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章 从来没有爱过
    ,精彩无弹窗免费!

    如果不是他自报家门,商临均是真的忘了很多年前,被送出去的那个男孩。

    说起来,一切都是他父亲的错。

    年轻的时候不知检点,竟然被一个女人留下了孩子,这就罢了,还找上了门来。

    本来那时母亲的身体便不好,正好这件事还被母亲撞见了。

    如果不是那个女人的出现,可能母亲的病也不会恶化。

    商临均曾经恨那个女人,也恨那个孩子。

    虽然那个孩子被找回来后,没有多久就被送出了国。

    可是,他不会忘记那个孩子被送走的时候那双带着恨意的双眼。

    只是时过境迁,时间太久了,他早已忘了那个人。

    现在在记起,他的心里已经泛不起波澜。

    “是吗?那还真的挺巧的。”商云表情不变,似乎真的只是觉得很有缘分。

    说完,就继续收拾起东西。

    三人一齐合力收拾完东西后,商云独自离开,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做。

    回到两人的房间里后,岑乔身体有些乏累,和商临均说了一声,就躺在床上昏昏睡了过去。

    商临均静静的看着她红润的脸颊与紧紧闭目的双眸,轻轻的在她额际留了一个吻。

    关上门,走了出去。

    小莲村在下过雨后,空气变得更加清新。

    商临均想要看看这几天岑乔走过的风景,便一个人走在了长满杂草的小路上。

    小莲村路子偏僻,路上虽有水泥路,但是很窄,只能容纳三两人穿过。

    就说进入村子的大路也并不宽广。

    商临均一路走,一边看。

    在走回来的时候,却看见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商临均一脸严肃的看着来者:“你来干什么?”

    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的田恬,看起来纯洁高贵,她靠在白色的车身上,奢华又典雅。

    只是在经历过她几次三番的算计之后,商临均对她心里已经没有一丝的忍耐力。

    “临均,我是来找你的,我有点不放心你。”田恬心里有些委屈,眼神里带着受伤之色的看着商临均。

    虽然被他抛弃在订婚典礼的时候,她心里又恨又怨。

    但是在听说商临均对商遇做出来的事后,她心里还是担心他。

    “临均,商遇的事情,我都听说了。”她一脸担心的看着他。

    商临均冷冷淡淡的点了点头。

    然后侧过身,打算直接离开。

    “临均,商遇,他不会再来找你麻烦的。”田恬虽然被他的冷淡伤到了。

    但是这些日子以来,他本就没有对她有过好的脸色,她已经都习惯了。

    所以只是把心里的哀怨压下,便又跟了上来。

    “你做了什么。”商临均停下了脚步。

    商遇受了那么严重的伤,却还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

    除了是他心里对他的忌惮更加深了,恐怕也只有眼前人做了什么令商遇不敢再出现。

    “临均,你终于愿意听我说话了。”田恬眼神里尽是惆帐,她从来没有想过,她现在竟然会连一句话都要千难万难的才能和他说上。

    如果当初,她在岑乔出现之前,不要那么矜持的想着,他总有一天会发现自己的心,会爱上自己。

    恐怕,现在他们孩子都能够上学了。

    看着田恬说着说着突然失了神,商临均不耐的转身就走。

    他本来就没有多余的心思和她说话。

    如果不是想知道,她对商遇到底做了什么。

    他连脚步都不会停下。

    “临均,你听我说。”田恬回过神来,就看到商临均大步的离开,顿时心里酸楚的顾不上其他,直接从他背后跑上前,想要抱着他。

    商临均感觉到身后的动静,身子一侧,往旁边一躲。

    跑上前的田恬顿时摔在了地上。

    下过雨后的路本就脏乱。

    更别说大路时有人行走,路上的泥巴多不胜数。

    田恬倒在地上的时候,白色的连衣裙直接被黄色的泥土染上了大片。

    她眼神里闪过一丝泪意,却又迅速的憋了回去。

    她紧握着的手,尖锐的指甲刺入手心,流出了一滴滴鲜血,她却似毫无察觉。

    “临均,我只是想告诉你这件事情而已,我真的没有恶意的。”田恬抬起头,看着商临均根本就连看都不愿看她,心里又恼又慌。

    她追着来,只是想让临均知道,在他身边的人,会一直义无反顾的追着他的,只有她。

    可是,他却连一丝机会都不愿意给她。

    他对她真的太残忍了。

    “田恬,你不累吗?”商临均本以为他消失在了订婚典礼上,就是对他们的合作,最好的答案。

    可是,显然眼前的人不是这么想的。

    两人一起长大,他以前对她就像和妹妹一样。

    如果不是这些日子,她做的事实在令人无法原谅。

    他根本不会那样对她。

    “累,我当然累。”田恬苦笑了笑。

    这么多年的追逐,她怎么可能不累。

    她也是会受伤的人,每次被他拒绝,心里都在滴血,却还要装作没事一般。

    她也想过放弃。

    可是多年的追逐,早已成了习惯。

    他是她唯一喜欢的人,如果放弃,她的生活也就没有了意义。

    “临均,你这些年,就真的对我没有一丝感情吗?”她还是想问问,说她痴心妄想也罢,说她爱极成狂也罢,她就想知道,她付出了这么多,眼前的人就从来没有看进过眼里吗。

    商临均不想和她纠结在这种毫无意义的事上。

    可是,看着她眼神一眨不眨的注视他,像是非要得到他一个答案不可。

    商临均忍下心里的不耐,直接把她心里的希望彻底打碎。

    “没有,从来都没有。”

    他语气坚决,根本没有一丝迟疑。

    田恬突然觉得心里有什么在这一瞬间彻底的碎了。

    她明白,那是她对他的爱。

    这些年,她一直跟在他的身后,为他东奔西跑。

    即使累到身体虚脱的躺在医院,也从来没有一丝后悔过。

    可是,如果给她机会重来的话,她再也不想遇见他。

    田恬低着头,凄楚的笑了笑。

    “临均,你就连骗都不愿意骗骗我,你真的好狠。”

    商临均蹙着眉,没有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