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章 早就在等这一天
    ,精彩无弹窗免费!

    “先生,老爷和新夫人一起来了很久了。”莫婶虽然对先生把岑小姐带回来了,感到很是高兴,但是她没有忘记客厅里坐着的两个人,顿时出声提醒道。

    商临均本来清淡的脸色顿时沉下,显然并不高兴。

    “他们什么时候来的。”回来的事他除了告诉又一,其他谁都没有通知。

    他走上前方,正拉着岑乔的手不停摇晃的又一,一只手直接按住了他的肩膀。

    “又一,岑乔回来的事,是不是你告诉爷爷的。”

    突然被按住肩膀,心里很是不高兴的又一,本还想着让小乔给自己评评理,但是在听到老爹这句问话后,顿时耷拉着头,垂头丧气的模样。

    “老爹,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爷爷就在我身边,我想和你说的,但是爷爷不让我告诉你。”又一鼓着嘴巴,小脸本就肉嘟嘟的,这副模样更显得可爱。

    本来岑乔是想陪着又一多待一会的,但是在知道商老先生也在静园后,顿时打算离开。

    “又一,我下次再来陪你好不好。”岑乔拉着又一的手,和他打着商量。

    “不好,不好。”又一抗拒的摇着头,双手捂住耳朵,当做自己没有听见。

    岑乔看到又一这样,心里也很是难受,可是,她明白,如果商老先生看到她出现在静园的话,只会更不高兴。

    岑乔想了想,决定和商临均解释一下,而且,她失踪了这么多天c&j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她也应该回去看看了。

    岑乔才迈开腿,又一就冲过来,抱着她的腿,可怜兮兮的道:“小乔,我都这么久没见你了,你竟然说走就走,我心好痛啊。”

    岑乔明明知道又一是故意这般说的,可是在他说道心痛的时候,她自己的心突然也生出了窒闷的感觉,她顿时站定,双手抱着又一。

    “好吧,我的小祖宗,等下不管发生什么,为了你,我都不离开了。”

    “这就好。”见岑乔真的没有要走的意思了,商又一顿时喜笑颜开了。

    商临均本就没打算让岑乔离开,所以现在看到她自己打算留下来,嘴角微微上扬,显然很是高兴。

    “走吧,无论等下发生什么事,都有我在你身边。”商临均走到她身侧,牵过她的手,给予她信心。

    看着他俊朗的身影,这一次,岑乔没有拒绝。

    两大一小相互牵着手,岑乔是最中间的人。

    走进客厅的时候,直接引来了两道热烈的注视。

    “你终于回来了,抛弃公司和医院里的商遇不管,你竟然跑去了山村野林,可真是我的好儿子啊。”看着缓缓走进来的人,商离远语气沉沉,没好气道。

    这些日子,元盛的内部人员都开始对商临均产生了非议,是他挺着半截入土的身子,帮他强压着那些人。

    没想到,商临均这一回来,不先去公司主持局面,反而带着这个女人回了家。

    简直太不把公司当一回事了。

    如果他不是他的儿子,他都不想再把元盛交给他了。

    “离远。”坐在一边的乔毓敏看着他胸口起伏的厉害,担心他身体的健康,顿时轻轻的拍了拍他的手。

    被心爱的女人一扯,商离远顿时回了些神,把心里的暗火压下,保持心里的平静。

    商临均拉着岑乔和又一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对于商离远的质问不置可否。

    “你现在打算怎么做?”商离远被他这副不打理自己的模样给气到了,不过,他好歹冷静了些,还是继续的问着他接下来的打算。

    “我想和岑乔先结婚。”商临均不打算再等了。

    这些日子,就是因为和田恬订婚的事,才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他想要是早知道会发生这么多事情,当初还不如直接拒了她。

    “可以,但是先把公司的事情处理好。”商离远想了想,答应了。

    他本来在毓敏的劝慰中,就已经打算不在掺和在自己儿子和岑乔的感情之中了。

    反正不管在怎么反对,他也不会听他的话。

    这些年来,这种事还少吗。

    商临均倒是没有想到,这一次,老头子这么轻易的就答应了。

    他本来还打算,如果他实在反对的话,就干脆先领证。

    现在得到了准许,心里自然是高兴的。

    不过,他也难免疑惑,老头子怎么突然改变了主意。

    只是,在看到对面坐着的那个正襟危坐的女人时,他的眼里顿时闪过一丝恍悟。

    他心里嗤笑,他作为儿子,无论说什么话,也抵不过老头子喜欢的那个女人的一句枕头风。

    好在,他从来也没有对他抱过什么期望,现在他能同意岑乔和他的婚事,自然是再好不过。

    “明白,下午,我就回公司。”他本来就打算下午回公司的,更可况他的手里早就掌握了田丰祥那一伙人的证据,心里并不担心。

    商离远站起身,脚步蹒跚了一下,却又迅速的恢复。

    “既然这样,我还有些事要交代给你,走吧,去书房。”

    他率先走在前头。

    商临均拍了拍岑乔的手,叫她等他一会,便跟了上去。

    看着走在前面,脊背略显佝偻,似乎在这些日子里,老了许多的老头子,商临均心里不知是难受还是痛快。

    两人进了书房,商离远直接坐在了檀木椅上先发制人的说道:“公司内部的人员,现在四分之二的人都投入了田丰祥那一边,你打算怎么和他交锋。”

    商临均站在办公桌旁,一手随意的翻着书,一边漫不经心的回答:“田丰祥这些年在元盛做了很多偷税漏税的事,我的手上有他所有的证据,就算他有了那些股权与人员,也没有用。”

    商离远没想到他的儿子竟然真的全部准备充分了,双眼带着惊异,却又很快变成赞赏:“看来,你早就等着这一天了。”

    “彼此彼此。”商临均可不信老头子心里就没有对田丰祥那一伙人提起过防备,恐怕老头子的手里也并不缺少田丰祥的把柄吧。

    两人互相对视着,嘴角相似的弧度,令本来长相并不多么相似的二人瞬间拉近了许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