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章 奇怪的感觉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又一这几日休息的的确不好,不过呆了一会,就被莫婶带着休息去了。

    在商离远和商临均离开后,客厅里便只剩下对坐着的岑乔和乔毓敏。

    “夫人,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岑乔突然出声说了一句,她的眼神里带着探寻和疑惑。

    不知怎的,在第一眼见到眼前这个温柔的夫人的时候,她的心里就产生了一丝亲近的好感。

    这还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而且越看越觉得这位夫人似乎有些眼熟。

    乔毓敏本来手中端着茶正浅抿着,突然听到这句话,杯子里的热茶顿时迸溅了出来。

    岑乔一看,立马起身去洗手间拿来一块毛巾,脚步急急忙忙的又跑回来。

    “夫人,我帮你敷敷手吧。”岑乔看着夫人,试探着问道。

    岑乔本是想直接把毛巾递过去的,往前走上几步的时候,却发现夫人两只手都被烫红了一些。

    被热烫的茶烫到手之后,她白皙的手上那明显的红实在太显眼。

    乔毓敏摆了摆手,推拒了。

    她伸手拿过白色的毛巾,轻轻的敷在手上。

    然后才对着一脸担心的岑乔笑了笑:“岑小姐,我很少出门,你想必是认错人了。”

    岑乔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毕竟她的记忆中确实没有出现过像眼前这位夫人,这么温和有气质的人。

    两人也算由此打开了话题,乔毓敏时而问岑乔一些生活上的事,她也没有隐瞒一一告知。

    直到她问道:“岑小姐,听说你以前结过婚?”

    岑乔脸色变了变,她眼中闪过一丝伤感。

    却仍是诚实的点了点头:“我以前的确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商业联姻。”

    她算是简单的解释了一番。

    “那为什么要离婚呢,只是简单的商业联姻,两个人应该也能过得下去呀。”乔毓敏真的只是问问。

    经年不见,她太想了解岑乔以前发生过的每一桩事。

    她心里一直对岑乔很是愧疚,她想知道,在她离开之后,她过的好不好。

    岑乔被问的哑口无言。

    这让她怎么说呢。

    难道说她管不住男人,她名义上的丈夫一直爱着别的女人。

    岑乔心里闷闷的,不想再说这些。

    眼神在瞅到夫人手上未曾消肿的红印时,她顿时歉意的站起身道:“不好意思啊,夫人,我要去找样东西,你能等我一下吗?”

    “需要我帮忙吗?”乔毓敏也随后站起身。

    “不用了。”岑乔拒绝了。

    她走在客厅最里边的一间屋子里,一打开门,就能看见一个很大的冰箱。

    离开冰箱后,岑乔从里面拿出了一袋冰袋。

    寒凉的感觉沁入手心,让心里的燥气似乎跟着凉了下来。

    这一次,岑乔没有问夫人需不需要帮助。

    她轻轻的蹲下身,一手拿着冰袋,一手轻握着夫人另一只比较严重的手,把冰袋敷了上去。

    岑乔认真的模样,让乔毓敏心里是五味杂陈。

    她的女儿啊,即使经过许多苦难,也仍然是那么善良。

    是她这个母亲不好,为了自己的幸福就把她给丢下了,并且还不管不顾她二十多年。

    她心里实在羞愧难当。

    不知何时,她温柔的眼眶里已经溢满了一颗颗晶莹的泪水,不受控制的汹涌而下。

    “夫人”正满门心思放在冰袋上的岑乔,突然感觉手背上滴落了什么东西,下意识的抬头,却看到夫人眼中不停留下的泪水,岑乔讶异出声。

    “夫人,你怎么了。”岑乔还是第一次看到一个温柔有气质的夫人在她面前泪水潸然。

    心里竟然很是难受,像是感同身受一般。

    乔毓敏拿着毛巾的一只手,擦了擦泪,好一会,才眼带怀念,声音温柔的笑了笑:“不瞒你说,看到乔小姐的时候,我就想到了我那无缘的女儿。”

    “她长得甜美可爱,可惜...”

    她语气涩然,眼角微红,就像缓缓绽放的白莲花,清纯好看,却又粉艳迷人。

    岑乔以为是她的话让她想起了不高兴的事,顿时歉意的说了声:“抱歉,夫人,我不该多问的。”

    乔毓敏脸色复杂的摇了摇头:“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其实早就没有那么伤心了,只是偶尔会想着,她现在过得好不好。”

    岑乔本不是个善于安慰别人的人,但是看到一个如此温柔的长辈眼眶红红的时候,她心里也很难受。

    “夫人,我想如果你的女儿知道你一直在想着她的话,她一定会很高兴的。”

    岑乔没有说什么在天堂之类的话,她总觉得那样安慰的话,就像是变相的提醒她的孩子早就失去了。

    乔毓敏知道岑乔误会了她的意思,本想和她解释清楚,却听到楼梯上缓缓传来的脚步声。

    她顿时站起身,坐到了沙发的另一侧,离岑乔远远的。

    本来在帮夫人敷手的岑乔突然失去了目标,眼神一滞,不明白她怎么突然走开了。

    直到商临均从楼上走下来,看着她手中紧握着的冰袋,蹙着眉问:“怎么回事?你受伤了。”

    他抓住岑乔的两只手,翻来覆去的看。

    在看到她的两只手都和平常一样,白皙柔软,并没有什么红痕或者伤口后,才松了一口气。

    岑乔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我才没受伤,你太大惊小怪了吧。”

    她努了努嘴,看向夫人坐着的方向,压低声音道:“是夫人,她被烫到手了。”

    商临均眼中迅速的闪过一丝暗色,他松开了岑乔的手,语气有些冷淡:“她是老头子的人,自有别人照顾,别和她走的太近。”

    心里却思索着,看来下次还是要和那个女人说清楚,让她不要再出现在岑乔面前。

    明明上次已经警告过她了,但是现在看来,她并没有把他的这番话放在心上。

    “哦。”虽然心里早就猜测到那位夫人应该和商临均的父亲有些关系,但是亲耳听到后,她的心里竟然有些难以接受。

    岑乔不明白,为什么她的心里会突然产生这种奇怪的感觉。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