婚夫,他也仍然在她的心里。

    他就像一把刀子,已经在她的心上刻下了印记,若要彻底抹去,唯有挖去。

    可她,不愿,亦不舍。

    “你为什么还要来找我,你知不知道,我是真的想要忘记你。”她明媚的眼眸里缓缓的溢出了一滴滴泪水。

    她的泪水就像一粒粒的珍珠,砸在了他的心上。

    商临均心里泛着隐痛,他轻轻的吻上她的脸,把她眼里流出的泪一滴滴吮去。

    就连划过脸颊的泪痕,也一一轻吻了过去。

    直到她的泪水全部被他吞吃了干净,他才宠溺的看着她,收紧怀抱,把人紧紧的抱着,一句句仿佛宣誓般:“乔乔,你不能忘记我,也不能不爱我,因为我们的心里都只有对方,除非生死,否则谁也不能把我们分开。”

    “不,我绝对不会在和你纠缠了。”岑乔心里仍然记得他是别人名义上的未婚夫,或许有一日会成为别人的丈夫,她不会做一个第三者,永远不会。

    她用尽所有的力气,想要推开他。

    最终,却败在了他的一句话上。

    “乔乔,我没有和她订婚,因为在你失去了消息之后,我才明白,所有的隐瞒都是对你的伤害,我再也不想伤害你,乔乔,嫁给我吧,做我一生一世的妻子,做又一的妈妈,做那个一辈子都不会离开我的人,答应我,乔乔。”

    他言辞恳切,眼神里满是坚定,不带一丝犹疑。

    岑乔想,她一定是被他蛊惑了。

    世间不止有女色迷人,男色若要迷惑人起来,真能令人分不清今夕何夕。

    “好”她竟然答应了他。

    她说出这句回答时,心里是轻松的,她想她可能早就期待着这一天了,不然,她不会这么没有定力,连一丝犹豫都没有,就说了出来。

    听了岑乔的应允,商临均高兴的不知该说什么好。

    他盯着她粉嫩的唇色,喉咙干渴的动了动。

    他想要转移视线,但是心里的火热却令他完全燥热了起来。

    他试探着在她嘴唇上留下蜻蜓点水的一吻。

    这不是他们的第一个吻,却是第一个让他的心里产生了虔诚的一吻。

    他在她的唇上辗转反侧,从轻吻到激烈,不过转瞬之间。

    他从她的唇瓣上,逐渐啄吻到她的鼻间,脸颊,额际,发根处。

    他不知道他到底亲吻了她多少次,只知道在他抬起头的时候,身下的小女人脸上已是一脸嫣红,唇瓣则是红肿了起来。

    “对不起。”商临均对她道了声歉,他明明想控制好自己,不能伤到她,可是他却没有做到。

    她实在太美味,就像世间最可口的一道食物,他吃了一次之后,只会食髓知味。

    想要吃上一次又一次,把她彻底融入他的骨血里才会感觉到满足。

    “为什么要道歉?”岑乔压下胸口激烈的喘息声,轻声问道。

    她觉得这一次来找她的商临均似乎变了许多,好像面对她的时候变得有些过于小心翼翼了。

    是因为她失踪的事情吗?

    她一开始说她没事,其实也是不想让他愧疚,才会把一切隐瞒下来的。

    虽然她对他的隐瞒感到很是生气,也心痛过,但是过去的事情,她不想在计较。

    商临均微抿了下唇,紧贴在她耳后,突如其来的吮吸了下,在岑乔身子控制不住的轻颤时,才用手控制住她的后脑勺,不让她从桌子上滑下。

    “乔乔,订婚的事,我很抱歉,当时我只想着,不过是一场名义上的订婚,对我不会有任何影响,却没有想到你的心里如果知道了这件事会不会不高兴,是我想岔了,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在隐瞒你。”

    “我信你。”岑乔轻抬眉眼,看着他认真的眼神,点了点头。

    虽然心里对他隐瞒他订婚的事情还是有些疙瘩,但是她却愿意再相信他一次。

    只是如果,还有下一次,她再也不会原谅他。

    商临均灼灼热烈的目光凝视着她,直把岑乔看的脸上泛起羞红,头歪向一侧。

    “你干嘛这样看着我。”岑乔声音软软的,就像柔软的猫爪,轻轻的在他心上挠了一下。

    商临均心里泛起痒意,他直接把人打横抱起,在岑乔因为惊吓时,用手环绕着他下巴时,直接在她的嘴角重重的吻了一下。

    久别重逢的人,心里都带着热情似火的想念与不愿不离的激烈紧紧的纠缠在一起。

    随着身上一件件衣服的脱落,商临均抓着岑乔的一丝秀发,轻笑着道:“刚刚都没发现,你身上怎么穿的这么...怪。”

    最后这个字,他想了好久才给出这么一个形容词。

    岑乔除了她醒来身上的那件衣服,的确没有别的衣服穿了。

    所以,今天身上穿的那件,还是隔壁家邻居借给她的。

    衣服上一圈圈的黑白斑点,款式是好几年前的,看起来又土又丑。

    就算岑乔天生丽质,这件衣服穿她身上,也不见得很是好看。

    毕竟人靠衣装,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不合适的衣服穿在人的身上,看起来是很怪。

    岑乔脸色变得有些不好了,把身上正在到处乱摸的手扔开,气急道:“既然这么怪,你还看我干嘛,走开。”

    她心里有些委屈,如果不是被人带到这儿,她会连件自己的衣服都穿不上吗?

    而且,真的就这么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