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章 满足你
    ,精彩无弹窗免费!

    商遇很快就发现心里那丝不安的预感从哪里来了。

    看着脸色冷淡,面无表情突然出现在他病床前的商临均,商遇心里简直要气飞天了。

    他真不知道是谁把他给请过来的。

    毕竟自从绑架岑乔的事情暴露后,商遇就知道,商临均现在看到他恐怕就恨不得弄死他。

    绝对不会主动出现在他面前的。

    想了又想,会干出这种事情的只有大伯了。

    商遇忍住心里的痛恨,吊儿郎当的脸上笑意涟涟:“哥,找到了你的女人了吗?”

    商遇问这话自然不是好话,他以为岑乔应该还在商云手上,所以这句话的意思,带着明显的嘲讽。

    商临均眼神凌厉如刀锋。

    他看着床上躺着的商遇,眼神不含一丝温度,就像是看着一个不存在的人。

    “真是让你失望了,我和岑乔月底的婚礼,到时候,份子钱你可要出大份。”

    商临均又岂是随意让人嘲讽的,他三两句,杀人不见血,直把商遇气的胸口起伏不定。

    见商遇过于激动。

    商临均好心好意的走到他床边,帮他把被子紧紧的拉上去。

    就在他的手上拉着的被子即将捂住商遇的嘴唇的时候。

    躺在床上的商遇脸色发白,眼神含着恐惧,他心里无法抑制的害怕,害怕商临均直接把他用被子捂死。

    就像横走在刀尖上,随时会掉下去,摔个鲜血淋漓。

    眼看着被子一寸寸往上移,他的呼吸越来越重,就像喘息不过来,即将渴死的鱼般,心跳的激烈。

    只是,商遇却是看着商临均帮他把被角捂紧后,就直接脚步朝后一退,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商遇这才松了一口气,只是他的身上仅穿的病号服已经被汗水浸湿,紧紧的贴在身体上。

    他的唇色都发白起来,比起一开始的红润,此时才更像是一个重病未愈的人。

    “你以为我会杀你。”商遇的这点心思,又怎么瞒得过商临均的眼睛。

    看着他惊魂未定的双眼,商临均笑了。

    自从把商遇打得进了医院后,商临均的心里就再也不把商遇当做亲人了。

    毕竟一个整天算计着想要上位的兄弟,他还真不屑。

    比起留有血缘关系的商遇,他更愿意接受与他没有血缘却感情深厚的姜一凡,所以兄弟这种东西,不是血缘就能决定的。

    商遇没说话,但是他那恐惧的眼神却透露了他的心思。

    商临均也不想和他纠结在这些事上,他今天来,虽然是老头子威胁着来的。

    但是,他也的确有些话要和商遇说。

    “元盛这几天公司人员在大洗牌。”他沉吟了会,在商遇疑惑的视线里继续说道:“就是你想的那样,你和田丰祥一起算计的事,虽然你因为在医院暂避开了,可是他就没有这么好运。”

    “不可能,田丰祥不可能这么没有用。”商遇不敢相信。

    那个老狐狸能够在他那么谨慎的时候都算计他一把,他根本不相信,他会这么容易就败在商临均手里。

    如果是真的,那他岂不是,连他的一半都做不到。

    他不相信。

    见商遇现在都还强撑着,商临均倒也不强辩,他只是拿出手机,把最近媒体报道的消息点击出来,然后直接递到了他面前。

    “惊闻,元盛辛劳多年的田总竟因过度劳累晕倒在会议室。”

    “元盛田总病危,元盛的股票却不降反升,是否幕后有人在操控。”

    “元盛大改革,股东纷纷离职,元盛危矣。”

    几页几页的消息,都被元盛占领。

    商遇再不想相信,也只能接受田丰祥已经被商临均撸下去的事实。

    他垂在病床上的手指发颤,他心里明白,既然田丰祥都被商临均拉了下来,那么接下来,就要轮到他了。

    他既觉得悲愤,又不免心生庆幸,还好他把元盛的股份全部转给了商云。

    商临均想要害他,也做不到了。

    “田丰祥现在人在哪里?”既然被送进了医院,估计也是快挂了。

    他的心里不免有些幸灾乐祸。

    叫他算计他,现在不还是被人气到躺在床上起不来。

    商临均见他不过一开始失了冷静,变了脸色,后来又变得和以前一样吊儿郎当,而且还有心思管起别人来了。

    收起手机,冷冷的笑了笑:“你还是好好的躺在医院,不要在多事,要是在被我发现,你在后面拖后腿,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只是缺了一根手指头了。”

    说完这番极似威胁的话,他拍了拍衣袖,打算要走。

    “等等。”

    被商临均说的无话可说的商遇突然叫住了他。

    商临均顿住脚步,冷淡的视线看着他。

    商遇突然咧嘴一笑,眼神里竟然带着得意。

    他掏出自己的手机,放大了自己的手机屏幕。

    一张精致又柔和的脸出现在两人眼前。

    商临均本来冷静的脸色发黑,气息变得沉暗了下来。

    那张照片分明就是岑乔,就连她身上的衣服。

    也是今天穿着的。

    商临均只关心这张照片是怎么到商遇手里的。

    商遇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

    把手机又收了回去,还渍渍有声的赞叹着:“这张照片拍的可真美啊,不过,这个女人不是我未来的大嫂,哥,你将要结婚的对象吗?怎么会出现在别人的微博上呢,而且像素这么高清,距离这么近,一看就知道是帮拍的,哥,你该不是没有满足到我未来的大嫂,让她给你戴了绿帽子吧。”

    商遇分明是故意冷嘲热讽的。

    他现在也是破罐子破摔,什么也不管了,不管是什么事,只要能够伤害到商临均,他就会竭尽全力的最大化他的伤口。

    不过,除了这个,商遇心里也不免嘀咕。

    那个岑乔竟然和商云也有关系,手段实在高超,怪不得身为一个二婚女,还能够把一向对女人冷淡无情的商临均都钓到手。

    要不是,他的微博一直把商云设置成了特殊关注,这条消息就会被错过了。

    而且,这发出的时间实在太好,正巧在商临均要离开的时候,简直就是天助力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