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章 小麻烦精
    ,精彩无弹窗免费!

    商云蹙着眉,像是在思索她的这个建议,好一会,他才轻柔的点头答应:“也好,我的写生作品也差不多完成了,这个时候和你们一起离开也算合适,刚刚,我怎么就没想到。”

    他拍了拍额头,为他竟然连这么简单的事情也没有想到而无语。

    岑乔“噗嗤”一声笑开,像是被他这副模样逗乐了。

    真没想到,原来长大后的阿云会是这样子,时而迷糊,时而睿智,当然他暖心的安慰还是一如从前。

    对人还是那么的真诚。

    “我真的这么好笑吗?”商云故意这样问。

    他的眼神一眨不眨的看着岑乔,狭长邪魅的双眸仿若清冷的月牙寒勾,几乎要把人的魂魄勾出来,一笑一扬,皆是潋滟风情。

    岑乔愣了愣,明媚的双眸在看到商云那双差点令她失了神的眼睛后迅速挪开了视线。

    “要不要提前收拾一下东西啊。”岑乔转移话题,她敏感的心思察觉到两个人现在的氛围有些诡异。

    不过,她的提议却也算正中商云的下怀。

    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打算再次离开岑乔的身边。

    不论是他打算离开的决定还是和他们一起走,都是岑乔主动提起的。

    就算有人察觉到了不对,也不会发现是他的问题。

    “好啊,来的时候不觉得,现在要离开了才发现,我带的东西,的确有些多。”他双手插着腰,身姿修长,脸上的表情又悠闲,又无奈。

    “我来帮你。”是她提议的,她自然主动上前帮起了忙。

    “好啊。”商云完全没有拒绝,反而指着那些需要带走的东西,一一告诉岑乔。

    两人一起收拾着,速度却是很快。

    只是在商临均从姜一凡那里回来后,却仍是没有在房间里见到岑乔的身影后,气息顿时沉了下来。

    姜茕茕在姜一凡那,那么岑乔现在在哪里不言而喻。

    明明说好,只是去告诉那人,她要离开的消息。

    时间都过去这么久了,她却仍没有回来。

    商临均寒着眸子,眼神幽暗。

    他等了等,再也等不下去,直接推开门,自己走了过去。

    村子里的小院都不大,走上几步,就能找到另一间房。

    一直到他走到门前,还未推开门,门里的欢声笑语就传了过来。

    “乔乔,以后你还做我的模特好不好。”

    商临均一听,就知道这声音是谁的。

    他暗沉的眸子带着蓄势待发的凛冽。

    “好啊。”岑乔直接就答应了,她似乎还对他笑了笑。

    因为商临均耳边传来了那偶尔对又一才会绽放的银铃般的笑声。

    她似是很高兴。

    商临均突然觉得自己的手重若千斤,他突然不敢推开眼前的这扇门。

    他竟有些害怕里面的两个人会不会做些亲密的动作。

    但是,很快他就把这丝害怕压在了心里。

    慌乱无措也好,茫然不甘,也罢,那都不是他。

    他想要的,就都要紧抓在手里不放。

    岑乔是他的,现在是,从前是,以后也是。

    这个现在才出现的男人,即使他们从前认识又如何,他没有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出现,那么就永远不要出现。

    商临均理了理身上泛着褶皱的衣服,格外平静的敲了敲门。

    很快,门被打开。

    开门的人是岑乔,她看到商临均的时候,眼神是带着笑的。

    “怎么这么快就和姜一凡说完话了,进来吧,我在帮阿云收拾东西呢。”岑乔把门敞开在两边。

    她的眼神清亮,不带一丝闪烁。

    看着岑乔这副模样,商临均自然明白他担心的事毫无意义。

    不过尽管如此,另一人敌意的目光,他却并没有放过。

    商临均直接走到岑乔身边,拉住她的手握在掌心之中,语重心长道:“乔乔,你身体还疲累着,怎么就来帮忙了,有事不会叫我吗?小麻烦精。”

    他亲昵的捏了捏她的鼻尖。

    岑乔的脸“刷”的一下染上红霞。

    她头摇了摇,想要把鼻尖上的手给摇下来。

    但是商临均的手却纹丝不动,反而宠溺的朝她笑了笑。

    “乔乔,你和商先生去休息吧,剩下的东西,我自己来收拾。”亲眼见到他们俩在他眼前卿卿我我,商云才发现,他的心里也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冷静。

    他看着商临均的那只手如同带着寒芒,想要一刀砍下那只多余的手。

    只是面上,他仍是和煦的笑着。

    “不行,我答应你的。”本来说好的一起待在小莲村的事就没有做到,现在不过是帮他收拾些东西。

    如果这么简单的事,她都帮不上忙的话,她心里的歉意要什么时候才能消除啊。

    商临均眉峰拧了拧。

    好在他也算了解岑乔,知道她就是帮朋友的忙,看向正忙碌的男人,不冷不热的道:“乔乔一向想要帮助他人,你就不要拒绝了,对了,听乔乔说,你们从小认识,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他的语气不算好,却也算平静。

    问起话的时候,脸上甚至是带着笑意的。

    只有两个,目光相对的男人才知道,他的笑,一直未达眼底。

    商临均很想知道眼前的男人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这么多年没有出现,突然出现,便成了岑乔的救命恩人。

    他是想挟恩图报,还是另有谋划,这个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

    不过不管他想做什么,只要手不伸到岑乔的身上,他都可以当做没有发生。

    毕竟,他在岑乔的心里,似乎也占了一个位置。

    真是让人不悦的事情。

    “我叫商云,说起来,我和商先生还是本家呢。”他伸出手,算做礼貌的与他握手。

    商临均也没有拒绝,只是在二人双手交握的时候,他宽厚的手掌不知不觉蓄了些力,全部掷入对面那人手中。

    好一会,二人才松开了手。

    商临均禅了禅身上不存在的灰尘,然后似想起了什么,笑了笑,开口道:“突然想起,我本家的确有一个叫商云的人,就是不知商云先生和我本家的那个商云是不是有什么关系了。”

    如果不是他自报家门,商临均是真的忘了很多年前,被送出去的那个男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