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章 在他心里,岑乔最重要
    ,精彩无弹窗免费!

    “对了,元盛公司的事情解决了吗?”好一会,等眼泪渐渐干涸后,岑乔才问道。

    昨夜商临均回来的晚,岑乔压根都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如果不是第二天早上,看到身旁明显的压痕,她还以为他一夜没有回来。

    早上起来的时候也没有看到他,大概是很早又去了公司。

    岑乔自己也几天没去过公司了,自然也不能打扰他。

    所以一天下来也没有怎么联系他。

    现在好不容易两人单独相处,自然想要了解一下情况。

    “嗯,田丰祥已经离职,被他交给步氏的合作案,也重新打了回去,项目部经理应该会主动联系日安的人,你可以放心了。”商临均姿势笔挺的坐在车座上,明明是在严谨不过的姿势,在他做来,也像是弥漫着特殊的吸引力。

    岑乔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不过,这样不停的换合作公司,会不会对你们公司的形象不太好。”岑乔很是担心。

    毕竟从这个合作案运行开始,就一直不停的在调换合作方。

    从内定好的创营药业换成c&j所代表的日安,到后来的步氏,连续三家公司替换。

    到最后,竟还是换成了并不比另两家强的日安。

    岑乔当然明白他这是为了谁。

    她心里自然是感动的,也更想要把这个合作案给做好。

    但是前提是,不会影响元盛的公司形象。

    商临均轻笑了笑,修长的五指突然捉住岑乔垂在身侧的手指,他一边把玩着,一边说道:“老婆,你这是担心我。”

    岑乔脸一红,心里羞涩,语气却故作平淡道:“谁担心你了,我是担心公司。”

    “也对,老婆是要担心一下公司,毕竟以后它也有你的份。”商临均理所应当的道。

    岑乔眼看着商临均一脸平淡说着如此让她脸红心热的话,心里羞恼难当,想轻轻捶他一下,又想到刚刚他求婚的事情,喜悦,甜蜜几乎满溢。

    她轻哼了声,故意扭过了头。

    岑乔没发现,她刚刚问他的问题被他变相的转移了话题。

    回到静园的时候,车才一停下,她就小跑着上去了。

    商临均刚打算追上去,身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看到手机上熟悉的名字,他接起:“喂。”

    “田丰祥的事,你不打算趁机打击吗?”对面传来的声音严肃低沉,正是商离远。

    “不必。”商临均手握着手机,静静的站在一边,修长的身姿,风华尽显。

    “怎么,你就不怕他们卷土重来?”

    “我手里有他们私自来往的每一笔的账户往来,若是他们想要拼死一搏,直接把这些交给警察就好了,不过事情没必要做到那一步,毕竟这一笔笔清算起来,恐怕会需要调查公司的账单,纠缠起来,只会给公司的形象带来打击,现在田丰祥已经离职,公司的毒瘤相当于清除出去了很大一部分,剩下的,交给时间来断。”商临均很冷静的把关于公司的好坏打算全部分析给老头子,他相信,只要老头子心里有数,便一定会同意他的计划。

    “好,你心里有计算就好。”商离远果然没有在议这个话题。

    “婚礼的事打算什么时候通知大家?”公事已经说完,自然轮到私事了。

    “半个月后吧,我打算把公司的事情处理好之后,就带岑乔去试婚纱。”提起岑乔,商临均冷淡的脸上开始闪现暖意。

    对面的商离远虽然没有看到儿子的表情,但是他却非常明显的察觉到儿子语气变得柔和了一些。

    心里难免暗叹:岑乔在他的心里,果然重要。

    “既然都打算好了,周末的时候就带她来家里吃顿饭,也该来认认人了。”虽然他的心里还是对那个女人的身份不太满意。

    可是,为了不让儿子和他的关系越来越远,他也只能妥协了。

    “好。”商临均当然听出来了老头子话里的妥协,他本算再说一句,就挂断电话。

    记忆中却突然闪现那张邪异的脸,心里想了想后,他问道:“父亲还记不记得商云?”

    “商云?”商离远一脸疑惑,他想了半天,都没有想出来这个人是谁。

    “不记得就算了。”商临均还真没想到,老头子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一点反应也没有。

    不过也是,他也不是第一次对人这么无情。

    当初,对自己的母亲不也是这样吗。

    除了他爱的那个女人,他对谁都是无情无义。

    “不过,父亲,他好歹是你的儿子,你把他忘得一干二净似乎太冷血了吧。”商临均故意刺了他一句,没等电话那头的声音再传来,就把电话给挂了。

    看着手机里出现的通话结束,商离远终于恍然的想起了商云是谁。

    那个见了一面,就送出国的孩子,他的确早就把他抛在了脑后。

    毕竟比起和商临均母亲的商业联姻,那个女人更让他厌恶。

    他自然对那个孩子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

    不过,临均突然提到那个孩子,难道是他回来了吗?

    商离远想了想,觉得该去查一查那个孩子近来的消息了。

    不过,想起还躺在医院的商遇,商离远拿出手机发了一条消息给儿子。

    才把手机收起,又传出震动后,商临均拿起一看,正是一条短信。

    “去人民医院看看商遇,好歹是一家人,你伤了他,起码去道个歉。”

    商临均面无表情的直接收起了手机,压根没打算去。

    结果,手机又震动了一下。

    “你不去的话,我就告诉岑乔,我想,你不会想和她一起去吧。”

    短信里暗藏的威胁,令商临均脸色难看了起来。

    他忍了又忍,重新坐回了车子里。

    “先生,不回家吗?”老傅见先生又坐回了车子里,不由得出口问道。

    “开车,去人民医院,离老宅最近的那一家。”他语气冷漠的直接吩咐,显然心情并不好。

    去看商遇,商临均当然不想去,可是他更不想让岑乔知道这件事。

    至于去了之后,道个歉。

    哼,那就看他能不能承受的起。

    躺在医院病床上的商遇突然打了个冷颤,心里生出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