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章 求你帮我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时,vip病房里,除了他,并没有他人。

    突然门被人轻而易举的从外面推开了来。

    本来心情就特别暴躁的商遇顿时红着眼,眼神不耐烦的看着进来的人。

    只是在看到那人的模样时,顿时收起脸上的不耐烦,高兴的叫道:“哥,你来看我了。”

    来的人,正是商云。

    从小莲村离开时,他没想到,连岑乔离开的那一面都没见到,她就被商临均给带走了。

    后来,他是坐着姜一凡的车,一块离开的。

    回来北城后,吩咐完门人盯紧商临均的消息,他就来了人民医院。

    他倒没想到,这一次商临均这么狠得下心,竟直接把商遇搞进了医院。

    商遇这番也算是玩脱了。

    “伤好的怎么样了。”商云一抬腿,直接把凳子勾到自己跟前,才姿态闲适的坐了下去。

    他气质慵懒,眼神邪魅,现在充斥着霸气,凛冽之风的才是真正的他。

    一提到自己的伤口,商遇伸出受伤的手,哭丧着脸,一脸痛恨的道:“中指被砍了,哥,我要报仇。”

    商云从风衣口袋里掏出了一根烟,放在手上把玩。

    听了商遇的话,笑了笑。

    “你还是把手养好了再说,现在这副病恹恹的样子,报仇,呵,别把自己又栽进去了。”他语气轻忽,显然根本没有把商遇的这番话放在心里。

    “哥,我求你帮我。”对于自己崇拜的人,商遇完全顾不上自己的脸面,直接哀求了起来。

    “不帮。”商云还不想现在就暴露在商临均面前,暗处自有暗处的好处。

    “哥,我把我的股权全部让给你。”这一次,商遇是发了狠了,就算没了一切,他也想和商临均同归于尽。

    商云这才终于抬眼看了他一眼,商遇半弓起身,眼神里,满是坚决与阴狠。

    看来狼崽子要拼命了,真是有趣。

    商云诡秘的笑了笑:“好,我答应你,等元盛破产,商临均就是你的囊中之物。”

    他拍了拍商遇的肩,巨大的手力直接把人拍在了病床上。

    “唉,不好意思,力道重了。”他在道歉,语气却一点也没有诚意。

    商遇却没在意,反而兴高采烈:“哥,等我好了,你想怎么拍就怎么拍。”

    “真乖啊。”商云语气带着感叹,像是安抚的摸了摸他的头。

    等到离开医院的时候,他又恢复了温文尔雅的模样。

    站在阳光底下,他掏出手机直接给手下人下了一个命令后,才拨打了一个,他期待已久的电话。

    “喂,是乔乔吗?可以出来见见面吗?好的,就在名誉咖啡店。”

    挂断电话后,他的脸上缓缓现出一抹得偿所愿的笑意。

    “乔乔,谁在约你啊,是不是在那个小村子的大帅哥啊。”坐在乔乔身边的姜茕茕直接把电话里的声音全部听在了耳里,所以故意撑着乔乔的肩膀,打趣着她。

    岑乔耸了耸肩,把茕茕搭在她肩膀的手晃了下来后,反问道:“茕茕,你哥现在都不管你了,怎么还没交个男朋友回来。”

    说到这个,姜茕茕立马脸色就变了。

    语气颤颤道:“男人嘛,还是有缘的时候遇见最好,乔乔,你看商总和你,不就是最有缘分的一对吗?除了你们俩,相遇太晚。”

    姜茕茕越说,越理直气壮。

    她信誓旦旦的继续补上后面的话:“所以啊,我也要慢慢的等,说不定什么时候,我的真命天子就出现了呢,现在嘛,我只要做好我的单身贵族就对了。”

    “就你说的有理。”岑乔摸了摸她的头,语气宠溺。

    把茕茕的头发都摸乱之后,岑乔收拾了下办公桌上的文件,转交到茕茕的手中。

    “这是商临均叫我给你的,你可以看看,有什么不明白的,就去问你哥。”

    姜茕茕接过文件后,看着岑乔打算离开,顿时问道:“那你去哪啊?”

    “我啊,不告诉你。”岑乔故意这样说,在看到茕茕嘟着嘴,气呼呼的模样,笑得欢畅。

    在逗弄了一番姜茕茕后,岑乔心情愉悦的离开了公司。

    来到名誉咖啡店的时候,岑乔发现商云似乎已经坐了很久。

    他坐在店里的最角落处,从外面可以隔着透明的玻璃直接看到他。

    他正伸手招了一个waiter,显然正打算续杯。

    “等久了吧。”岑乔笑着走过来,手轻轻的把裙子理好,才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商云撑着下颚,笑着摇了摇头。

    “不久,比你刚来几分钟。”

    岑乔也没拆穿他。

    毕竟是儿时的旧友,直接把话说白,多不好意思。

    “小姐,请问要点些什么吗?”本来过来续杯的服务员见又来了一个客人,顿时拿着点单卡,礼貌的问道。

    “来一杯卡布奇诺。”很久没有喝过了,岑乔倒是蛮期待的。

    毕竟名誉咖啡店的咖啡可是远近闻名的香醇,口感好。

    “好的,请稍等。”服务员用笔记下后,礼貌的离开。

    “阿云,昨天没有和你一起回来,真不好意思啊。”岑乔的眼神里满是歉意,毕竟她主动答应了他好几件事,都没一样做到,真是愧疚难当。

    而且,见到阿云之后,岑乔才突然想起来,他送给她的画,好像失踪了。

    她缓缓启齿,不知道要不要告诉他。

    商云理解的笑了笑:“想必是你家那位醋味太重,不想看见我吧,还有,乔乔,你就不要在说些什么道歉的话了,听得我都能背出来了。”

    岑乔顿时捂住嘴,做了一个闭嘴的手势。

    这样调皮生动的岑乔,令商云心里软成一团,只是想到他来的目的,商云手指紧张的蜷缩了下,才试探着问了问:“乔乔,你还能做一次我的模特吗?”

    岑乔愣了愣,显然没想到他会提出这个请求。

    缓了缓,才问:“和上次一样吗?阿云,我可能没有那么多时间。”

    商云心里一缩,脸上也僵滞了一瞬,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笑意,摇了摇头道:“不用像上次一样,我只是需要一张你的照片。”

    见只是要一张照片,岑乔立刻松了一口气。

    “不就是一张照片吗?随时取用啊。”她笑着朝他伸出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