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章 乔乔的心里,我最重要
    ,精彩无弹窗免费!

    商临均把人带入房间,狠狠的恩爱了一番。

    在她红着脸,不肯搭理他的时候。

    他又进行了一次。

    两次三次之后,她的腰都泛酸起来。

    商临均仍是生龙活虎。

    到最后,她直接昏睡了过去。

    等到第二天,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在车上了。

    岑乔眨了眨眼睛,发现她正靠在一个温暖的怀抱。

    一个激灵。

    她迅速的闪躲开他的怀抱,却没有发现此时环境的变化,直接撞上了车顶。

    她捂着头,龇牙咧嘴了一下。

    硬生生的撞在车顶上,那痛楚,真不是那么好受的。

    商临均本就浅眠,岑乔的动静又有些大,几乎在她离开他怀抱的那一刹那,他就已经醒了过来。

    见她一清醒,就像避瘟疫一样的躲避自己。

    商临均眼神沉了一瞬。

    可是在看到她,因为撞到了脑袋,而眼眶发红时,他心里也难受起来。

    他不容拒绝的直接把人抓到了怀里。

    “别动。”见岑乔靠在他怀里之后,仍是不安分之后,他大声的对她呵斥了声。

    明明是他的错,他竟然还凶自己,岑乔心里顿时有些委屈,眼眶红了红,但是她不想让他看到。

    于是故意转头一扭,看向了车窗的另一边。

    眼里却已经掉落了一滴泪。

    商临均口中轻轻的发出了一声叹息,他知道,昨天他没有控制住自己,现在她生他的气,也是理所应当。

    商临均用手轻轻的揉着岑乔撞到车顶的头。

    温和,舒适的揉搓,不一会岑乔头顶上的包就已经没那么痛了。

    只是,岑乔眼中的泪却流的更欢了。

    人啊,大概都是这样。

    有人关心你的时候,心里反而会更难受,更委屈。

    “怎么又哭了,小哭猫,你看你最近都哭了几次了,你现在比又一还会哭了。”商临均把岑乔朝着窗外看去的头轻轻的搬回来。

    看着岑乔哭的泪痕斑斓的小脸,他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明明是她整天在气他,她反而委屈上了。

    也亏得他不把那些事放在心上。

    不然啊。

    岑乔本来仍然不想搭理他,只是在听到又一的时候,却是下意识的看了过去。

    只是在听到他把又一和她相比后,岑乔顿时不高兴了。

    “我就是爱哭,你现在才知道。”岑乔用手擦了擦眼中还在不停涌出的泪,她故意反讽他。

    “好好好,随你喜欢。”商临均双手举起,一副投降的姿势。

    只是他眼神里带着的笑意,和他扬起的嘴角,令岑乔只觉得,他在嘲讽她。

    “你要带我去哪?”岑乔发现车外的路已经越来越熟悉,顿时扒拉着窗,朝外看去。

    “你不是看到了,我们回静园。”商临均看着岑乔像是还不想接受现实,顿时把心里最重的筹码说了出来。

    “又一在家里等我们回家,你失踪之后,他就一直吃不好,睡不好的等着你,我想,你不至于连他也不想见了吧。”

    商临均到底是了解她,一句话直接戳中了她的死穴。

    岑乔靠在车背上,眯着双眼,似在静心养神。

    商临均却明白,她这是变相的不搭理她。

    他面无表情的盯着她瞅了瞅,好一会,才扬起嘴角笑了笑。

    不管她在怎么想躲他。

    只要她进了静园,就再也不会让她离开了。

    车子停下的时候,岑乔一句话不说,直接扭开了车门。

    等到看到熟悉的人影,岑乔还没来得及上前大声招呼。

    一道小小的身影就像一颗小炮弹一般冲到了她的怀里。

    岑乔知道是谁,所以没有往后退,反而在小炮弹冲入怀里的时候,扶稳了他。

    不过显然,岑乔低估了孩子长大的速度。

    不过几日,又一的重量又比从前重了许多。

    岑乔也由此看出来了,商临均口中所说的,又一在她失踪后,吃不好,睡不好的话里,水分很深。

    好在,她也没太在意。

    毕竟小孩子嘛,当然是要按时吃饭的。

    吃不好,睡不好,只会令人担心。

    又一埋在岑乔的膝盖好一会,岑乔想把他拉开,都不好意思。

    她想把他抱起来,膝盖中的又一却声音瓮瓮的道:“小乔,我听说你想逃跑,不想见我了,你是不是生我的气了。”

    他的声音很小,像是失去了力气一样。

    岑乔听着心都疼起来了。

    她把他从她的膝盖中拉起。

    手紧紧的牵着他,笑的温柔。

    “怎么会呢,就算我谁都不见,也不可能不见又一,又一在我的心里,可是很重要的。”

    “真的吗?”又一双眼瞪大,看起来又惊讶,又开心,他手舞足蹈了一会。

    顺便得意的朝身后的老爹抛了一个骄傲的眼神,然后扯了扯岑乔的手,继续缠着她问道:“小乔,小乔,在你的心里是我重要,还是老爹重要。”

    岑乔弯下腰,刮了刮他的鼻子,笑的开怀:“当然是你啊。”

    她这句话,一点都不带犹豫。

    站在身后的男人,彷如被万箭穿心。

    好在,他已经很是习惯,他在她心里的位置不如儿子了。

    虽然,亲耳听到,仍是有点心塞。

    “小乔,那我在你的心里占了多大的地方啊。”又一一边嘚瑟,一边继续追问。

    岑乔站着沉思了一会,才不紧不慢的回:“大概是半颗心脏吧。”

    “那老爹呢。”得到半颗心脏的答案的又一很满意,虽然不知道半颗心脏是多大,但是又一明白,小乔的心里自己占了一半的位置。

    那么老爹的位置肯定不如他。

    为了老爹看明白他在小乔心里的位置,以后不敢在随意欺负他,又一直白的把话问了出来。

    岑乔半天没有说话,直到看到又一眼巴巴的瞅着她。

    她才把心里复杂的心绪压下,朝他笑了笑后,比了个手指。

    “这是多大啊,一根手指,还是一个手指甲啊,不明白。”又一瞅了又瞅,不懂小乔比划的到底是多大,不过,很快他就放开了这个答案,并双手叉着腰,得意的在小乔面前摆了摆腰。

    然后大声朝她喊:“不管小乔你比的是多大,反正老爹是没有我大,小乔的心里,我才最重要,哈哈哈。”

    听着又一得意的大笑,商临均捏了捏拳,心里暗道,这个臭小子,等着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