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章 结婚贺礼
    ,精彩无弹窗免费!

    “额”岑乔语塞了一下,心里暗道他流氓,却没有发现她本来的紧张被他逗的消散了许多。

    “我要跟你汇报一件事。”她组织了一下语言,故作俏皮的说道。

    “好啊,我听着。”商临均眼里带着笑意。

    “临均我今天上了热搜了,和阿云,我也没有想到,昨天就是给了一张照片给他,竟然也会上了热搜,临均,你不会生气吧。”她的声音又娇又软,是极少的时候才能听到的。

    不过商临均现在对她的性情已颇为了解,当然听出了那微微流露出脆弱与忐忑。

    只是该做的样子还是要做的。

    不然下一次,她在随意的把照片给别人,他非要气的肾疼。

    这次,好在商遇故意惹火他的时候,把这事早早的暴露了出来,才没有生出多余的误会。

    怕是商遇若知道了,非要吐血三升。

    “乔乔,我相信你,可是,我担心别人会因此而误会你,乔乔,以后私人的物品,就不要再给那些不相干的人了。”

    他没有说些为难她的话,可是听在岑乔的耳里,心里却生出了歉意。

    她明白这件事是她做的不够谨慎。

    她只想着,给儿时的好友一点帮助。

    却不曾想,有时候,这种帮助会伤害到自己最在意的人。

    “以后,再也不会了。”她肯定的回应着。

    因为知道商临均那边还在开会,岑乔也没有在多说什么。

    两人简短的说了一些话,就互相挂断了。

    人民医院还是和往常一样喧闹。

    最高档的vip病房里却传来一阵又一阵的怒斥声。

    “给我走,给我走,我不要看见你们。”商遇青筋暴突的大喊。

    他看着门边站着的所谓狐朋狗友,他们以为眼中的幸灾乐祸,他看不出来吗?

    一个个都当他是傻子。

    王怡君从家里带着煲的汤还没走进儿子的病房,就听到了他的声音。

    她心里一慌,不顾平时的礼仪,立刻跑了进去。

    “儿子,这是怎么了。”

    “妈,我不想看到这些人,你让他们给我滚。”商遇眼神狠厉的盯着那一个个眼神闪躲的家伙,心里唾弃。

    “好好好。”一听是这么简单的要求,王怡君立马答应。

    面对自己的儿子,她一向是温柔的。

    可是面对儿子讨厌的人,她却是暴戾的。

    “你们没有听到我儿子说的话吗?他说不想看到你们,你们还待在这是故意想让他生气吗?”王怡君本就讨厌儿子身边跟着的这些狐朋狗友,现在儿子能够与他们一撇两清,她心里是开心又难过。

    要是儿子在没有受伤之前,就能够早日和他们撇清,她的心里该多开心啊。

    “阿姨,你别急,我们这就走。”首当其冲的一个胖子,一边说,脚步一边往后退,虽然身体庞大,逃跑的速度却很快。

    不过几秒钟的功夫,几个人就跑了个没影。

    等人都走光了。

    王怡君把病房门关好,手中拿着的汤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

    汤盒一揭开,诱人的香味直扑向整间房。

    商遇在那些人离开之后,脸上的愠怒才消下去了许多。

    只是他的脸仍带着残留的怒意。

    “儿子,来喝点汤。”王怡君用小碗倒了一点,手中拿着的勺子放进碗里,直接递给了他。

    因为前几次想要亲自喂儿子喝汤却被拒绝,王怡君现在都是倒好了就直接递过去。

    商遇接过碗,一边喝着汤,一边奇怪的问:“妈,你今天怎么这么快就过来了。”

    现在才十点不到,平时的时候都是中午才来。

    王怡君把椅子移到,儿子的病床边最近的地方,才缓缓的坐了下来。

    “你大伯他们今天出去了,听说是要准备一些给新媳妇的见面礼,你哥...好像真的要结婚了。”

    提到商临均的时候,她的眼里闪过一丝仇恨。

    对于伤害她的儿子的人,她的心里自然是讨厌的。

    只是她是一个没有丈夫的人,还要带着受了伤的儿子。

    她没办法为儿子报仇。

    一听到商临均要结婚的消息,商遇顿时气的连汤也喝不下去了。

    “他可真是命好,公司是他的,女人是他的,这世上怎么什么东西都让他得了。”

    他看着自己手上的断指,愤愤道:“要不是,为了岑乔这个女人,我的手指也不会断。”

    这一次,提到这个女人,他的眼里只剩下怨恨。

    以前的好感早就消失殆尽。

    “什么,儿子,你的手是因为那个女人断的,你给我说清楚。”王怡君瞪圆了眼睛,竟也有几分威严。

    她本来就一直不解,儿子怎么就突然被商临均砍了手指。

    没想到,竟然是为了一个女人。

    商遇也没有隐瞒,把当初的事一件件娓娓道来。

    王怡君听完之后,心里做下了一个决定。

    “儿子,你放心,妈一定会给你报仇的。”

    她的眼神里带着让人不寒而栗的漠然,这时的她,不是往日那个温柔懦弱的女人,而是为了自己的儿子可以不顾一切的母亲。

    见到母亲这副模样,商遇心里有些担忧,不过想着母亲往日的懦弱,他并不觉得她真的会做出什么事来,便也没有放在心上。

    离开的时候,王怡君提着装着饭盒的袋子走下了楼。

    她这次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一楼的医药部。

    “医生,我想请问这里有没有通肠的药啊。”她走到窗口前,轻轻的问道。

    “有的,您等下。”披着白大褂的医生看了看面容温婉,眼角带着些皱纹的中年女人,和她说了一声,便去找药去了。

    过了会,她拿了一包通肠的药过来。

    “阿姨,这药一次只能吃一包,不能多吃,如果一次吃了太多的话,会对身体有害的。”年纪并不大的女医生,对她几番叮嘱道。

    王怡君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等到把药拿到手时,王怡君的手心颤了颤。

    不知是不是心虚,药差点掉了下来。

    等到离开医院之后,她坐在车上,眼神盯着装着饭盒与买好的药的袋子看了好一会,突然凉凉的笑了起来。

    她的眼神带着一丝几不可查的恨意与疯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