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章 生龙活虎
    ,精彩无弹窗免费!

    商临均蹙着眉,没有说话。

    他的心里很明白,若是刚刚真的如田恬的意,说了她所想要听到的。

    只怕两人的纠葛会越加纠缠不清。

    如果他说出这么绝情的话,能够让她清醒过来。

    他只会说的更绝情。

    岑乔醒过来的时候,眉间的疲乏已经消散了许多。

    睡眠的确是最好的养生品,一觉醒来,全身轻松。

    只是眼神下意识的朝着房间里搜寻,却并没有见到想见的人。

    岑乔下了床后,想了想,觉得商临均应该在姜一凡那边。

    便打开门,朝着另一边走去。

    还没有走出太远,岑乔就听到了商临均的声音。

    岑乔脸上顿时带了笑,朝着他走过去。

    入眼的却是,他正蹲下身,低头看着一个女人。

    尽管那个女人的脸部被挡住了,岑乔还是看出来了那个人是谁。

    她心里有些难过,不过她知道很多东西眼见才能为实,忍下心里的酸涩,她朝前走了过去。

    “商总。”她叫了一声,口吻生疏。

    本来正在劝田恬快点离开这里,别再为根本不可能的事情继续坚持的商临均一抬头,顿时看向了岑乔。

    见她脸色冷淡,连称呼都变了,他的眼中顿时闪过一丝无奈,知道又被她误会了。

    站起身,不在管躺在地上的田恬愿不愿意起来,就走到了她的跟前。

    “怎么突然醒了,睡得好吗。”商临均手直接把她的手紧攥在了手心里,眼神随意,却又认真的盯着她。

    岑乔挥了挥手,想要把他甩开。

    可惜两人力量差距太大,如每一次,她挣脱,他紧握。

    “吃醋了。”商临均眼看着岑乔半天不说话,只一心想要甩脱自己,顿时故意打趣她。

    岑乔气急,可是说话,她一向是说不过他。

    无论有没有道理,他总能把理说的站在他那边。

    与其这样,还不如不说话。

    “乔乔,你可以不说话,不过就算是犯人,你也得给人澄清自己的机会吧。”商临均望着她,此时他深邃的眼眸里溢满了认真。

    他可以容忍她朝他闹小脾气,但是想要离开他,绝无可能。

    两人因为误会而吵架,那是他最不希望的。

    有误会就解开。

    他不会让任何会扰乱他们感情的人或事存在。

    岑乔想了想,觉得他这话说的也对。

    虽然他隐瞒过她一次,却从来没有骗过她。

    “你说吧。”她醒了醒神道。

    “田恬会找到这,我也不清楚,不过,她说,她是来告诉我关于商遇的事。”商临均冷静的叙述着,他虽然告诉了岑乔害她的人是商遇,但是并没有告诉她,来之前,他对商遇做的事。

    他不想那些事污了她的耳,不过现在想来,如果让她从别人口中听到,恐怕她的心里也会不好受。

    提到商遇,岑乔的脸色变了变。

    自从知道商遇在她失踪的这件事里所扮演的角色后,她对他就彻底的防备了起来。

    现在一听到商遇的消息,又是痛恨,又是无措。

    “他,怎么了,是不是我没有死的消息被他知道了,他还想派人过来。”岑乔身形颤了颤,没人会真的不怕死亡,她一直都很珍惜自己的生命,对那些伤害她的人,更是不喜。

    商临均见岑乔情绪有些激动,抓住她的手,把人抱在怀里轻轻安抚着:“没事,他不会来找你的,来之前,他已经被送进了医院。”

    岑乔神色怔楞,似是想不明白。

    商临均没有直接解释商遇进医院的事和他有关,深邃的眸子看着她,朝她语气深沉的道:“以后他再也不会伤害到你,无论是谁,我都不允许。”

    “可是”她还想在说些什么。

    只是没有等到她说完那句可是,商临均就直接把人扛在了肩上。

    而且是头朝下抱的。

    这个小女人,竟然怀疑他所说的话,真是应该好好教训一顿啊。

    “商临均,你快放开我。”像是栽倒葱一样被抱着的岑乔头被晃得头晕目眩。

    她没想到,商临均竟然会突然袭击。

    顾不上平时良好的修养,直接惊叫了起来。

    “不要吵。”商临均扛着人朝房间走,一边朝她的臀部拍了一巴掌。

    手上绵软的触感,往日最受他喜爱。

    此时,他却丝毫不留情面的直接一巴掌拍了上去,不过这一掌看着用力,碰触到肉时,却下意识的放轻了力道。

    被打了屁股的岑乔眼一酸,立**眶含着了热泪,嘴唇紧咬,满脸悲愤。

    她长这么大,竟然被他三番四次的打了屁股。

    顿时看着商临均的眼神恨不得狠狠的咬上他一口。

    “咦,乔乔,这是怎么了。”从房间里出来,正好看到商临均抱着乔乔打算进另一间房的姜茕茕一脸的摸不着头脑。

    她明明记得早上他们俩才进去休息过的,怎么现在又进去了。

    抬头望了望天,有些泛白的太阳正照着大地。

    天都还没黑,就这么迫不及待休息,也太着急了些吧。

    领教过小电影的魅力的姜茕茕当然明白他们俩现在进房间,肯定不是盖着被子纯睡觉那么简单。

    心里暗暗羡慕岑乔如此“性”福,一边又暗暗期待,她未来的真面天子是谁。

    突然脑中一闪而过的脸孔吓了她一跳,一边抚弄着被惊吓到的心脏,一边去找商云去了。

    没办法,对于她哥,现在姜茕茕实在避之不及了。

    被独自抛在一边的田恬,眼里泛着红丝,她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怨恨。

    她本以为,岑乔早就被人糟蹋了,不知被谁扔在哪里。

    可是,现在看到她。

    脸色红润,眼带春意。

    分明过的很好。

    她好恨啊,为什么无论遇到什么情况,她都能够化险为夷。

    她发誓,总有一天,她一定要亲眼看着她被多人践踏,匍匐身下。

    到那个时候,她还能够像现在这样轻松的生活吗。

    呵,真是让人拭目以待。

    商临均把人带入房间,狠狠的恩爱了一番。

    在她红着脸,不肯搭理他的时候。

    他又进行了一次。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